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白天前来探视的人没有停过,可没谁会不识趣的晚上还会跑过来打扰。

    况且,外面还有把守的人,哪怕永兴那些高层,未经允许,也不敢随意闯入,怎么会有人能够如此轻易的直接推门进来?

    李浮图微微皱眉,扭头看去。

    进来的是一对中年男女,看起来大概四十岁左右,男的戴着副金丝边眼镜,模样很斯文,女的面色娇柔,年至中年,身材却保养的很好,没有丝毫走样,脸上也看不到任何皱纹,皮肤白皙,年轻时,肯定也是一个大美人。

    李浮图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根本没有见过这对男女。

    “你们是?”

    他怀疑对方是不是探病走错了病房。

    对方也第一时间看向他。

    顾倾城放下筷子站了起来。

    “爸,妈。”

    顾倾城的嗓音略显生硬,可是却让李浮图脸色骤然僵硬。

    中年男子点点头,再次看了李浮图一眼,没有多说,拉着妻子走进了里间。

    “那是你爸妈?”

    李浮图扭过头。

    顾倾城点了点头,眼眸里没有见到父母的温情,反而透着一缕怨气。

    “我还以为他们不会回来呢。”

    李浮图默然。

    他知道顾倾城的怨气从何而来。

    犹豫了下,李浮图道:“要不,我先离开?”

    人家一家人在这,他继续呆在这里,明显有些不太合适。

    可是顾倾城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不要!”

    “你说过,你会陪着我的。”

    “可是现在你爸妈回来了……”

    “他们回来了又怎么样?”

    “……”

    李浮图无言以对。

    他自然没有走成,很快,顾倾城的父母就从里间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说?”

    顾博问道,虽然父子关系闹得很僵,但是顾擎苍命悬一线,他还是急忙赶回东海。

    “四十八小时,不对,现在应该只有不到三十个小时了,如果爷爷醒不过来……”

    顾倾城顿住,眼眸中涌动着一丝讥讽。

    李浮图沉默不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顾家的家务事,他没资格插嘴。

    顾博没在意女儿冷漠的态度,听到情况如此严峻,他的面色也很是沉重。

    “爸好端端,怎么就突然遇到了车祸?”顾倾城的母亲忧声道。

    她出身普通,与顾博相识相爱时,遭遇过顾擎苍的大力反对。

    顾擎苍当时是想让顾博娶自己一位兄弟的女儿,从而亲上加亲,也能让顾家的地位更加稳固。可是顾博从小就志不在江湖,又格外反感包办婚姻,所以根本没和父亲商量,就直接和妻子领了证,从那时开始,可以说就埋下了家庭不睦的种子。

    因为反感江湖纷争,而且妻子和父亲关系不睦,顾博后来选择带着妻子离开了东海,但是他终究不是一点孝心都没有,还是把女儿留了下来,逢年过节,或许才会回来一次,这也就导致他和顾倾城的父女关系十分生疏。

    “这个问题,我们正在调查。”

    李浮图轻咳一声道。

    顾博的视线从桌上的饭菜扫过,然后定格在他身上:“你就是李浮图?”

    很显然,他听说过某人。

    李浮图点点头,礼貌微笑道:“顾叔叔你好。”

    这个时候,顾倾城的母亲,谢宛开始认真打量起某人。

    虽然远离东海,但是对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她也略有耳闻,好像公公有意把倾城许配给这个年轻人。

    虽然公公当年反对她和顾博的婚事,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怨恨,相反,这些年她还一直在试图努力缓和顾家父子的关系,只不过顾家人血液里好像都流着倔强的血液,她的努力并没有起到太好的效果。

    虽然和丈夫一起远居外地,但是在她心里,顾擎苍始终是她公公,公公做的决定,她自然不会反对。所以她现在看李浮图有点看女婿的味道。

    “不敢当。”

    顾博表情平淡,“现在时候不早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这明显是在赶人了。

    谢宛拉了拉丈夫的手。

    李浮图面不改色,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对方的恶劣态度,笑容都没有丝毫变换。

    “那我明天再来。”

    说着,他就打算离开,可顾倾城却紧紧抓住了他的手。

    李浮图回头,无声用眼神示意,可顾倾城视而不见,盯着父亲,俏脸如罩冰霜,愤怒的道:“该离开的是你们!”

    顾博脸色一变,沉声道:“我是你父亲,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

    虽然没有接管永兴,但顾博在宁南一带混得也算风生水起,开了一家大型的律师事务所,服务对象都是社会上层的人物,板起脸来,自然也有几分气势的。

    可顾倾城视若无睹,顾博和谢宛迅速赶回东海,说明顾擎苍在他们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看在这份上,顾倾城还能做到和他们平静相处,可是顾博没说几句话就毫不客气的开始赶人,直接触及到了顾倾城心里的底线。

    爷爷出事后,是李浮图一直陪在她身边忙前忙后,到现在甚至都没有合过眼,而爷爷的儿子,她的父亲,又做了什么?

    如果不是知道爷爷这次很有可能会醒不过来,她不得不通知对方,对方恐怕到现在都还不知道!

    毫不夸张的说,李浮图如今在顾倾城心中的地位,恐怕要远远高过顾博这个一年根本见不到几面的父亲。

    “我态度怎么了?”

    顾倾城胸口起伏,伸手指向里间,“那里面躺着的,也是你的父亲,你是如何对他的?”

    语言的杀伤力有时候能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顾倾城的一句话让顾博哑口无言,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谢宛面色为难的开口:“倾城……”

    顾倾城吁出口气,“妈,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先回去休息吧。”

    远道而来。

    辛苦了。

    每一个字,似乎都透着嘲讽。

    李浮图握了握她的手。

    顾倾城扭头看向他。

    李浮图对她摇了摇头。

    顾倾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那张脸蛋在李浮图面前头一次显露出不愿低头的倔强。

    李浮图暗叹一声。

    顾家的情况,他虽然算不上完全了解,但大致也清楚几分,他真的说不上谁对谁错。这个时候气氛如此僵硬,他也不能视而不见。

    “顾叔叔,能不能单独聊一聊?”

    李浮图望向顾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