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7章 女人是老虎
    顾擎苍仍旧没有半点醒来的意思。

    按照医生的说法,如果两天内无法睁开眼睛,这位开创永兴的一代枭雄,很有可能会就此长眠。

    每一秒的流逝,都代表着希望的光芒在暗淡消退。

    顾倾城已经有一天多没有合过眼了,虽然她强撑着拿出一副顾家合格继承人的镇定模样来应付那些接连不断赶来探访的大人物们,但身体的疲倦和精神上的压力还是让她的脸蛋上透出病态的苍白。

    李浮图把她硬拉进病房,将外面的场面交给那些永兴的高层处理。

    特护病房分为里外间,顾擎苍躺在里面,外间有沙发有电视,除了空气中难以避免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其他方面和酒店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你这样下去,不等顾老醒过来,恐怕你自己就先倒下了。”

    “这是我的职责。”

    “狗屁的职责,你也不想顾老醒过来,看着你这幅憔悴不堪或者躺在病床上输液的模样吧!”

    李浮图沉声道,他知道顾擎苍的突然倒下,给这个女孩造成的冲击很大,曾几何时,他也遭遇过和顾倾城类似的情况,所以顾倾城的心情,他能够理解。

    当年他举目无亲,只能一个人咬牙抗下,而正因为如此,这个时候他希望能帮这个女孩分担一些。

    这个时候如果让顾倾城回去,想也不用想顾倾城肯定不会答应,李浮图于是道:“你就在沙发休息,外面的人,由我和几个堂主来应付。”

    强势。

    霸道。

    不容辩驳。

    要知道顾倾城如今已经不是顾家大小姐,在某种意义上,她已经相当于永兴的最高人,刚才那些赶来探视的权贵们在面对顾倾城的时候,几乎都改变了语气,或许只有李浮图,仍然把她当作那个未央湖畔遇到的明媚女孩。

    “那我休息两个小时,到时候你喊我。”

    顾倾城咬了咬唇,没有抗争,温顺的走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当那股精神劲一卸下,心灵和身体上的疲惫就如同山呼海啸般朝她席卷而来,她眼皮越来越沉,没一会,就陷入了睡眠状态。

    沙发很大,顾倾城侧躺着,身躯蜷缩着,呈现出一种缺乏安全感的状态。

    看着那张憔悴的脸蛋,李浮图眼神怜惜,接着走到里间。

    虽然各项身体指数都很平稳,但顾擎苍仍然没有一点苏醒的迹象。

    李浮图找出一张毛毯重新走出来,轻轻给女孩盖上。

    接着,李浮图走进洗手间,洗了把脸。

    要知道,他和顾倾城一样,从昨天到现在也一直未曾休息。

    顾倾城说只睡两个小时让李浮图喊她,可某人明显并没有听她的话。

    等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皓月高悬,星光点点。

    整个病房异常安静,隔绝了所有的喧嚣。

    她从沙发上坐起来,身上的毛毯随之滑落。

    她微微一怔,然后动作轻柔的把毛毯整齐的叠放好,随即走进里间,第一时间想要检查爷爷的状态。

    顾擎苍仍旧闭着眼,和被推进这间病房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顾倾城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心神揪紧。

    已经过去快二十个小时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爷爷,您不会离开倾城的,对吗?”

     

    病房内一片静谧,无人回应。

    “啪嗒……”

    外间房门被人推开。

    提着饭菜的李浮图看了眼空无一人的沙发和被叠放整齐的毛毯,随即抬眼看向里间。

    顾倾城听到动静,从里面走了出来。

    “醒了?”

    顾倾城点点头。

    李浮图抬了抬手里提着的饭菜,走到桌前:“快一天没吃东西,饿了吧,我才从医院外买回来的,看那家生意很好,估计味道还不错,来尝尝吧。”

    顾倾城静静的看着他,一动不动。

    李浮图把饭菜摆好,回头见顾倾城还站在那里,诧异道:“怎么了?”

    顾倾城走了过来,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搂住他的腰,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还好有你。”

    她不敢想象,要是没有这个男人,此时此刻她该怎么办。

    嗅着女孩儿发丝上传来的清香,李浮图轻笑道:“这都是命运的安排,要感谢,你得感谢自己。”

    顾倾城疑惑的从男人怀里抬起头:“为什么?”

    “要是当时没有一位美女主动朝我搭讪,现在我又怎么可能会站在这里。”

    迎着男人充满笑意的眼眸,顾倾城也不禁回想起两人在学校未央湖畔的初遇。

    她的嘴角也不禁泛起涟漪。

    “你是不是后悔认识我了?”

    顾倾城轻咬唇瓣,并没有害羞,与男人对视,语气就像是在撒娇。

    某人叹了口气,“对啊,后悔死了,要知道,当时我就应该意志坚定一点……”

    “后悔也晚了!”

    一直温婉贤淑如大家闺秀的顾家大小姐突然变得蛮不讲理起来,她重新把脑袋埋进男人怀里,然后张开小嘴在男人的胸口轻轻咬了一下:“我告诉你,这辈子我已经赖上你了,你休想甩掉我!”

    “你属狗的啊。”

    李浮图苦笑,他记得,当时和苏媛那丫头第一次见面他就被咬了一口,苏媛那丫头性情跳脱也就算了,他没想到顾倾城居然也会做出这种举动,难道每个女人都会这一招?

    “我只是给你一个警告。”

    顾倾城摩擦着晶莹贝齿,“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咬死你,然后自杀。”

    “……”

    看着男人无语的模样,顾倾城强忍着笑:“是不是怕了?所以说,别想甩掉我。”

    李浮图摇头轻叹,默念女人是老虎。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菜要凉了,赶紧吃饭吧。”

    顾倾城松开手,走到饭桌旁坐了下来。

    “吃完饭,你也休息一会吧,爷爷我来照看。”

    顾倾城拿起筷子,她当然也知道,这个男人和她一样彻夜未眠。

    李浮图摇头一笑:“没事,我可没你们女孩这般脆弱,哪怕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事。”

    李浮图所言,并不是玩笑话,曾经在五国特工的围剿中,他就曾连续突杀四天没有合眼。

    “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你何必要硬撑,休息一会,精神总归会好上一些。”

    顾倾城话音未落,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