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有鬼东行
    ..,

    燕东来把目光从顾倾城身上收了回来,吸着烟轻声道:“顾老爷子遭逢这种意外,对顾倾城而言,确实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有幸的是,有你陪在她身边。”

    看着李浮图,燕东来的思绪一时间情不自禁的开始发散。

    他开始想象,要是李浮图没有出现的话,那顾家那位大小姐如今会是个什么情形?

    要是没有李浮图,那么汪家也就不会垮,如果汪家爷孙还在的情况下顾擎苍遭遇车祸命悬一线,顾倾城会面对什么,想想,都让人有点不寒而栗啊。

    这么一想的话,老天似乎也并不算太过残忍了。

    面对燕东来的夸赞,李浮图淡淡一笑,弧度中流露出一缕莫名意味,“如果不是我的话,她或许也不会经历现在的一切。”

    燕东来微微皱眉,疑惑的看着李浮图,有些不解其意。????李浮图吸了口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燕老哥,那个教导主任的来历,有点眉目了吗?”

    燕东来摇摇头,“暂时没有,好像之前没有谁听说过这号人物,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那不知燕老哥听说过‘学校’没有?”

    “学校?”

    燕东来拧了拧眉。

    李浮图笑了笑道:“当然,我说的不是像东海大学那样的学校,我说的学校,虽然和普通的学校有异曲同工之处,不同的是,它培养的不是人才栋梁,而是杀手死士。”

    燕东来瞬间明白了过来。

    “李老弟,你的意思是,那个教导主任,是来自一个名叫学校的组织?”

    李浮图吸着烟,轻轻点了点头。

    燕东来下意识问道:“是宋小姐告诉你的?”

    话一出口,燕东来就觉得自己有些失言。

    可李浮图面无异色,摇头一笑:“不是。”

    “那个教导主任简直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没有任何底线原则。”

    燕东来自然是聪明人,也当作什么都没提:“李老弟,照你这么所说的话,那这个学校培养的都是一些变态,真的存在这样的机构?”

    燕东来这么问,有点探寻李浮图消息来自哪里的意思,可很大可能就是何采薇父亲的那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李浮图自己也不知道,他又如何能向燕东来解释。

    “燕老哥,虽然我没办法向你说明消息渠道来自哪里,但我能保证绝对没错。”

    “李老弟,你别误会,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

    “我明白。”

    李浮图吸完最后一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燕老哥,那个教导主任唆使庞天云绑架倾城,打的什么目的,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他和你我素不相识,毫无仇怨可言,这么做,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学校’的主人。”

    “而且燕老哥,你不觉得东海这段时间乱的有点太过诡异了吗?”

    燕东来瞳孔收缩,原来不仅只有他有这样的感觉。

    李浮图凝视着他:“只要查出这个学校,一切或许就能水落石出了,永兴这段时间也在调查,可是和燕老哥一样,同样一无所获,以永兴和燕老哥在南方的影响力却查不出任何东西,只能说明这个学校不在南边。”

    燕东来闻弦而知雅意,深深的吸了口烟道:“李老弟,照你这么说,这个学校应该隐藏的相当隐秘,如果它在北方的话,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恐怕真没那么好查了。”

    “燕老哥就没想过……向秦家求个助?”

    李浮图提醒道。

    燕东来能力有限,但秦家既然能在南方一家独大,而且当年能把京都当作战场,要查一个明显不会微小的组织,应该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

    虽然找过宋洛神,宋洛神也答应帮忙,但如今对于宋洛神,李浮图已经做不到完全信任。

    任何事情,做两手准备都不会是什么坏事。

    燕东来掐灭烟头,他效力于秦家的事,基本上所有人都很清楚,算不上什么秘密,甚至有很多人暗中称他为什么大内总管。李浮图会知道也不足为奇。

    “这个教导主任用如此险恶毒计打算让我和永兴拼个你死我活,我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有这种魄力,李老弟,我稍后就会向家主请示,有结果,我会立刻通知你。”

    “多谢燕老哥。”

    燕东来摆摆手,犹豫了下,正色道:“李老弟,我知道对于这场车祸,你肯定心存疑虑,我也是。不管是不是我们多疑,但小心点总没有什么坏事,现在顾老爷子刚刚倒下,顾小姐可不能再有什么事了,这种关头,希望看到顾小姐出意外的,恐怕比你我想象的都要多……”

    燕东来做出这种提醒,无疑是在表明他和这场车祸确实没有任何关系。

    李浮图面色平静点了点头,“我明白。”

    燕东来点到为止,他知道以李浮图这样的人物,不需要他多说。

    “那我就先走了。”

    李浮图点点头,目送燕东来转身离开,却并没有相送。

    他站在楼梯口,重新点燃了根烟。

    烟雾缭绕下,他的面色异常深沉,眼神幽暗,似乎是在考虑什么很为难的决定。

    诚如燕东来所言,顾擎苍倒下,不管顾倾城选不选择继承永兴,接下来恐怕都会面对无数的危险。

    江波所说的三成和平接管的可能性充分暴露永兴内部存在多少野心家,哪怕汪家已经倒下。

    自己能把顾倾城的安全,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

    记忆情不自禁开始在脑海里回溯。

    从顾擎苍出车祸,到顾倾城被抓,到他带着沐语蝶与苏媛逃亡,再到苏媛被绑架……

    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他身边的人已经经历了太多的危险,而且日后可能还会更多。

    而他只有一个人,没有分身术,不可能每次都能恰巧在场或者及时赶到。

    李浮图深深吸了口烟,随着烟雾漂浮,犹豫之色逐渐消散。

    他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阎帝。”

    电话那头传来的嗓音毫无感情波动。

    李浮图眼神深沉。

    “你们不是从未来过东方吗?”

    “现在,有机会了。”

    随着话音,他的嘴角撕裂开一抹如刀锋般的弧度,气势不加掩饰的呼啸开来,犹如地狱君王复苏,煞气滔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