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戒指的传承
    没有人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

    就好像顾倾城从来就没想到过爷爷会离开自己。

    顾倾城坐在病床边,抹了抹眼角,然后伸手抓住了顾擎苍的手掌。

    曾几何时,这只手掌宽厚而有力,牵着她一路长大,而现在顾倾城才猛然发觉,原来不知不觉间,爷爷的手竟然已经变得瘦骨嶙峋。

    很小的时候,爸爸说大家闺秀要懂得琴棋书画,有时候乏了,还会逼着自己。

    自己总会哭哭啼啼的跑去找爷爷告状,爷爷总是板着脸说顾家女不许流眼泪,可随后就会笑呵呵的带自己去骑马,去打猎。

    爷爷的书房,是家里的禁地,可自己总能跑进去,偷偷的把爷爷的书签换个位置,然后抓起爷爷养的金鱼让保姆阿姨烧了吃。

    她记得,爷爷之前是很喜欢兰花的,在家里养了好多,可小时候自己不懂,每天都要给兰花浇水,最后全部给浇死。

    到现在她还记得爷爷心疼的脸皮直颤的样子,自那以后,爷爷就再没在家里养过花草了。

    然后,爸爸离开了家,去了外地,爷爷摸着自己的头,不知道为什么说了句对不起。

    虽然爸爸走了,但是爷爷在家的时间却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还会陪自己一起做作业,哪怕有的算数题他都不会。

    ……

    回忆汹涌如潮。

    顾倾城眼眶越加湿润。

    小时候,自己不懂,不知道那些老师为什么会格外喜欢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离开家,不知道家里为什么会经常出现一些看起来很凶的叔叔伯伯。

    等渐渐长大后她才明白这一切的缘由。

    她爷爷不是一个好人。

    甚至在外面还有很多人痛骂,甚至连父亲都不能理解。但是她明白,爷爷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各种影视剧里经常能听到的一句话,在电视里,只不过是一句经典台词,可放在现实中,却是爷爷这类人的真实写照。

    她清楚的记得,在十岁的时候,有警察闯进家里,把爷爷带走,过了一个多星期,爷爷才重新被放回来。

    她当时不知道爷爷能被释放,其中经历了多少利益输送与各方斗法,她只知道爷爷所做的事很危险。

    爷爷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她抱在怀里,说不要怕。

    她问爷爷能不能不要做危险的事了。爷爷沉默了下,笑着回了句我危险没事,但是不能让我的倾城危险。

    余音在耳,现在爷爷却躺在了自己面前。

    人事不省。

    甚至生命都没有任何的保证。

    如果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没有醒来,或许永远都无法醒来了。

    “爷爷,你说过,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哪怕坏人,心里也会清理出一片净土,把最重要的人放在里面。”

    顾倾城握着顾擎苍的手,看着顾擎苍的脸庞。

    爷爷确实老了,额头上的皱纹清晰易见,没有了儿时把她护在胸前策马扬鞭的雄姿英发。

    “你把那片净土给了我,在你的护佑下,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二十年,现在,我已经长大,你也到了该休息的时候了。”

    顾倾城柔声细语,眼角有晶莹滚落。

    爷爷双鬓的白发,她不是没有发觉,但是她一直在逃避,在装傻,爷爷也从没有逼过她,甚至想找一个男人,来替代他继续保护自己。

    爷爷一直把自己放在最重的位置,可自己可曾为爷爷考虑过丝毫?

    顾倾

    城微微扬起头,任由泪水滑落脸颊,愧疚感排山倒海般朝她席卷而来,让她一时间有些窒息。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个时候想着补救,会不会为时已晚?

    顾倾城深呼吸了一下,自己抹干泪水,低下头,看着昏迷的顾擎苍,眼眸逐渐凝缩,其中的仓惶与柔弱逐渐化为坚定。

    “爷爷你如果醒着的话,估计又要骂我了。”

    她轻轻一笑:“不过爷爷放心,这是我最后一次流泪了。”

    静静凝视了顾擎苍一会,顾倾城视线想下偏移,逐渐移到了自己握着的那只手掌上。

    那只手掌的食指上,戴着一个戒指,绿玉打造,没有李浮图所送的那块血钻奢侈,但却代表着永兴最高权柄!

    顾倾城伸出左手,把戒指从顾擎苍手指上摘了下来。

    随后,缓慢,却坚定的戴在了自己手上。

    那一瞬间。

    她整个气质猛然大变。

    顾倾城摩擦着戒指,轻喃道:“爷爷,你的心血,我来帮你继承。”

    ……

    病房外。

    李浮图正在抽烟。

    江波陪守。

    “江堂主,你可以回去休息的,这里有我和倾城就够了。”

    江波摇摇头,“李少,这种时候,我也没必要和你说客气话,我父母早逝,在我眼里,一直把掌舵当作亲人,这种时候,我希望能陪着他。”

    李浮图点点头,沉默了下,问道:“江堂主,既然你负责暗堂,而且顾老也对你信赖有加,我也就不把你当外人了。”

    江波眼神收缩,知道李浮图接下来要说很关键的事了。

    果不其然,吸了口烟后,李浮图直接开门见山。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顾老四十八小时内没能醒过来,倾城和平接管永兴的可能性,能有几层?”

    江波心神一震!

    毫无疑问,这是个非常要命的问题!

    他心中掀起了波涛,半饷没有回话。

    李浮图也没有催促,吸着烟,安静等待。

    “三成。”

    江波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了一个数字。

    “三成……”

    李浮图默念了一声,旋即笑了笑:“江湖儿郎,果然忠肝义胆呐。”

    江波沉默不语。

    三成。

    这个数字一说出来,等于变相揭露永兴内部有多少野心家,并不是他故意要污蔑,如果顾擎苍清醒状态下还好,有顾擎苍震慑,权柄的过度或许能平稳些,可如今顾擎苍处于生死未卜的状态,没有压力约束之下,那些虎狼之辈会甘心服从一个小姑娘的管理?

    漫数五千年历史,少主临朝,哪次不是天下动荡?

    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被拉开,顾倾城走了出来,神色和以往已经没有了差别,甚至看向李浮图时脸上还透着笑意。

    “我饿了,能帮我去买点吃吗?”

    李浮图一愣。

    江波也是一愣。

    不过很快,江波敏锐注意到了顾倾城还没有来得及放下的手臂。

    因为那只原本没有任何装饰物的白皙玉手上突然多出了一个戒指。

    晶莹翠绿。

    迷乱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