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四十八小时
    夜色逐渐深沉。

    六楼西南方的这间抢救室门口的气氛越来越压抑。

    哪怕值班的护士查房的时候路过这里都下意识放轻放缓了脚步。

    整栋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收到了通知,医院接收了一个不可一世的大人物。

    四个警员也陪在这里,似乎是在等待车祸的幸存者抢救出来了解情况,兴许是受到气氛的感染,他们的神色也非常严肃,干等了几个小时,彼此间都没有任何交流。

    期间,李浮图走过去给他们分别递了根烟,使得几个警员受宠若惊。

    凌晨三点。

    抢救室大门上一直高亮的红灯突然熄灭。????所有人精神猛然一震。

    然后不约而同朝抢救室门口涌去。

    不管这些人此刻心中有什么想法,至少表面上都写满了关切。

    从晚上将近八点到第二天凌晨三点,抢救历时七个多小时,可想而知顾擎苍的伤势如何严重。

    “吱呀……”

    抢救室大门从内部推开。

    在场很多人目光收缩,呼吸一下意识凝滞了下来。

    他们很清楚,这次抢救的结果,关系着他们的未来。

    顾倾城死死抓着李浮图的胳膊。

    最先出来的,是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生。

    “情况怎么样?!”

    一位和顾擎苍同时期的永兴元老沉声道。

    主治医生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所以没法让人第一时间从他的表情窥知抢救结果。

    李浮图略过他,视线第一时间望向这位主治医生的身后。

    一张病床被四个护士缓缓推了出来。

    病床上的顾擎苍虽然面无血色,人也处于昏迷状态,但至少脸没有被白色床单盖住。

    李浮图猛然松了口气。

    最悲观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虽然顾擎苍的状态看起来仍旧不容乐观,但只要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各位,伤者虽然抢救了回来,但伤势过于严重,而且年事已高……”

    主治医生摘下口罩。

    顾擎苍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几乎命悬一线,立即被送进了抢救室,所以这个主治医师忙着救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负责的这个伤者究竟是什么身份。

    江波等人也是随后才急忙赶来,当看到抢救室外的场面,这主治医生情不自禁有些惊讶。

    虽然不可能把我是什么人写在脸上,但这些江湖大佬的身上自然有股凛人气势。

    这主治医生暗暗心惊,知道自己负责的这个伤者恐怕非同小可,但这个时候,也没忘自己的职责。

    “不知道你们哪位是伤者家属?”

    李浮图扭头,看向顾倾城。

    顾倾城深吸一口气,松开他的胳膊,走上前。

    “我是。”

    所有人下意识退后了两步。

    “……我爷爷怎么样了?”

    主治医生看向她,“虽然抢救了回来,但并没有完全度过危险期,伤者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就看接下来四十八小时了。”

    顾倾城脸色苍白,“你……什么意思?”

    主治医生犹豫了下,还是如实道:“如果接下来的四十八小时,伤者能醒过来,那就说明熬过来了。”

    这个时候,在场的这些永兴高层们没有一个人插嘴。

    顾倾城看了眼病床上的爷爷,随后紧紧盯着主治医生:“那如果没醒呢?”

    主治医生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没醒……我们也尽力了,抱歉。”

    顾倾城眼眸僵住。

    李浮图走上前,扶住她的肩膀,对医生点了点头:“辛苦了。”

    医生无声点了点头,回头对几个护士道:“把伤者推回病房。”

    李浮图扶着顾倾城转过身让开道路,看着顾擎苍从自己面前被推走。

    龙国有句老话,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莫非已经爬到东海顶峰的顾擎苍也逃不过这种宿命?

    “查出那个大卡司机的身份,我要杀他全家!”

    龙堂堂主甘季怒声道,眼中杀机弥漫,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还有几个警员就站在一边。

    而几个警员似乎也很巧合的暂时失聪,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

    “擎苍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没想到都到了这个年纪,居然出了事。”

    一名元老目露唏嘘,因为早年右腿被人砍过一刀,落下了终生残疾,很早他就退出了江湖纷争,但是顾擎苍却从未亏待过他。

    他轻叹一声,继而看向顾倾城,拄着拐棍缓缓走到了顾倾城面前。

    “倾城,我相信擎苍不是福薄之人,你可要坚持住,不要倒下了,永兴日后毕竟还要靠你担负起来啊。”

    看似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劝慰,却何尝不是在向在场的这些高层宣扬一种态度。

    儿子在战国会所被李浮图一脚踹成太监的狼堂堂主郝斌杰看着对方那条瘸腿,脸上挂着和众人一样的沉重表情,眼底深处却闪过一丝冷笑。

    “我知道王爷爷。”

    顾倾城强忍着情绪,挤出一抹柔弱笑意:“王爷爷,今晚您也辛苦了,您先回去休息吧,爷爷我留下来照看就好了。”

    “也好,那就辛苦你了,等上午我再过来。”

    本名王泽文的元老拍了拍顾倾城的肩膀,目光与站在顾倾城身边的李浮图对视了眼,轻轻点了点头,然后拄着拐棍离开了这里。

    “也请各位先回去吧。”

    顾倾城看向众人。

    “还请大小姐保重身体。”

    这些永兴大佬也没坚持,一一和顾倾城告辞,言语都很客气。

    似乎这场车祸,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李浮图陪着顾倾城来到病房。

    江波跟在他们身后,并没有离开。

    特护病房内,顾擎苍躺在病床上,脸上挂着氧气盖,手上插着输液管,病床边摆着各种显示生命特征的仪器。

    各种情景,都昭显着此刻这位大枭的脆弱。

    顾倾城静静的看着他。

    “我以前,总希望爷爷能好好休息一下,现在,终于实现了呢。”

    李浮图眼神复杂,望着顾倾城柔弱的背影,嘴唇动了动:“倾城……”

    顾倾城扭过头,眼里闪烁着泪光,嘴角却泛着弧度,“我想和爷爷单独待一会。”

    “……我就在门口。”

    李浮图都没有和顾倾城对视,转身离开了病房。

    江波也跟在他身后退了出去,轻手把房门关上。

    顾倾城回过头,缓缓在病床边坐了下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