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纵然天塌
    顾倾城坐在抢救室外的长凳上,所有人都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没有人去打扰她。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逐渐步入深夜,抢救室里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传出,但是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离开。

    遭遇了这么严重的车祸,而且顾擎苍年事已高,谁不敢保证他能不能活着下抢救台,这种时候,这些永兴的高层怎么敢轻易离开半步。

    李浮图独自在走廊一边抽着烟,暗堂堂主江波走了过去。

    “李少。”

    几个堂主朝那边看了一眼,旋即便收回了视线。

    “江堂主。”

    李浮图点了点头,知道他不抽烟,也就没有扔烟。

    刚才的报信电话,就是江波打的,作为顾擎苍最为信赖的心腹,如果顾擎苍真有什么不测,他必须得保证顾家继承人得第一时间在场。

    “掌舵这几天吩咐我追查绑架大小姐的黑手,所以我就没有陪在掌舵的身边,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江波面露愧疚。

    李浮图抬了抬手:“江堂主不必自责,这件事和你并没有任何关系,即使你在,也无法改变什么。”

    李浮图知道,以前都是江波亲自给顾擎苍开车,但这场车祸即使江波在,也不能挽回什么,充其量就是江波代替那个林肯司机死而已。

    正巧这种意外的时候江波不在,确实容易引人遐想,但是李浮图并没有产生怀疑。

    他不是相信江波,他只是相信顾擎苍看人的眼光。

    “江堂主这几天有什么收获吗?”

    李浮图问道。

    “我和南方的多位老大有过联络,但是他们都并没有听说过那个叫教导主任的人物。”

    “人活在世上,不可能真的无迹可寻,这么说来,他应该来自北边了。”

    李浮图吸了口烟:“顾老遭逢意外,江堂主就不要分心查这件事了,交给我处理。”

    按理说,以李浮图的身份,他应该算是外人,可作为暗堂堂主,江波却对他有点言听计从的架势,“明白。”

    “江堂主,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李少客气了。”

    江波道:“有什么问题李少直说就是,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浮图点点头,视线移到抢救室外的走廊上,在那一张张脸庞上扫过。

    龙堂堂主甘季。

    豹堂堂主钱森。

    狼堂堂主郝斌杰。

    蛇堂堂主范飞。

    刑堂堂主夏殇。

    以及两位当年和顾擎苍一同打天下硕果仅存的元老,和负责永兴白面上生意的骨干。

    他们都毫无怨言的等待在急救室外,脸上挂着沉重忐忑紧张忧虑的神情。

    看起来,多么忠心耿耿啊。

    “江堂主,顾老日常行程,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

    李浮图轻轻开口,却让江波的脸色瞬间变了变。

    他是执掌暗堂的人物,担负情报与监察之责,李浮图什么意思,他自然很清楚。

    很快,他的目光也随着朝那些高层看去。

    无数人都知

    道永兴掌舵住在春秋华府,可穿过春秋华府的路有无数条,那辆大卡为什么会如此精准的在七点二十左右出现淮湾路口?

    说到底,李浮图并不相信这场车祸是场意外。

    “掌舵每次回家的路线都是随机的,由掌舵自行决定,哪怕随行保护人员,每隔一周都会进行轮换,应该不存在有人提前预知的可能性。”

    江波谨慎道,哪怕他也觉得这场车祸发生的太过蹊跷,但是掌舵如今命悬一线,他不愿意内部再互相怀疑弄得人心惶惶,否则可能真会有四分五裂的风险。

    最简单的行为动机分析,归根结底不过利益二字。

    如果汪登峰还活着,顾擎苍出了这种事,估计所有人都会把怀疑目标锁定在他的身上,关键的是现在汪家已经垮塌,能瞬间就让人怀疑上的已经没有了人选。

    “李少,我觉得,不管这件事是天灾还是**,一切等抢救结果出来再说。”

    江波委婉提醒。

    李浮图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碾灭,拍了拍江波的肩膀,没再多说,朝顾倾城走去。

    “饿不饿?要不我去外面给你买点吃的?”

    李浮图在顾倾城身边坐下。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抢救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他担心顾倾城的身体扛不住。

    他本想劝顾倾城去休息一会,自己在这守着,可是想到顾擎苍生死未卜,顾倾城怎么可能睡得着,所以也就没开口。

    “我不饿。”

    顾倾城摇头道。

    “不饿也得吃点,恐怕还要等一段时间……”

    说着,李浮图起身打算去买点吃的喝的,可是顾倾城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别离开我好不好?”

    李浮图身形凝滞,回头,看着那双颤抖的眼眸,又缓缓坐了下来。

    顾倾城紧紧抓着他的手,十分用力,甚至都把李浮图的手勒出了红印,可李浮图仿佛没有任何感觉。

    不管再怎么说,这也只是一位才过二十岁的女孩儿。

    顾擎苍从小到大在她眼里,就相当于头顶的天空,她一直都在在这片天空下无忧无虑的生活。

    而现在,天要塌了。

    正是因为知道顾擎苍对于顾倾城的分量,所以李浮图才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倾城,顾老是一个很强大的人,我相信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倒下。”

    李浮图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太过空洞无力。

    “我真的好怕,怕爷爷挺不过这关……”

    顾倾城神色仓惶,唇瓣都失去了血色,在李浮图面前,她毫不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巍巍永兴,上下数千号人,明里暗里的野心家,江湖的宿敌……这些的这些,她柔嫩的肩膀,如何承担的起?

    听着耳畔传来的话语,李浮图脑海里却不禁回想起与顾倾城的初遇。

    未央湖畔,女孩儿穿着一身如雪的白色连衣裙,笑容烂漫。

    你好,我是顾倾城,倾国倾城的倾城。

    那才是女孩儿应有的模样啊。

    李浮图反手握住女孩的手,抬眼看向紧闭的抢救室大门,目光坚定。

    “倾城,别怕,哪怕这天塌了,我也会为你重新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