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1章 人有旦夕祸福
    顾擎苍回家途中突遭车祸,性命垂忧。

    李浮图开着顾倾城的宝马,火速赶往医院。

    “倾城,顾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没事。”

    李浮图虽然心中也很是严肃,但还是没忘安慰顾倾城。

    顾倾城强自挤出一丝笑容,眼神却无比惶然。

    这么多年,她一直和爷爷生活在一起,要是爷爷突然倒下,她该怎么办?

    如果事情不是很严重,为了不让顾倾城担心,顾擎苍肯定不会允许手下人通知顾倾城,但此时第一时间通知顾倾城赶往医院,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顾擎苍的伤势,或许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李浮图眼神严峻,脚踩油门,一路加速。

    原本五十多分钟的车程,李浮图花了半个小时就赶到,等他和顾倾城赶到六楼急救室,发现那里很是热闹。

    永兴的高层,除了被羁押的周昊,几乎全部在场,而且市局局长薛平贵赫然也在。

    这场车祸,有五人当场丧生,两人重伤,算得上重大交通事故了,而且重伤的还有永兴的掌舵人,薛平贵自然无可避免的被惊动。

    急救室红灯高亮,走廊上人虽多,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随意交谈,气氛凝重,并且压抑。

    安静的环境下,李浮图和顾倾城急促的脚步声就格外引人关注。

    “大小姐。”

    “李少。”

    招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都很低沉,这些江湖大哥的脸色都很沉重,看不到任何笑容。

    当然,他们心里怎么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李浮图和顾倾城并肩走近。

    “爷爷……怎么样了?”

    顾倾城深呼吸一口气,虽然心中惶恐不安,但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在这些人面前,她还是拿出了顾家唯一继承人应有的镇定。

    李浮图看了眼抢救室门上鲜红刺眼的红灯,站在顾倾城身边,保持着沉默。

    这种场合,他不适合第一时间开口。

    永兴的几个堂主与几个元老对视一眼,微微低下头,默然不语。

    顾倾城素手攥紧,心越发沉了下来。

    “李先生,顾小姐。”

    市局局长薛平贵这时候走了上来,“可否借一步说话?”

    这位高官此刻的脸色也异常沉重。

    顾擎苍重伤垂死,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好消息。

    人至暮年,顾擎苍日趋沉稳,有他执掌永兴,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而如果他倒下,永兴的新主子会不会这么稳重,就没法预料了。

    对于这种高官,基本的面子还是得给,李浮图握了握顾倾城的手,拉着她和薛平贵走到一边。

    “薛局长,究竟怎么回事?”

    迎着两人的目光,薛平贵沉默了片刻,低沉开口道:“根据监控显示,顾老爷子的车在今晚七点二十左右于淮湾路口过红绿灯的时候,一辆大卡无视红灯从右侧冲了过来,事出突然,好在顾老爷子身下人忠心,直接从林肯后面冲出朝大卡撞了过去,车里的有三人当场身亡,一人现在正在抢救,他们虽然用生命成功阻遏了大卡的冲势,但也并没有彻底把大卡挡下来,大卡最后还是推着那辆奥迪撞到了顾老爷子的林肯上,林肯司机也瞬间被挤死在车里,顾老爷子因为坐在后面,而且撞击前司机奋力调转了下方向,所以逃过了厄运,但是同样……伤势不清。”

    光听薛平贵叙述,就可以想象当时车祸现场是如何的惨烈。

    李浮图眯了眯眼:“那大卡司机呢?跑了吗?”

    薛平贵摇摇头,轻叹道:“也死了。”

    “死了?”

    李浮图皱起眉。

    薛平贵点点头。

    “我亲自去了现场,那大卡司机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满是酒气,明显是因为醉驾才导致了这场惨案。”

    “这么说来,薛局长认为这是一场意外?”

    李浮图看着薛平贵,神色深沉,让人看不透所思所想。

    薛平贵和李浮图对视,平静反问道:“李先生认为不是吗?”

    这是他和这个年轻人的第二次碰面,第一次是在水晶宫的慈善夜上,虽然过去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他现在显然已经不能把这个年轻人当作一个普通后辈。

    李浮图眼神闪烁,沉默不语。

    如果换作是普通人碰到这种事,恐怕只能怪命中有此一劫,是天降横祸,可现在挡在急救室里的人非同一般,那是永兴的掌舵人,是维系江湖格局至关重要的人物,任谁来看,恐怕都不会认为这只是一场单纯的意外事故。

    “李先生,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的话,可以说出来。”

    李浮图不置可否,只是道了句:“我希望薛局长能够彻查那个大卡司机的身份。”

    在薛平贵这种人物面前,他并没有胡乱说话。

    车祸的肇事者已经死亡。

    死无对证。

    他说什么都并没有实际意义,如果大卡司机身份没有问题的话,那不管有什么怀疑,都只能当意外处理。

    “这个自然。”

    薛平贵点点头,看了眼顾倾城:“顾小姐,这种事情谁也无法预料,你也不要太过担忧,顾老爷子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顾倾城勉强一笑:“谢谢。”

    “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就不打扰了。”

    薛平贵和李浮图握了握手,转身走到几个警员面前叮嘱了几句,随即离开了这里。

    他虽然同样关心抢救的结果,但以他的身份,不适合一直留在这里。

    薛平贵已经叮嘱几个警员,一有结果,立马通知他。

    “你说爷爷能够挺过来吗?”

    顾倾城转身望着抢救室,眼神茫然无措,就好像一只小鸟,一直栖身的大树有一天突然发现要倒下了,可它却还没有做好独自面对风雨的准备。

    望着高亮的急救灯,李浮图没来由想到了顾擎苍在春秋华府召开高层会议时把自己留下来和自己单独说的话。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保倾城一命。”

    余音在耳。

    是未雨绸缪。

    还是早有预料?

    李浮图轻轻吁出口气,握住了顾倾城的手。

    “无论什么结果,我陪你一同面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