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凶铃
    李浮图没接这个话题。

    杨雨晴也没死缠烂打,赚了两百块,她似乎也就心满意足,在楼下转了会,就当饭后百步走,然后两人重新一同上了楼。

    “雨晴姐回去了?”

    何采薇和萧淑这时候已经把餐桌收拾完毕。

    李浮图点了点头。

    “小李,麻烦你把薇儿送回学校去吧。”

    萧淑开口道。

    今天周四,不是周末,为了接萧淑出院,何采薇特地请了一天的假。

    “萧阿姨,要不让采薇晚上陪陪你,明天早上我赶早送她回学校。”

    李浮图知道何采薇的孝心,所以想让她和萧淑多待一会。

    萧淑笑着摇摇头,“没必要,以后周末有的是时间,明天早上再回去匆匆忙忙的,你和薇儿都累。”

    何采薇知道自己母亲个性,看似温婉,实则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不会被别人轻易说动。

    “妈,那你早点休息。”

    她同母亲叮嘱一声,然后拉着李浮图出了门。

    “你怎么不劝劝?”

    李浮图疑惑开口。

    何采薇摇头笑道:“没必要,我妈其实很倔强的,她既然不想我留下来,那我说什么都没有用。”

    两人走进电梯。

    “对了,我开始还没想到雨晴姐这一点,现在倒也好,我看雨晴姐平时也不算很忙,有她在,我妈好歹也有个人能说说话。”

    “真的被人家一个手镯收买了?”

    李浮图笑道:“你了解她吗?就这么相信她?”

    杨雨晴查水表那晚,把自己戴在手上的一副翡翠镯子当作见面礼送给了何采薇,只不过何采薇一直没有戴过,自那晚以后一直放在房间里。

    “雨晴姐应该不是坏人吧?”

    何采薇有些奇怪的看着李浮图,“再者说,她还能从我妈妈身上图谋什么不成?”

    的确,杨雨晴也不是男人,对于萧淑这种情况,自然没什么可图谋的。

    “我只是打个比方,并没说她一定有什么坏心思,只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太轻易就相信别人不是一件好事。”

    李浮图这么说,是故意在给何采薇留下心理暗示,他没法阻止萧淑和杨雨晴接触,但却能尽量让何采薇对杨雨晴产生防备之心,从而让何采薇能下意识和杨雨晴保持距离。

    虽然杨雨晴不可能对何采薇有什么坏心思,但近朱者赤,那美少妇太强大了,相处久了,李浮图担心何采薇会受到影响。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

    何采薇乖巧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李浮图并没有去地下车库取车,而是徒步走到大唐一品外拦了辆出租把何采薇送到了东海大学。

    出租车开到东海大学门口,仍然没有进去。

    人确实是会变的,至少东海大学的这朵平民校花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变得热烈了不少,下车的时候在李浮图脸庞上偷吻了下然后红着脸推开车门小跑进了校园。

    晚上七点,夜色还不算深沉,星光之下,她的背影如同一个精灵。

    “小伙子,好福气啊。”

    出租车司机砸了咂嘴,以他的年纪,说不上羡慕,只是有点感慨。

    李浮图微微一笑,眼神温柔的目送何采薇跑进校园,“师傅,去春秋华府。”

    春秋华府自然是不允许外来车辆进入的,出租车在春秋华府门口把李浮图放下。

    李浮图之所以没有开车,就是想着来沈嫚妮这把自己的野马开回去。

    好歹之前在春秋华府住过一段时间,他的脸是被录入了春秋华府安保信息系统的,所以进入的时候,并没有受到阻拦。

    走到沈嫚妮别墅门口的时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有灯光,显然别墅里是有人的,可犹豫了下,李浮图却并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往别墅区深处走,最后来到了顾家别墅前。

    他伸手按了下门铃。

    很快别墅内脚步声响起。

    “小姐,李先生来了。”

    打开门的顾家保姆记忆力不错,还记得李浮图。

    实际上也不能说她记忆过人,实则上能够和小姐关系亲密的年轻男人,屈指可数,

    顾倾城此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闻言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见到真是李浮图突然造访,惊喜的站起身:“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

    李浮图笑着走进别墅。

    保姆很识趣的走开,给一对年轻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你少来,你会突然想起看我?是不是找爷爷有什么事?”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的生物,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听到李浮图这么说,顾倾城脸上还是情不自禁泛起了雀跃的弧度。

    “我真的是来看你的。”

    李浮图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走到沙发上坐下,看了眼电视,“这两天都呆在家?”

    顾倾城亲自去给某人倒了杯水,然后把水杯放在他面前坐在了他身边。

    “嗯,你说让我向学校请一段时间假,爷爷也是这么说的,他也不让我轻易出门,我也只能看看电视打发打发时间了,昨天大毛来陪了我半天,不过今天她要上课。”

    顾倾城毫无隐瞒,接着咬着唇问道:“这种情况还要维持多久?”

    这种相当于坐牢的生活确实很枯燥,但是在没有把那个‘教导主任’揪出来前,顾倾城随时都处于危险之中。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绑架事件会不会上演第二次,而且不是每次都能幸运的出现赵武那种人物的。

    “我和顾老会尽快把事情解决。”

    李浮图安慰道,抬头看了眼楼上:“顾老在书房?”

    顾倾城摇摇头,“爷爷还没回来,这几天他都很忙。”

    李浮图点点头,他猜到,这几天,顾擎苍估计也在忙着查那个教导主任的踪迹。

    “要不我给爷爷打个电话吧。”

    顾倾城担心李浮图等急。

    李浮图正要说不用,可客厅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猝不及防。

    急促而刺耳。

    顾倾城和李浮图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了过去。

    “这么晚谁会把电话打进家里?”

    顾倾城蹙眉。

    李浮图看着响着不停的电话:“去接一下吧。”

    顾倾城疑惑的起身,走过去拿起电话,放在耳边。

    “喂……”

    紧接着,她的神色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苍白,甚至身子都情不自禁摇晃了下。

    李浮图眼神骤然沉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