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香奈儿二楼的负责人是一个男人,戴着副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

    开门做生意,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店里出现纠纷,可眼前这场面,一场冲突明显已经难以避免。

    哪怕那个年轻少妇此刻多么厌恶张豪,这个时候还是不得不走过去把张豪扶了起来。

    通过刚才的那一脚,李浮图让张豪领教了什么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他没敢再冲过来,隔着六七米的距离,对李浮图怒目而视,不断叫嚣,像极了一条虚张声势只会狂吠的狗。

    这个时候,那个导购小姐已经结账走了回来,看到这幅场面,也很是意外。

    微微一愣后,她还是走到李浮图面前,礼貌道:“先生,您的卡与包,请您收好。”

    那个负责人把她叫到一边,询问了番事情经过。

    导购小姐不偏不倚,如实陈述。

    知道了来龙去脉后,那负责人看向张豪的目光很是不齿,认为这厮完全是自作自受,如果在外面碰到,他肯定会为李浮图的做法鼓掌叫好,可毕竟身份摆在这里,他只能想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影响店里的生意。

    “张先生,您没事吧?要不去医院看看?”

    他走到张豪身边关心道。

    “你说有没有事?要不我他妈踹你一脚试试?!”

    张豪怒声道。

    一片好心却引来谩骂,二楼负责人有些恼怒,但也没法发作。他本来还想着能不能居中调停一下,可见张豪这模样,他也熄了心思。

    未免冲突继续加剧,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报警。

    这件事,只有交给可爱的人民公仆来处理。

    作为龙国的骄子城市,人民公仆的效率很高,接到报警电话后,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我是环宇投资的市场总监,这个暴徒于光天化日之下对我进行人身伤害,希望警方为我主持公道。”

    张豪点明身份,给警方施加压力。

    解决事情的办法有很多种,法律也不失为一种有效途径。

    故意伤害罪,再加上随后去医院弄个几级重伤的诊断书,让这小子去里面蹲个一年半载也不是没有可能。

    出警的几个人民公仆也不傻,虽然李浮图没说什么,但他们也很清楚逛的起香奈儿的主,没有一个是普通老百姓。

    众目睽睽之下,三名警员中资历最高的警察一脸刚正不阿,一视同仁的道:“请几位跟我们走一趟吧。”

    张豪阴沉的看了眼李浮图,很配合的朝楼下走去。

    “没想到碰到这档子事。”

    李浮图扫兴的叹了口气,握住何采薇的手:“不用担心,没事。”

    何采薇朝他展颜一笑:“我知道。”

    警局对普通人而言不亚于一个龙潭虎穴之地,可何采薇清楚李浮图是什么人。

    要知道当初他可是能把自己从皇朝里带出来。

    警察比较人道,没把李浮图当犯罪分子处理,让他自己开车。

    李浮图也没辜负警方的信任,没有半路潜逃,一路跟着警车来到目的地。

    当下车的时候,看着警局大门,他不禁莞尔一笑。

    这地方他来过。

    东海城南分局。

    “笑吧,最好抓紧时间多笑笑,以后你恐怕哭都哭不出来。”

    同样驱车过来的张豪冷笑的从李浮图身边经过。

    对于这种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小丑,李浮图懒得再搭理,牵着何采薇,故地重游。

    作为‘受害人’,张豪和他的情人先一步被问话,李浮图和何采薇被安排坐在了一张长凳上等待。

    第二次来这里,李浮图所受到的待遇明显要比上一次好上太多,不仅没有被拷上,而且有警员还给他倒了杯水。

    确实,不是每一个警察都是罗伊人。

    这才是为人民服务的好公仆嘛。

    “喂,哥们,你妞很靓啊。”

    坐在李浮图对面的一男子突然开口。

    油光满面,肤色很黄,留着长刘海,头发油腻,看起来几个星期都没洗过。

    比起李浮图,他的待遇明显要差上不少,手被拷在椅背上动弹不得,明显是百无聊赖才想找李浮图搭搭话。

    听口音,并不是东海本地人,而且一身廉价,估摸是外来务工人员。

    作为最繁华的城市,像这种每年来东海淘金的人很多。

    李浮图看了他一眼,笑了笑。

    那厮也不认生,“哥们,犯了啥事?”

    “和人起了一点小摩擦,你呢?”

    油光满面的长刘海男正要开口,可路过的一名警察朝他呵斥道:“居然还有心思和人聊天,我要是你,只怕早就找个地缝把自己钻进去,你说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不想着干点正经事,天天只想着偷东西,你说你这是第几次被抓了?”

    没被拷住的右手撩了撩额前的刘海,那厮振振有词道:“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会做,就只能偷偷东西,才能维持的了生活这样子。”

    “你还有理了?”

    警员哭笑不得:“你觉得进局子是很光荣的事?!”

    “进局子感觉像回家一样,在局子里感觉比家里感觉好多了,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里面的!”

    “……”

    那警员无言以对。

    哪怕安静喝水的何采薇都忍不住噗嗤一笑,差点被呛到。

    李浮图也忍俊不禁。

    果然废材在机关,奇才在监狱啊。

    “简直无可救药。”

    对于这种人,那警员知道没什么好说的,摇摇头转身离开。

    “你是小偷?”

    等警员走后,何采薇好奇的开口问道。

    这家伙,和传统意义上的小偷形象很不一样啊。

    那厮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点点头,估计从没和何采薇这样的美女说过话,而且是对方主动,他激动的道:“对啊,我曾经创下过一天偷六辆电瓶车的记录,至今无人打破。”

    “……”

    何采薇无言以对。

    “看来阁下在你们行业也是风云人物啊。”

    李浮图笑着给对方抛了根烟,虽然只有一只手自由,但那厮还是稳稳的接到,身手矫健,看来他所说的光辉业绩并不是吹牛。

    李浮图给自己点燃根烟,然后把火机也递了过去。

    那厮把烟叼在嘴里,悠哉悠哉的点燃,随即把火机抛还给李浮图。

    可火机在半空中却被一只白皙玉手给握住,紧接着,一道凛冽的嗓音响起。

    “谁让你们在这抽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