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0章 原谅父,怨着夫
    如果当年没有宋洛神,李浮图愿意追求自己的话,说不定自己会给他一个机会吧?

    而如果两人能一路走到现在,他说的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

    蔡红鲤一时间开始情不自禁的胡思乱想起来。

    李浮图自然猜不到蔡红鲤的想法,见蔡红鲤呆在那里一声不吭,怀疑自己是不是玩笑开过火了,试探性的叫了声:“学姐?”

    蔡红鲤逐渐回神,不仅没有翻脸发怒,相反竟有些不敢面对李浮图的目光。

    “你要是在胡说八道,我就走了。”

    “好了学姐,我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你要是不喜欢听,我就不说了。”

    李浮图笑道:“对了学姐,你现在是在东海工作还是……”

    蔡红鲤至少还知道他如今是战国主席,而他对十年后的蔡红鲤却一无所知。

    “我来东海是为了公事。”

    蔡红鲤简单道,并没有多做解释。

    李浮图点点头,既然人家不愿意多说,他也不会追问。

    “学弟,你现在可是东海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不愿意给学姐我留个联系方式?是怕学姐以后麻烦你吗?”

    见这家伙没有半点主动的意思,蔡红鲤暗恼李浮图不解风情的同时,只能自己开了口,好在这里没有其他人,否则主动找一个男人要号码她这脸可没地方搁了。

    “这不是和学姐忙着叙旧,还没来得及嘛。”

    李浮图后知后觉,掏出手机,很热情的说道:“学姐,你手机号多少,我在国内如今也没多少朋友,以后可得常联系。”

    两人交换了手机号。

    “你在这吃饭?”

    蔡红鲤问道。

    李浮图点头一笑:“和朋友一起。”

    蔡红鲤点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李浮图也没邀请蔡红鲤过去坐坐的意思,扬了扬手机:“以后联系。”

    蔡红鲤抿嘴一笑,点了点头,率先离去,重逢的过于偶然,分别的也很洒脱,身姿摇曳,让人沉迷。

    在这里碰到这位美女学姐,对李浮图而言,确实是件意外之喜,等蔡红鲤走后,他才重新回到了座位,一路上,他还刻意观察了下,并没有看到蔡红鲤的身影,估计是坐在别的区域。

    “怎么去了这么久?”

    何采薇有些奇怪。

    “刚才碰到了一个朋友,聊了一会。”

    李浮图笑着道。

    “小李,快吃吧,菜都快凉了。”萧淑柔声道。

    李浮图拿起餐具:“萧阿姨,你和采薇不吃了吗?”

    萧淑摇摇头:“我和薇儿已经吃饱了。”

    其实李浮图的食量也不大,简单吃了点,就结了账,和萧淑何采薇离开了旋转餐厅。

    驱车回到大唐一品,进了近六百平米的豪宅,萧淑才知道这个年轻人究竟出色到了何种地步。哪怕淡泊名利如她,一时间脸色都难免起了波动。

    听女儿说,自然没有身临其境的那种强大冲击力。

    “小李,这么大的房子你以前一个人住?”

    李浮图点点头,“其实我也才买下这里没多久,阿姨您看您喜欢哪间就住在哪间吧。”

    这个时候,萧淑自然不会再矫情什么,在李浮图的带领下,把整所宅子参观了一遍,然后选了个房间把衣物放了进去。

    “阿姨,您觉得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添置的,我派人去办。”

    李浮图问道。

    “不用了,我已经很满意了。”

    萧淑摇头一笑,“你们也别跟着我了,忙自己的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毕竟还是病体,折腾了一上午,萧淑的脸上出现了疲乏之色。

    “妈,那你先睡一觉。”

    萧淑点了点头。

    何采薇和李浮图退出了房间。

    何采薇轻轻关上房门。

    “出去转转?”李浮图偏头笑问。

    何采薇点点头嗯了一声。

    大唐一品作为顶级富人区,环境自然不用多提,绿树成荫,百草丰茂,走在小区里面给人一种贴近自然的感觉。

    深深吸了口清新的空气,何采薇长长松了口气,仿佛卸下了一个沉重的担子。

    “现在你应该可以放心了。”

    李浮图走在她身旁,点燃根烟。

    “对啊,我突然觉得,我这辈子都好像没有追求了呢。”

    李浮图哑然失笑,扭过头:“你的追求就这么一点?”

    何采薇看着他,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

    李浮图吸了口烟,摇了摇头。

    对于以前的何采薇而言,母亲平安,估计确实就是她最大的梦想了。

    “采薇……”

    李浮图叫了一声,嘴唇动了动,却不知为何却没再说下去。

    “嗯?”

    何采薇眼眸浮现疑惑之色:“有什么事吗?”

    李浮图吸着烟,“算了,没事。”

    何采薇自然看出了他的口是心非,笑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啊。”

    突然,何采薇脸色凝固,脚步停了下来。

    这次轮到李浮图疑惑了。

    “怎么了?”

    何采薇眼神颤动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母亲好了,你就不想要我了?”

    李浮图哑然。

    “也对,你对我确实也算是仁至义尽……”

    何采薇攥着手,眼眸里已经出现淡淡的水雾。

    见状,李浮图连忙道:“你在胡思乱想什么。”

    “你难道不是想说这件事吗?”

    李浮图刚才的难以启齿明显让敏感的何采薇产生了误会。

    李浮图苦笑着摇摇头,摸了摸何采薇柔顺的发丝:“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

    何采薇咬着唇。

    “我只不过是想问你……”

    李浮图顿了顿,收回手:“你想过你父亲……还活着吗?”

    何采薇眼眸一缩。

    “你为什么会突然提起他?”

    李浮图面不改色。

    “其实也不算突然,从你把那两百万还给我,我就觉得或许你父亲应该还活着,甚至就在离你不远的地方,毕竟以萧阿姨的状况,不可能突然拿出这么一笔钱来。”

    何采薇沉默不语。

    聪慧如她,自然也想到过这个问题,只不过母亲既然不说,她也心照不宣的选择装傻而已。

    “我不恨他没有养育我,但是作为丈夫,母亲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他却不闻不问,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