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岁月静好
    年纪和体重一样,是所有女人的忌讳,无论何种位面的女人都是如此。

    李浮图无所顾忌的直言蔡红鲤即将奔三,蔡红鲤怎能不怒?

    如果不是今天没有穿高跟鞋,蔡红鲤肯定会好好的给某人上上一课,让他学会如何去做一个绅士。

    “你不一样?你结婚了?”

    蔡红鲤咬牙切齿的反问,这个混蛋,枉她记挂了这么多年。

    “我是男人,和蔡学姐不一样,蔡学姐和我比可没有可比性。”

    李浮图悠然道,毫不介意,相反还很享受美人薄怒的异样风情。

    在这里和蔡红鲤‘狭路相逢’,下意识的把他的心境也带回了那段轻狂不羁的年少时光。

    “怎么不一样了?!”

    蔡红鲤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定,犹如汹涌的波涛,她猛的上前一步,似乎非得要李浮图给个明确的说法。

    当年没看出这位学姐本钱居然如此雄厚。

    还真是看走眼了。

    李浮图暗叹一声,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同样朝蔡红鲤跨近了一步,两人差点撞在一起。

    “蔡学姐难道没有听说过男人三十一枝花,女人三十豆腐渣这句话?”

    蔡红鲤这时无暇理会李浮图说了什么,她根本没预料到李浮图会不退反进,出于女人的本能,她连忙后退避免撞上,可猝不及防下,她脚步一个踉跄,凹凸有致的柔软身躯向后倒去,不过好在她及时扶住了墙壁。

    李浮图似乎想把蔡红鲤扶住,可好像也犯了和蔡红鲤一样的错误,脚下一绊,整个人朝蔡红鲤栽了过去,然后不可避免的压在了蔡红鲤的身上。

    顿时芳香扑鼻,暗香浮动,撩拨人心。

    本来已经稳住平衡的蔡红鲤错愕抬头,“你……!”

    如果李浮图这时候来一句‘别说话,吻我’,恐怕相当应景,可是他也不可能傻到去挑战这位校花学姐的忍耐底线,否则到时候真把人惹急了给他一巴掌,那就有点尴尬了。

    此时此刻,他唯一的感觉就是一个字,软。

    他的胸膛正好狠狠的挤压在蔡红鲤的胸上,蔡红鲤那饱满圆润的圣女峰遭受李浮图胸膛的挤压瞬间变了形,隔着两人的衣衫,李浮图可以感觉到那充足的弹性和惊人的尺寸。

    果然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校花学姐,胸中确实藏有沟壑啊。

    而且伴随着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蔡红鲤身上那阵阵荡人心怀的幽香,和吐气如兰的好闻气息一阵阵的袭来,足以让任何男人心神迷醉,难以自拔。

    李浮图微微闭上眼,涌起一种宁愿时间在此刻停顿下来的念头,让他好好体会一下‘岁月静好’。

    蔡红鲤哪料到李浮图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耍出‘饿虎扑食’的把戏?

    她的脸这会红的像染上了胭脂一样,眼眸中波光闪动似乎能滴出水来,不过这时的她伴随着她成熟清丽的气质,美得惊心动魄。

    她感觉自己紧张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这辈子她还从来没和男生有这样亲密的接触,要知道她到现在还连一个正式的男友都没有交往过。

    李浮图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她何尝不是如此。

    那是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温暖味道,不是什么男士香水,宁静祥和,给人一种心安的感觉。

    蔡红鲤身子一阵阵的发软,要不是李浮图扶住她,只怕顷刻间就会瘫软在地。李浮图那强壮的胸膛压在她那羞人之处,也让她意乱情迷,她感觉整个人仿佛都飘了起来,那种感觉又奇怪又让人沉迷。

    她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声音低如蚊呐道:“李浮图,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本性难移,你个大色狼,还不快给我起来!”

    “不好意思学姐,我现在有点腿软,不受自己控制,一时站不起来。”

    李浮图似乎想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努力了一下站起身,却又马上弱不禁风的再一次紧紧压在了蔡红鲤,更是与女人的胸部来了一次更加猛烈的撞击。

    蔡红鲤顿时发出一声骄哼,婉转跌宕,她很快也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不堪,忍住那股酥麻感,强自镇定。

    “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吗!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会腿软!”

    蔡红鲤又羞又怒,贝齿轻咬唇瓣,脸色红的如同夕阳西斜时天边的云彩,娇艳欲滴。

    “你这个色狼!快点给我站起来!”

    “男人也是人,你既然都能腿软,我为什么就不能。”

    李浮图义正言辞。

    好端端的给人沾了这么大的便宜,蔡红鲤气不打一处来,但作为女人,在这种情景下,性别上的天然弱势完全体现出来,她用力推搡着紧贴在身上的男人,却没有起到一丝效果,相反让两人的身体再次摩擦了几下。

    蔡红鲤走投无路之下,只得无可奈何软语哀求道:“好,好,我相信你确实腿软,但你现在赶紧快点站起来好不好,要是一会被人看见了,我恐怕得从这明珠塔上跳下去了。”

    “放心吧学姐,就算是来人了,好像也是我吃亏,想我还是一个处男,今天被学姐你糟蹋了,学姐,你可不能赖账,要对我负责。”

    蔡红鲤闻言一愣,弥漫成熟风情的脸蛋上显现出可爱的呆呆神态。

    不过反很快她就反应过来,眼眸泛着火光,咬牙切齿道:“李浮图,你怎么能这么无耻?!你还是处男?骗鬼去吧!”

    “我本来就是处男,不信你可以检查,我不介意的。”

    李浮图镇定自若道。

    “你……”

    男人的脸皮之厚让蔡红鲤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检查?

    这事怎么检查?

    “你再不站起来,我喊人了!”

    没有办法的蔡红鲤只能厉声威胁,可以李浮图这厮的眼力,哪看不出她的装腔作势。

    她要是真的想呼救,再就喊了。

    就在两人以一种暧昧无比的姿势在那互相僵持不下的时候,这时一阵高跟鞋击地的声音从远处慢慢传过来。

    “糟了,有人来了。”

    这是两人脑海中的第一时间浮现出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