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静静看着自那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已经由男孩成长为男人的李浮图,蔡红鲤仿佛穿过了斑驳时光的帷幕,又看到那个被记忆铭记的午后,在二中图书馆中对她坏笑的少年。

    “你这十年究竟去哪里了?怎么突然就退学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心中跌宕起伏的波澜压下,蔡红鲤脸上挂着柔和的笑容,恰如多年不见的老友再次相逢。

    这么多年的时间过去了,她认为那个少年注定将只能是她青葱年华中的一段不会褪色的回忆,但老天却似乎总爱愚弄世人。

    李浮图嘴角微微上扬,煞有其事道:“出国去了,我觉得国内的教育不足以教导我这样的天才,所以去国外接受先进教育,但学姐放心,万恶的资本主义并没有荼毒到我,我的心仍然是红色的,这不,学成之后我立马回来报效祖国。”

    “你少贫了,我看你是在国外混不下去,所以才不得不跑回来的吧?”

    李浮图的恬不知耻让蔡红鲤忍俊不禁,娇媚的白了他一眼,但她也没有怀疑李浮图给出的这个解释。

    要是有机会的话,估计谁都想要去国外镀镀金,那些富豪权贵家的孩子如果全部进行统计的话估计大多数都是在国外读的书,这与爱不爱国无关,毕竟,谁也不能否认龙国的教育确实存在着比较大的问题。

    想当年,龙国数一数二的两所翘楚学院,华清如花羡云端,京大秋水隔婵娟。被老百姓看作梦中花园,顶礼膜拜的传奇学府,可在如今很多高位者眼里,已经远远不及以往的分量。

    蔡元培先生出掌京大短短三年,便使的死气沉沉的官衙大学一跃成为亚洲一流。梅贻先生进入华清,也把一个留学预科院打造成亚洲名校。但是如今华清京大的世界排名却是如此不堪,不要说挤进前百,就连在亚洲也无法敢说自己名列前茅,国家政府和社会的巨大期望和付出却换来如同臃肿发福中年人的下场,这就象是一个优秀的登山者驻足于山腰而流连沉迷,忘记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外人骂,那是彻彻底底的不屑加鄙夷,而国人骂,却象征着他们怒其不争的可悲心态。如果国内有更好的选择,谁又想将自己的子女送到外国他乡接受异国人的教育。

    蔡红鲤自己也是高中读完便出国了,拿到麻省理工商业管理学位才回国。

    “学姐,你觉得像我这样的精英,会在国外混不下去?”

    李浮图道:“你也太看不起人了,实话告诉你,我在国外的时候,有七八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抢着聘请我,可是全被我拒绝了……”

    “呦,还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吃香?”

    某人面不改色,“那是当然。”

    蔡红鲤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没和他继续瞎扯,兴师问罪道:“你怎么走的时候一点消息都没有?怎么说我们都算是朋友吧?”

    “朋友之间分别的时候至少也应该要告别一声,你这么一声不吭的就离开未免也太没有将我这个学姐放在心上了。”

    李浮图摸了摸鼻梁,面露苦笑。

    他和蔡红鲤,如果真要算的话应该就只真正见过一面。

    见过一面的人,走的时候有必要专门去支会一声?

    再者说,以当年的情况,他哪里还有功夫想起去和这个校花学姐告别。

    “我的错,确实是我的错,那时候走的匆忙,学姐大人有大量,想必应该不会和我多做计较。”

    李浮图故作姿态,连连道歉。

    “你少拿这种话来激我。”

    话虽这么说,但李浮图摆出这种姿态,蔡红鲤也没法再追究,转而打趣道:“在国外潇洒了十年,有没有为国争光泡几个外国美女?”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对李浮图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单凭他有着宋洛神那等女友当初还与她口花花便可见这男人骨子里的风流肠子。

    “唉,别提了。”

    李浮图苦大仇深的叹了口气,“那些外国妞一个个威猛似虎,只喜欢魁梧强壮的猛男,哪里会看得上我这种没几两肌肉的男人。”

    “我这十年,过得可是生不如死的苦行僧般的生活啊。”

    蔡红鲤噗嗤一笑:“好了,你就没必要在我面前装了,我还不了解你么,以你的本事,还会有追不到手的女人,我可是深深记得当初你可是勇猛得三两下便摧枯拉朽般撂翻了七八个男生,也不见得比那些虚有其表得外国男人差多少。”

    李浮图诧异的挑挑眉,差点脱口而出道:美女,咱们莫非真的很熟么?

    还好他及时忍住了,要不然绝对会得把这位阔别多年的美艳学姐给彻底得罪说不定给他一耳光后掉头就走。

    不过有一点他确实没想到,当年在二中没呆多久,居然就给这位校花学姐留下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我看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吧?”

    蔡红鲤笑道:“有宋学妹那么出众的恋人,你看不上国外的那些女人,也很正常。”

    李浮图淡淡一笑,“都是过去的事了。”

    蔡红鲤不知为何,也没有深入下去。

    “蔡学姐,光说我的事干什么,你呢?”

    “我怎么?”

    李浮图问道:“结婚没?有孩子了吗?”

    蔡红鲤这下是彻底相信这家伙是跑到国外深造去了,恐怕只有西方的教育才会让人如此直白。

    “李浮图,你不觉得你这么问一个女士有点不太礼貌吗?”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不礼貌的?”

    李浮图一本正经。

    蔡红鲤无话可说,沉默半饷,憋出一句:“没有!”

    “是没孩子还是没结婚?”

    蔡红鲤眼角抽搐,强忍住掉头就走的冲动,把手扬起在李浮图面前晃了晃。

    无名指上没有戒指。

    某人见状轻叹了口:“学姐居然到现在都还没结婚,真是让人意外啊,我还以为你孩子都应该会打酱油了呢,算一算,过不了几年,学姐就应该三十岁了吧?”

    蔡红鲤此刻脖子上青筋跳动,想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