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那一段青葱岁月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你白头到老。

    有的人,是拿来帮你成长的;有的人,是拿来一起生活的;而有的人,是拿来一辈子怀念的。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这么一个人,遥远的爱着。这辈子也许无法在一起,也许都没有说过几句话,也没有一起吃饭看电影,可是就是这个遥远的人支撑了青春里最重要,最灿烂的那些日子。以至于让以后的我们想起来,没有遗憾后悔,只有暖暖的回忆。

    蔡红鲤浅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光中荡漾着她自己也许都没有察觉的淡淡柔情,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感慨,还有一丝缅怀。

    她依稀记得第一次与这个男人见面,是遥远的十年之前。

    那是在二中的操场上,这个刚入学的高一新生长着一张让眼界甚高的她都认为是专门用来祸害女孩的俊朗脸庞,特别他那双狭长的眸子,仿佛有无穷的魔力让人不禁就想要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当时这个高一学弟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入学的新生,简直可以说是桀骜不驯胆大包天,才开学没多久,一个人就在足球场上和一群正在踢足球的高二学生发生了冲突,她当时正在塑胶跑道上散步,正好目睹了事情的经过。

    见双方出现口角,她担心人单势孤的少年被欺负的太凄惨,当时就想要上去劝说。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打算迈步上前的蔡红鲤当场怔忡在了原地。

    看起来并不显多么强壮的少年嘴角噙着让她的心砰然跳动的弧度,以摧枯拉朽之势轻而易举将七八名高二的学生给撂翻,震惊了当时在操场上的不少人。

    后来,她打听到那个少年的名字,李浮图。和他牵扯在一起的还有另一个女孩的名字,宋洛神。

    也就是这个叫宋洛神的女孩,将她稳坐三年的校花头衔给一举抢走。

    女孩都有比较心,即使对自己的人生道路有着清晰规划每一阶段都有着明确目标的蔡红鲤也不例外。

    当知道自己被一个才入学的高一女孩从容貌上打败时,虽然表面上表现出没有多少在意,但她装作不经意间还是与那个叫宋洛神的女孩儿“巧遇”过。

    当时名叫宋洛神的女孩就亲密的挽着她在那个足球场上见到过的那名不羁少年,轻描淡写的与她擦肩而过。

    的确,见过了女孩后,她承认自己输得不冤,她蔡红鲤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但是不受她控制的是,她心中突然涌起了对那名少年的强烈好奇。

    他究竟有何德何能,能够征服比她蔡红鲤还要出色的女孩儿?

    自那以后,在足球场上撂翻一伙人的不羁少年的脸庞就时常不由自主浮现在她的脑海中,特别是每当想起他嘴角那抹邪魅的弧度,蔡红鲤诧异发觉自己的心跳就会情不自禁的加速变快,脸上更是泛起热腾腾的感觉。这种感觉对她而言可是从来没有体会过的。

    鬼使神差之下,她居然如同着了魔一般,开始不由自主去关心那个少年的一举一动,果不其然与她预料中的一样,她当初在操场上,便知道他不是安分守己的乖乖好学生。

    她最终摸透了少年的行踪习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特意第一次撒谎请假在图书馆第三次“巧遇”了逃课是家常便饭的少年。

    当时李浮图正趴在桌子上看《小窗幽记》,比起课堂上那些照本宣科的老学究,他还是喜欢这种自由自在的氛围,整个图书馆浏览区只有他一个人,高中意味着忙忙碌碌写不完的作业和上不完的课,可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他这样有闲情逸致。

    当他看到《卷八奇》的开场白时,突然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柔若莺歌,沁透人心。

    “佞佛若可仟罪,则行管无权;寻仙若可延年,则上帝无主。达士尽奇在我,至诚贵于自然……”

    李浮图诧异转头,闯入视线的是一张光艳动人的俏丽面孔。

    美妞,绝对是不可多得的美妞!

    年少轻狂的放纵时期,李浮图自然不是一个墨守成规的三好学生,脸上摆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和不请自来的女孩套近乎时,他突然皱起眉头,发觉这个女孩有些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同学,你也看过这本书?”

    少年老成的李浮图很自然将那抹疑惑压抑在了心里,脸上不动声色嘴角浮现起一丝恰到好处的弧度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打蛇上棍顺势借机和女孩攀谈起来。

    “嘴上一套心里一套很正常,人心叵测,信佛的不见的真慈悲为怀,一些都是用丑陋的伪装来蒙蔽世人的眼睛,而真正通达的人言行举止肯定不会违背了自己真实的意愿,顺其自然才是真的豁达。”女孩蹁跹走近,毫不见外的坐在了李浮图的身边,歪着脑袋巧笑倩兮看着他。

    “我叫蔡红鲤,我知道你叫李浮图。我们见过。”

    李浮图一愣,随即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女孩,这美妞可不按照常理出牌啊,怎么自己还没有开腔发挥口才套话,自己就这么直接的自爆了家门呢。

    这可与他设想中的剧本不同呐。

    “噢?”李浮图脸上摆出恰到好处的疑惑,皱着英挺的眉毛道:“我们在哪里见过?以你这种漂亮的女孩儿,如果真的碰到过我怎么都会有印象的。”

    少年隐晦的夸奖智商惊人的她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更何况她以往没少经历男生的表白,什么样的华丽辞藻她没有听过,可是眼前少年一句简简单单的漂亮,却让她脸蛋不禁浮现起两朵酡红,更是让她下意识白了少年一眼,这种亲密的动作别提对男生,即使对她的同性朋友都没有做过。

    眸光泛动,眼波流转,二八芳华,正是一个女子最青春正茂的花样年纪呐。

    “第一次是在操场上,你正忙着和一群高二学

    生打架当然顾不得注意我,第二次你和你女朋友在一起,眼中当然更不可能有其他女孩了。”

    经女孩一提醒,李浮图想起当时好像确实有那么一个女孩在一边,可是当着女孩的面他可不会承认自己忽略了她的存在,这种低级错误是不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更加不会提及女友宋洛神,在一个女孩面前提起另一个甚至更加优秀的女孩,那不是找抽么。

    “你看见我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现在还敢和我坐在一起?”

    李浮图板起脸,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却引来女孩的噗嗤一笑,如百花齐放,须弥间便明媚了这个午后。

    “这有什么不敢的,再说当时我看到了,是他们先用球踢到了你还气势凌人,确实是他们不对。”

    说到这里女孩突然带着如同探询宝藏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浮图。

    “真看不出来你的身手居然那么好,居然三两下就把那些人打趴在地了,那些人真是一群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底气在学校里整天仗势欺负人。”

    李浮图此时身高一米七三,身材也不是那种肌肉发达的魁梧猛男,萧纤纾又看不到他隐藏在文雅外表下长年锻炼出来的匀称肌肉,自然而然只能将那群以多欺少还惨遭人血虐的高二学生当成了没有一点本事的软骨头。

    照理说被一个如此出众的美妞夸耀自己身手牛逼,一个处于青葱岁月中的少年本应该洋洋自得,可是李浮图这厮没有,他斯文一笑,饶有意味道:“蔡学姐今天莫非是专程来找我的么?”

    经过这段时间,他总算是想起这个美妞在二中的独特地位了,眼前这位高三的学姐在宋洛神来之前是当之无愧的校花,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无数男生心目中的宠儿。二中的学生没有没听说过蔡红鲤大名的,李浮图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既然宋洛神能够将蔡红鲤比下去,他对二中前任校花的兴趣也就没有那么大了。不过既然今天在这里碰上,也不妨碍他调戏调戏这美妞,年纪虽小但胸襟却惊人阔达的宋洛神是不介意他有时候打打野食的。

    现在是前不见周一后不见周五的周三下午,处于炼狱高三的蔡红鲤是没可能有空闲时间跑来图书馆的,而且看她这模样明显也不是不满足于课堂的知识来充充电,完全是让奔着自己来的。

    李浮图纳闷了,自己在这学校刚来没多长日子,也没来得及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平时也比较低调,莫非他的帅已经达到了即使不刻意去张扬也能倾倒校花级女孩的地步了么?

    蔡红鲤当然不知道眼前这少年心中骚包的想法,被少年戳破自己来此的目的后脸上不禁透露出隐隐的红晕,如午后校园斑驳香樟路上洒落的红花,不自觉间沁透人的心灵。

    她弱弱的低下头,没有说话。

    李浮图似笑非笑,“听说蔡学姐一向都是独来独往,拒人于千里之外,怎么今儿个我发现与传言不符啊。”

    蔡红鲤似乎察觉到自己面前这位是小了自己两届的小学弟,自己作为大学姐不应该如此丢人,暗自提醒自己给自己鼓气打劲,抬起头白了少年一眼,娇嗔道:“你也知道是传言,那都是一些无聊的人瞎传的,我可没他们说的那么冷漠。”

    “我看也是。”

    李浮图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眼中闪动着促狭的神色,手指轻敲桌面慢条斯理道:“他们都说蔡学姐是一朵遗世独立白莲花,我看完全不对,蔡学姐应该是一朵朝阳生长的向日葵。”

    “向日癸?”蔡红鲤微微瞪大眸子,盯着少年眼中泛动着好奇的神色。

    李浮图强忍着笑意,咳嗽一声后一本正经道:“热情而又奔放。”

    被小学弟如此调戏,蔡红鲤顿时羞不可耐,恼羞成怒,紧张的看了看空荡荡的周围,丝毫不顾及男女授受不亲和自己多年清高冷傲的形象跳向满嘴口花花的少年伸手赶紧捂住他的嘴,嗔怒道:“谁热情?!谁奔放了?!你别在这里乱说话!”

    李浮图也不进行任何反抗,睁大一双幽深而邪魅的狭长眼睛看着近在眼前小脸羞红的学姐,眼神似笑非笑。

    蔡红鲤有些诧异这个刺头学弟此刻居然异于平常的乖巧,转移目光审视了一下两人此时的状态,恍然发现此时两人的姿势实在太过于暧昧了,自己双腿抵靠在少年的大腿上,一只手托住少年的后脑勺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如果有人从少年后面看完全就像是她坐在他的身上一般。

    发现这一点后,蔡红鲤惊叫一声像触电一样连忙跳离李浮图的身边,没脸见人的害羞的趴在自己桌上半天也不敢抬头。

    李浮图揉搓了一下俊朗的脸庞,耸耸肩,眼神满是无辜。

    这是一对少男少女生命中第一次正式的接触,李浮图也许是知道少女太害羞了估计一时间不敢再见他后,也没有再多过调戏,点到为止,颇为善解女儿心的他轻轻起身,走出图书馆。

    在他离开后,将羞红的小脸埋在桌面上的蔡红鲤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先是看了眼少年遗留在桌面上的《小窗幽记》,随即转头看着给她带来从未有过的感情泛起异样情怀的少年的修长身影缓缓消失在图书馆门外,微波荡漾的眼眸中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迷离色彩。

    有一种感情叫“暗恋”,它真的可以在很早前就埋在心里,然后很久很久。

    蔡红鲤原以为自己和那个少年的故事应该会继续下去才对,可是不久之后她便发现少年似乎只是出现在她生命中的一道惊鸿,只是一闪而过,随即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消失的无声无息,彻彻底底。

    她也原以为自己心底的那丝悸动只是有人在自己心海里不轻易扔下了一粒石子,泛起的波澜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趋于平静,可是她诧异的发现,在少年消失后的日子里,她还是会在偶然的某个瞬间不经意想起他。

    嘴角柔和,怅然若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