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误会
    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虽然还没有露馅,但何采薇明显已经开始被苏媛几女怀疑起来。

    当然,对于这一切,李浮图同志还一无所知。

    回到大唐一品,他把车开进地下车库,正打算通过地下电梯上楼,却与就住在他楼上的那位芳邻碰了个正着。

    对方也有些意外,驻足笑着开口:“才回来?”

    李浮图点点头,目光移到了杨雨晴身边。

    他现在和这位东海知名的美少妇不算陌生了,可还是头一次看到对方身边跟了一位男人。

    而且看情况,两人才从家里出来。

    “想必这位就是杨小姐先生了吧?你好,我叫李浮图,住在杨小姐楼下。”

    他主动伸出手,态度客气而友善,仿佛之前和人家老婆短信**以及单独喝酒的事从未发生过。

    听到他的开场白,杨雨晴愣了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解释。

    她身边那位卓尔不群的男人也似乎没料到李浮图会如此认为,同样怔了片刻,继而才笑着伸出手,“李先生,久仰大名,没想到你和嫂子居然是邻居。”

    嫂、嫂子?

    先入为主的某人脸色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他同对方握了握手:“抱歉,我还以为……”

    “你这人,情况都没弄清楚就乱说话。”

    杨雨晴娇媚的瞪了李浮图一眼,语气根本不像是普通邻居。

    称她为嫂子的那个男人收回手,笑道:“李先生没有见过步哥,会误会也很正常,自我介绍一下,易辰,和嫂子很早就认识了。”

    从言谈举止,这个易辰看起来是一个很正派的人物,也挺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杨雨晴也没再追究,笑问道:“我和小辰打算出去吃点东西,一起吗?”

    “我才吃过,就算了。”

    李浮图摇摇头。

    “那好吧,那我们就先走了。”

    要是单独碰到,杨雨晴恐怕不会轻易放过某人,可此刻她没有纠缠,与李浮图擦身而过,和易辰坐上了她那辆帕拉梅拉。

    李浮图回头看了眼,然后走进了电梯。

    “没想到嫂子和他居然是邻居,嫂子怎么没告诉我?”

    易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很自然的让杨雨晴开车,此举虽然有点不太绅士,但以两人的关系,也不用有这么多的客套。

    虽然称不上两小无猜,但他和杨雨晴读书的时候就认识,只不过他要比杨雨晴小两届,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断联系。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说的。”

    杨雨晴笑了笑,随即有些奇怪的问道:“你认识他?”

    “有过一面之缘。”

    “你和他见过?”

    杨雨晴不解道:“那他怎么不认识你?还误会你是我……丈夫。”

    说到这,杨雨晴仍然有点忍俊不禁。

    “我见过他,他没见过我。”

    易辰笑了笑。

    “究竟怎么回事?”杨雨晴越发变得好奇起来。

    易辰也没卖关子,扭头看了眼自己一路目睹从青涩化为成熟的容颜,“豪庭的事,想必嫂子也听说了吧?”

    杨雨晴点点头,轻叹道:“宋氏大小姐移情别恋,多轰动的新闻?现在外面都传遍了。”

    “当晚我就和庞厉在一起。”

    杨雨晴一怔,随即皱起眉:“那……”

    易辰知道她想说什么,笑道:“嫂子放心,我只是开始和庞厉在一起,当他和宋洛神起冲突的时候,我并没有在场。”

    “在豪庭门口,我们就碰到了宋氏大小姐和住在嫂子你楼下的那位,只不过当时我坐在车里,他们并没有看到我。”

    杨雨晴这才恍然,但眉头却并没有舒缓:“以庞厉的个性,他碰到宋洛神那样的女人,肯定会见色起意,你既然认出了她,怎么不提醒庞厉?”

    如果在最开始的时候,易辰如果出声提醒,哪怕庞厉再如何色胆包天,恐怕也不敢对宋洛神起什么心思,可是易辰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找了个借口脱离了庞厉三人。

    豪庭事件,他看似完全像个不在场的人,哪怕李浮图都不知道庞厉是四个人来得豪庭,可在某种意义上,易辰却在暗中主导了这场冲突的发生。

    “我为什么要提醒?”

    易辰平淡笑道:“我和庞厉只不过是逢场作戏,很单纯的酒肉朋友而已,他既然想找死,我又何必要拦着他。”

    豪庭事件,可以说把庞厉从高处直接推到了深渊里,不仅自己身陷囫囵,而且直接导致了父亲庞天云的惨死。

    这一切就像是一副塔罗牌,如果不是易辰的装聋作哑,恐怕后续的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从这件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有时候杀人,确实不需要亲自动手,甚至都不用说话。

    “你可真坏。”

    杨雨晴摇头一笑,把车发动。

    “我哪里算坏,要是我真的够坏的话……”

    说到一半,易辰突然停了下来,没再继续说下去,转而道:“嫂子,你现在和步哥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还是老样子呗。”

    杨雨晴把车驶出地下车库,轻笑道:“我和他估计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平淡如水,相敬如宾,不过这样也好,总好过像寻常夫妻那样三天两头的红眼吵架。”

    “步哥那性格确实就是如此,嫂子你可以和他好好沟通一下。”

    “沟通?”

    杨雨晴笑容扩大,“你又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一年回不来两回,哪怕我想去看他,恐怕还得提前发出申请,面都见不到,哪来得沟通?你总不会觉得在电话里能够谈的清楚吧?”

    易辰沉默片刻,“嫂子,你怪我吗?”

    杨雨晴偏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我为什么要怪你?”

    “如果我当初……”

    杨雨晴不等他说完就将之打断,神色变得有些认真起来:“小辰,你已经不是当初的少年了,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想通过来?”

    “可是嫂子,你现在过得如此不幸福……”

    “这就是我的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杨雨晴眼神平静,轻声道:“你叫我嫂子,我也一直把你当作弟弟,而且我也一直很珍惜我们之间的这段姐弟情谊,我想你应该也是如此。”

    易辰攥着手,沉默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