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缘分未尽
    如今的江湖,虽然早已不讲究义字当先那一套,但不管这世道现实到何种地步,终究还是有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

    而赵武的做法,无疑突破了底线。

    野心勃勃不是一件坏事,相反还说明有上进心,有锐气,可睡自己大哥女人,踩着自己大哥的尸体往上爬,这样的无耻之徒,绝对人人得而诛之。

    中年男子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赵武的下场,看到他死无全尸,神色没有任何意外,只是有点感慨。

    可恨之人确有可怜之处。在场的没有一个傻子,这赵武打的什么算盘,并不难猜,只是他一门心思的想着借刀杀人,为何就没有考虑过最后这把刀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李浮图执掌战国,也是为人上者的人物,赵武确实帮了他的忙没错,可他要是放任赵武就这么离开,岂不是无声向卢克这些人昭示着他纵容这种吃里扒外弑主求荣的行为?那以后卢克等人会不会也会效仿赵武衍生出不臣之心?

    无关阵营,没有一个上位者会容忍这种行为。

    从赵武对庞天云掏出屠刀的时候,其实也把他自己逼上了死路。

    “李少,你这算不算恩将仇报?再怎么说,他也算是帮了你。”

    中年男子轻叹着从赵武的尸体上移开了目光,到了现在,参与到绑架顾倾城的人员里,活着的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可即使孤身一人处于绝境,他仍然没有任何惊慌恐惧之色,如果他不是在演戏伪装的话,那这份心态强大的确实是令人发指。

    “像这种薄恩寡义狼子野心的人,根本死不足惜!”

    卢克看着赵武的尸体,似乎很是不齿。

    李浮图没多看赵武一眼,“你还有后招吗?”

    “怎么?李少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中年男子掐住顾倾城的脖子,“虽然庞天云他们都死了,但最关键的人还在我手里,李少,你真的不在乎顾小姐性命吗?”

    如果李浮图真是那种冷血无情视女人如衣物的枭雄的话,那犹如瓮中之鳖的中年男子肯定死定了,但是很显然,李浮图还做不到那般冷酷,不可能无视顾倾城的性命安危。

    “你应该也很清楚现在的处境,倾城在你手里我确实不敢动你,可你也不可能跑的掉。”

    李浮图脱掉染血的外衣,随手扔在地上,正好把最先被爆头的那个可怜蛋的尸体给盖住,“说吧,你究竟是什么人?是和我有仇?还是和顾家有仇?”

    “你猜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眼中的玩味与此刻血流满地宛如炼狱般的场景格格不入。

    卢克有些愣神,这哪里像一个身陷绝境的人应有的语气?

    李浮图笑了笑。

    虽然很镇定从容,但中年男子似乎也知道僵持下去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和李浮图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后,他挟持着顾倾城,利用顾倾城当成人体屏障将自己的身体完全挡住,不给外面的狙击手任何放冷枪的机会,然后一步步,踱向阳台。

    阳台上同样狼藉一片,到处都是玻璃残渣,被鞋踩上,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那一片到地的落地玻璃已经被彻底轰碎。

    “那位狙击手,应该是在对面楼上的天台吧。”

    中年男子挟持着顾倾城站在阳台上,眯着眼朝十一单元的天台望去。

    子弹破空声没再响起,明显是顾忌到被当作挡箭牌的顾倾城。

    “这里是五楼,十多米高,你难道还想从这里跳下去不成?”

    见对方退到阳台,卢克冷笑不已。

    “我当然不会这么傻,不过还是多谢提醒。”

    中年男子很客气,然后看向李浮图,眼中异彩闪烁。

    “记住,我叫教导主任。”

    话音未落,他猛然把顾倾城一把推开,然后朝玻璃破碎后所形成的真空区纵身一跃。

    十五六米的高度,就这么跳下去,多半摔成肉饼。

    这厮疯了不成?!

    卢克神情一滞,然后迅速冲了过去。

    李浮图比他更快,眨眼就来到阳台,把扑过来的顾倾城搂在怀里,然后往外望去。

    那个中年男子这么做,自然不是自杀求死,只见他冲出阳台后,腰间‘嗖’的一声射出一条泛着金属光泽的黑色线状物,直接扎进对面十一单元的楼体,然后把他的整个身体迅速拉了过去,看起来,就像个蜘蛛侠一般。

    其实这种伸缩绳并不罕见,特种部队都有装备,而且有时在影视片里都能够碰到,只是卢克自然想不到对方会随身佩戴这种玩意。

    “妈旳!”

    暗骂一声,卢克怒声道:“不能让他就这么跑了,给我追!”

    他自然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也没有装备让他玩出空中飞人的花哨操作,只能带着几名手下迅速转身下楼,那名扶着艾莲的猛男自然留了下来。

    教导主任?

    这样称谓确实无比怪异。

    注视着对方窜进十一单元的楼道,李浮图将目光收回,看向埋头在自己怀里的顾倾城。

    犹豫了下,他手掌抚上女孩柔嫩的玉背,轻柔的拍了拍:“没事了。”

    “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没事了。”

    她双手紧紧环抱着男人的腰,把头靠在李浮图的胸膛上,语气里终于出现了一丝很容易察觉的颤音:“我不怕死,但我怕自己变得不干净。”

    当那个中年人以艾莲为威胁逼她喝下那杯药水时,顾倾城真的已经濒临崩溃。

    可就是那个时候,李浮图带着人,如神兵天降般出现,把她从深渊边上拉了回来,这种恩情,哪怕萍水相逢的陌生人,恐怕都会感激涕零,更何况早就对李浮图芳心暗许的顾倾城。

    在那一刻,顾倾城觉得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这个男人就是上天为自己选定的真命天子。

    李浮图柔声道:“都过去了。”

    顾倾城从他怀里缓缓抬起头,“我以为我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

    如果李浮图没有及时赶到,哪怕中年男子不会下杀手,可受到玷污之后,以顾倾城的个性,也肯定不会苟活于世。

    “这说明我们缘分未尽,不是吗?”

    李浮图温声笑道,他只是为了安慰顾倾城,可殊不知自己的一句话,让顾倾城经历了一波三折后早已汹涌的情绪彻底决堤。

    在满地血腥之中,一个女孩儿怔怔的望着笑意温醇的男子,然后猛然踮起脚,坚决而义无反顾的朝男人吻去。

    李浮图瞳孔放大。

    扶着艾莲的那个猛男眼皮一跳,连忙挪开目光,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被李浮图一掌劈晕过去的艾莲妹纸终于悠悠转醒,正巧看到顾倾城搂着男人的脖子主动伸出香舌的一幕。

    她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