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营救行动
    庞天云最终还是拿走了那张照片。

    他自然不是相信什么狗屁的绅士的品格,而是确实正如对方所说,现在这个时候,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并且庞天云还很清楚。

    时间紧迫。

    因为警备区的独立性,他花了无数时间精力金钱搭建起来的官面上的关系完全失去了用处,他现在和瞎子聋子几乎没什么区别,他不知道庞厉在里面遭受着什么。

    如果庞厉坚持不住把之前的罪行都招了,那一切都无法挽回。

    走出咖啡馆,庞天云就给自己的心腹打去电话,等他回到自己别墅的时候,他最信赖的四个手下都已经赶到。

    “昨晚发生了什么,想必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庞天云早年就是东海道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为人也很有眼光或者说远见,当燕东来来东海摆出要和永兴分庭抗礼的架势后,在本土一众观望的大哥之中,他第一个投效了燕东来。

    放着好端端的大哥不做,跑去给人当马前卒,他的行为当时让很多人不理解,但是事实证明他的选择十分明智。

    随着燕东来的地位稳固,他也跟着水涨船高,成就了如今无人不知的天地玄黄,比当初偏安一偶的小头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虽然因为燕东来他才有今天,但庞天云并不觉得自己欠燕东来什么,燕东来能获得东海王的殊荣,他也在其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身上有两道六公分长的刀疤,就是当年拼杀中为燕东来挡刀留下的。

    这么多年来,他和燕东来之间相处的也还算融洽,但豪庭这件事,燕东来淡漠的反应让他不禁感到心寒。

    也对,这年头揣着脑袋行走江湖,哪还如以前那样为了义气,图的都他妈是利益二字,

    做人,还得靠自己。

    听到庞天云的话,他的几个肱骨心腹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庞哥,现在外面都在传这件事,不知道……庞少现在怎么样了?”

    名叫赵武的男子谨慎的开口问道,身材有些干瘦,小眼睛,看起来就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

    “不清楚。”

    因为都是跟了自己多年的心腹,庞天云并没有隐瞒,低沉道:“阿厉被抓进了警备区,官面上的关系都失去了作用,他现在情况怎么样,我一无所知。”

    “庞哥,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你说有没有大事?没听外面怎么传吗?说庞少是恐怖分子,你知道什么是恐怖分子吗?拉登你知道吧?人家玩的都是颠覆国家政权的那一套,那就是恐怖分子,比起人家,我们这样的简直是小儿过家家……”

    名叫猛子的汉子喋喋不休,长得人高马大,在几人中最为突出,似乎也没多少心机。

    赵武皱眉:“猛子!”

    猛子也似乎意识到了说错了话,讪讪的闭上了嘴。

    “庞哥,你找我们来,是不是有事安排我们去做?”

    赵武扭头对庞厉道,确实很聪明。

    庞天云眼神眯起,“阿厉是我儿子,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落难不管不顾。”

    庞天云的意思很明显的,走江湖这条路,至今没被人玩死,能喝最好的酒在最顶级的场子里玩最标志的女人,在场的无疑都是聪明人,立即表态:“请庞哥吩咐,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现在别人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自己,我已经找到了营救阿厉的办法,需要各位去完成。”

    “庞哥,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去冲击警备……”

    一爷们下意识开口,赵武几人同时愣神,随即朝庞天云看去。

    老大不会真打算让他们带人去抢人吧?

    他们虽然个个敢打敢拼,但也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这么做,完全就是死路一条,到时候庞少是假的,可他们恐怕会沦为名副其实的恐怖分子了。

    儿子危在旦夕,做老子的疯狂失去理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几人不禁忐忑起来,所谓的忠诚,还没到让他们白白去送命的地步。

    “放心,你们几个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让你们送死。”

    赵武松了口气,低声道:“那庞哥的意思是……”

    庞天云从口袋里把那张照片拿了出来,递给赵武,面无表情道:“无论用什么办法,把她给我带回来。”

    赵武接过照片,低头看去,不禁有些愣神,他周围的猛子等人同样如此。

    “庞哥,营救庞少……和她有什么关系?”

    赵武的话问出了几人心头共同的疑问。

    庞天云没有多做解释。

    “按照我吩咐的做就是,事成之后,我会给各位一笔丰富的奖励。”

    “庞哥客气了,能为庞哥解忧,是我等的荣誉。”

    庞天云笑了笑,摆了摆手。

    赵武等人拿着照片,躬身告退,只不过转身的时候,赵武眼中闪烁,不留痕迹朝二楼栏杆处看了眼。

    赵武几人走后,一道身影从楼梯处走了下来,嗓音娇媚:“天云,阿厉究竟怎么了?事情很严重吗?”

    她摇曳生姿的走到庞天云身边,一股充满魅惑力的香风顿时弥漫开来。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穿着一身性感的吊带连衣裙搭配上微卷的头发,给人十足的女人味,连衣裙中长款的样式显得腿部的线条更加的修长纤细,或许是保养得当的原因,她白皙的脸蛋儿看起来似乎比庞厉还要小,眼角微微的上挑,让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股子狐媚。

    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床的女人。

    她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自然不是什么小三二奶,她是庞天云正妻。

    庞天云的原配也就是庞厉的母亲,因为受他连累早早死于非命,有钱有势的男人续弦,找个年轻貌美点的,自然无可厚非。不过就是不知道庞天云已经年过五十的年纪,还能不能满足这个正处于肥沃期的年轻妻子?

    “不该问的事,不要多问!”

    在水晶宫门口积攒了一肚子怨气的庞天云一把拉过妻子,把她充满活力的身体蛮横的推到沙发上,然后直接暴戾的撕裂了她身上的高档连衣裙压了上去。

    “嗯~轻一点……”

    女人很有做大哥女人的觉悟,没有任何反抗,任由男人在自己身上发泄,嘴里不断发出能满足男人征服感的娇吟声。

    跌宕起伏。

    婉转动听。

    只不过反差强烈的是,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眸里,却并没有太大的波动,甚至嘴角还勾勒出一缕讥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