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虎毒不食子
    使出阴险栽赃的毒计陷害对方,被发觉然后打算暴力强抢对方女伴,现在居然还想让对方帮忙求情?

    如果说这话的不是庞天云,黄明毅都忍不住要破口大骂了。

    这他妈简直太没脸没皮了点。

    金玄嘴角抽了抽,也不再说话了。

    他见过李浮图,在民以食为天,当时李浮图表现平和,没什么锋芒,可直到现在金玄才终于明白燕哥为什么始终对对方青眼有加。

    那个年轻人,恐怕来头不小啊。

    “庞哥,你不觉得你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了吗?”

    燕东来脸色终于变得有些生硬起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想必你也已经调查清楚,庞厉垂涎于宋小姐姿色,横生歹心,本来对方都没有计较的心思,可庞厉却不依不饶,才让事情发展到如此田地,说他一句自作自受,不算过分吧?我哪有脸面去找李老弟求情?!”

    庞天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眼中有愤怒,有羞愧,有痛恨,不一而足,异常复杂,

    半饷后,他攥着手,深吸了口气:“东来,我从来没有拜托过你什么,这次就当我求你了,行吗?”

    燕东来眼神一凝,沉默半饷,终究还是考虑到了多年一起打拼的情分,“这个电话我可以打,但是结果我无法保证。”

    “谢谢。”庞天云点点头。

    燕东来挥了挥手,很快一个猛男送来了手机。

    当着庞天云三人的面,燕东来缓缓拨通了李浮图的电话。

    “李老弟,没打扰你休息吧?”

    “没有,燕老哥有事?”李浮图的语气听起来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

    燕东来犹豫了下,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有些不自然的道:“是这样,昨晚在豪庭的事,我也听说了,李老弟,我感到十分抱歉……”

    “燕哥,不关你的事。”

    李浮图轻轻一笑:“燕哥应该是还有别的话要说吧?”

    燕东来看了眼正紧张听着他与李浮图通话的庞天云,苦笑愈浓。

    “……李老弟,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了,那个庞厉,就是昨晚和你们发生矛盾的人,是我兄弟的儿子,我觉得,他这次应该是受到教训了,惩戒一番,让他吃点苦头是应该的,可李老弟,你看能不能过段时间……”

    燕东来语气难得的透出一缕尴尬,他嘴唇动了动,剩下的话实在是没脸再说下去。

    他话没说完,可李浮图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燕老哥,这事我恐怕帮不了你。”

    燕东来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人不是我抓的,我和那种人物也说不上话,对方也不可能给我面子,燕老哥,抱歉了。”

    李浮图只字没提宋洛神,燕东来也没问,李浮图的态度已经表示得很清楚,再继续说下去那就是自取其辱了。

    “是我冒昧了。”

    寒暄了几句,燕东来就挂断了电话。

    “庞哥,你都听到了,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庞厉这次事情做的太不留余地了点。”

    “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庞天云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有些绝望。

    黄明毅点燃根烟,“庞哥,除非你能说服宋小姐。”

    虽然这的确是个办法,但黄明毅自己也清楚,这个办法几乎不可能行得通。

    可就像是溺水状态下的人,哪怕是根稻草,恐怕都会紧紧抓住。

    庞天云眼神沉凝,立即站起了身。

    “庞哥,你想干什么?”燕东来皱眉。

    “我去求宋小姐。”

    金玄一怔,看了眼同样也有些愣神的黄明毅,连忙道:“庞哥,你别听他的,宋小姐现在恐怕还在气头上,你现在去找她,根本没有一点作用,相反可能会怕让她更加愤怒,把自己给搭进去。”

    几个在东海称得上呼风唤雨的江湖老大,在宋氏这座大山下,几乎都没有任何反抗之心。

    “我知道机会很渺茫,但终究还是要试上一试。”

    庞天云言罢就往外走去。

    “燕哥,不拦着?”金玄回头。

    燕东来摇摇头,看着庞天云的背影,轻叹道:“虎毒不食子啊,他为了自己的儿子,我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他?”

    金玄和黄明毅对视一眼,默然不语。

    ……

    庞天云没带一个马仔,一个人单独来到水晶宫大酒店。

    他不知道宋洛神的房间,也没有去询问前台的意思,深秋的阳光柔和,在人来人往的水晶宫大酒店门口,这位赫赫有名的江湖老大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跪倒在地。

    过往人全部愣神。

    随即议论声此起彼伏般响起。

    庞天云无视周围的指指点点,望着水晶宫大门,犹如一尊雕塑般,一动不动。

    十分钟。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水晶宫方面似乎没有发现大门口的场景,对跪在地上的庞天云不闻不问。

    两个小时过去,宋洛神的身影终于出现,周围跟着八名黑衣保镖,排场惊人。

    她从酒店走出,在保镖的拥簇下正打算上车,一道喊声突然响起。

    “宋小姐……”

    宋洛神脚步一顿,闻声扭头,看到跪在地上的庞天云,皱了皱眉。

    几个保镖立即挡在她的面前,眼神冷峻的锁定庞天云。

    庞天云并没有冲上来的意思,以往煞气逼人的眼睛里透着祈求,“宋小姐,请您网开一面,饶庞厉一条性命。”

    “大小姐,他是庞天云,庞厉的父亲。”身旁的于康轻声道。

    宋洛神脸色淡漠,没有任何波动,没理会庞天云,收回目光弯身上了劳斯莱斯。

    于康看了庞天云一眼,也没发一语,跟着宋洛神上了车。

    车队平稳驶离。

    被当作空气的庞天云面如死灰,目送着车队消失在视线,他双手逐渐抓紧自己的膝盖,眼中涌动起怨毒之色。

    他缓缓的站起身,因为跪了太久,膝盖难免有些僵硬,站起的过程中不禁有些晃悠,一名男子突然走过来扶住了他。

    他愣了一愣,扭头看去。

    男子冲他笑道:“庞老大,看来你似乎拜错庙了。”

    庞天云眼眸收缩,“你什么意思?”

    男子笑意盎然:“庞老大的爱子之心真是让人敬佩,放心,我没有恶意,我是来帮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