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等闲变却故人心
    宋洛神刚才如此亲密的介绍自己,绝对是故意为之。

    今晚的这件事,惊动了一个少将出面,肯定会轰动东海,甚至还会传回京都。

    因为自己曾经和宋洛神的特殊关系,想也不用想,接下来肯定会流言四起,很早以前就达成联姻意向的宋氏和李家面上肯定会极为难堪。

    李浮图紧紧盯着宋洛神,手掌没有任何放松:“你是在玩火。”

    宋洛神没有回应,任由男人逐渐扼紧自己的喉咙,妖冶的笑意反而越加绚烂。

    “能死、死在你手里,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她艰涩的道,因为缺氧,那张绝代风华的脸蛋开始弥漫起异样的潮红,可配合着她妖冶的弧度,看起来却那般的美艳。

    李浮图凝视着她,宋洛神仰着脸不闪不避和他对视,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反抗的打算。

    五六秒后,就在宋洛神闭上眼似乎打算慷慨赴死的时候,扼住自己喉咙的那只手掌倏然松开,窒息感消退,她不禁开始剧烈咳嗽起来。

    “我不喜欢被人利用,别逼我。”

    李浮图看着电梯门,没有多看宋洛神一眼,神色冷漠,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心,仿佛铁石心肠。

    咳嗽声不断,好一会,宋洛神才缓过气来,她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也没有愤怒,反而浮现起早有预料般的笑意。

    她深呼吸一口,脸上还弥漫着窒息残留的红晕,“我知道,无论你的心肠如今多么坚硬,但对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

    “宋小姐,做人太过自信,没有任何好处。”

    李浮图的语气毫无感情,电梯门打开,他毫不留恋,立即走了出去。

    宋洛神看着他的背影,揉了揉自己的脖颈,嘴角含笑,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也不怕危险,再度跟了上去。

    “你要回家吗?”

    李浮图站在路边,不言不语。

    “作为老朋友,你不请我去你家里坐坐吗?”高贵的宋氏大小姐似乎一点都不知道矜持为何物,紧紧贴在李浮图的身边,一点都不在乎男人的冷淡,死缠烂打,仿佛一个花痴女。

    说句实在话,这个模样的宋洛神让李浮图真有点无所适从,打了骂了,可对方完全不当回事,他一时间有点无计可施,只能故作冷硬:“我那陋室,就不污宋小姐的眼了。”

    “东海顶级富人区大唐一品都是陋室,那天下还有豪宅?”

    宋洛神笑了笑,“好吧,既然你不欢迎,那我也不强人所难,不过这么晚了,你就不打算送送我?如今的东海这么不太平,我一个人回去,你就不担心?”

    都说好女怕缠,男人何尝不是如此?

    不管表面上装得多么绝情冷淡,但内心的感觉欺骗不了,这终究是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没做回应,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宋洛神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紧跟着钻了进去。

    “师傅,去水晶宫。”宋洛神道。

    那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下意识朝宋洛神看了眼,脸上瞬间涌起惊为天人之色。

    豪庭,美女,顶级酒店,啧啧,足以让人脑海里衍生出一段美妙故事了。

    这司机没少搭载类似的顾客,从夜场出来,然后直奔酒店,很常见,只不过这美女实在是贼他妈好看了,请宽恕他的粗鄙,只因文化程度有限,想不出太好的形容词,发车的同时,他情不自禁偷偷朝李浮图瞟了眼,眼里充斥着难以掩饰的羡慕。

    他娘旳,都是爷们,为啥差距这么大呢?

    “李爷爷四年前退休了,不过身体很不错,虽然退了下来,但老人家还是放不下国事,平时也会去总参坐坐,给后来人提点建议,李叔叔两年前晋升为京都司令员,军务繁忙,基本上很少在家……”

    宋洛神轻声道,说着家长里短,但话语里透露的信息却耸人听闻。幸好她把声音放得很低,前面的司机根本听不到。

    李浮图望着窗外,神色如一潭古井,不起任何波澜。

    “人老了,功名利禄都会逐渐看淡,唯有亲情的分量会更加加重,浮图,其实我当年就看得出来,李爷爷还是比较疼你的,只不过他作为一家之主,得拿出个态度来,我觉得你要是愿意的话……”

    李浮图扭过头,看向她:“如果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你会和我说这些吗?”

    宋洛神抿住红唇。

    “刚才那个庞厉,庞天云的独子,也算一号人物了,可因为你的一句话,就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我现在虽然小有成就,是战国的主席,很多人甚至唐嘉豪那样的太子爷都会客气的叫一声李少或者李先生,但是你也很清楚,在你们宋氏这样的门阀眼里,我或许仍旧只是一只蝼蚁,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

    “我很清楚,你之所以这么紧贴着我,不是因为我现在的身份,而是在你心里,你认为我是所谓的阎帝,或者认定我和地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猜测错了,结果会怎么样?”

    “我或许就会像刚才的庞厉一样,被人像狗一样的押出去,生死处于别人的一念之间,别跟我说什么亲情,出生宋家,你也应该很清楚这两个字在这些豪门里面是多么可笑,所以,如果你真的还惦记着我们之前的那点情分,请与我保持距离,你或许想玩游戏,但请去找资本和你差不多的人,抱歉,我陪你玩不起。”

    静静听他说完,宋洛神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在你心里,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贴着你,只是因为你或许存在的背景?”

    李浮图从她脸上移开目光。

    宋洛神莫名的笑了笑。

    “十年,我等了整整十年,我不知道你去了哪,甚至不知道你是死是活,我漫无目的的等着,就只因为那点渺茫的希望,我认为你终有一天会回来,可没想到,你确实回来了,可我在你眼里,却成了一个趋炎附势的女人。”

    宋洛神似乎觉得心脏都开始隐隐抽搐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扬,透着凄美。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已变,我觉得我这一生,活得真像是个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