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你是怕了吗?
    这世界上绝对有不怕死的人,但那也只是沧海一粟,而且庞厉也肯定不属于这一范畴。

    他有钱,有势,这花花世界如此多娇,他还没享受够,怎么舍得去死。

    他很清楚,恐怖分子这个罪名如果落实,别说他老子,哪怕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自己。

    他此刻来不及去考虑为什么这种事件会惊动一个少将,忍着脑门的痛苦仰头道:“这位……将军,这其中绝对有什么误会,我们只不过是发生了一些小冲突,绝对和恐怖活动没有任何关系。”

    两权相比取其轻,为了和恐怖活动划清界限,他宁愿自己背个寻衅生事的罪名。

    “是不是误会,我们自会调查评断,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少将掷地有声道,说完没再理会庞厉,环视一圈,朝宋洛神走去。

    “没事吧?”

    他在宋洛神两步外站定,威严肃穆的脸庞上难得的露出一缕柔和的笑容。

    全场瞩目中,宋洛神优雅的站起身,莞尔笑道:“没事,不过彭叔叔如果再来晚点,恐怕就不好说了。”

    “洛神,接到你的电话,彭叔叔可是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

    “彭叔叔别误会,我只是没想到在东海,居然有人如此目无法纪,嚣张到了这种地步。”

    此言诛心呐。

    “看来这次的严打行动,力度还是不够啊。”

    彭少将轻声道:“这事我会和韩市长沟通的。”

    见到这一幕,蹲在地上的庞厉脸色惨白起来。

    他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一直关注李浮图,可没想到这个极品美女才是真正的大佛。

    一个电话叫来肩膀抗星的人物,这他妈就像玩游戏开挂一样,他拿什么和对方斗?

    这个时候,在座这些大少千金都站了起来,神色拘谨,表达出对这位大人物的尊敬,唯独有一个人到现在还坐着,自然吸引了彭姓少将的目光。

    “彭叔叔,他是浮图。”

    宋洛神也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转移,她同样扭头看向李浮图,微微一笑。

    浮图。

    李浮图。

    一字之差,表达的态度与含义却有着天壤之别。

    彭少将微微一怔,眼神中有缕复杂之色闪过,然后在众目睽睽下,主动伸出手,“这段时间,我可没少听到这个名字,年少有为,不错。”

    那些阔少们又被震惊了。

    哪怕以李浮图战国主席的身份,也根本不够资格让对方如此对待啊。

    可令他们震撼的还在后面,面对这样一位大员主动伸出的手掌,李浮图没有露出受宠若惊的模样,仍旧一动不动的坐着,抬起头,淡淡道:“过奖了。”

    他似乎没看到对方的手,姿态平淡,完全没有与对方握手的意思。

    周围的千金阔少呆若木鸡。

    彭少将并没有恼怒,也不觉得尴尬,深深看了李浮图一眼,缓缓把手收回:“洛神,彭叔叔还有事要处理,就不打扰你们了。”

    宋洛神点头一笑:“改天洛神亲自去拜访彭叔叔。”

    彭少将点头一笑,然后转身,看着蹲在地上的庞厉等人,肃然道:“把这些人全部押走!”

    “是!”

    一帮铁血汉子来得快去的也快。包厢内重新恢复平静,但所有人心头的汹涌波涛却没办法平复。

    庞厉这次被带走,不死也得脱层皮,这辈子能不能出来都不好说,毕竟军方是独立系统,而且他此次还背着恐怖分子的罪名。

    当然,此刻没人多关心庞厉的下场,当宋洛神的身份暴露后,在场这些大少们都知道庞厉绝对玩完,搞不好还得连累他老子,甚至燕东来,而这些,都要看一个女人的态度了。

    宋洛神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人对她的目光变化,她视若无睹,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轻声道:“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虽然他属于李系,但是和这样一个大员交好,对你没有任何坏处。”

    李浮图不言不语,站起身,没理会宋洛神,“唐少,各位,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这件事的发生,打扰了各位雅兴,实在抱歉。”

    “李少见外了,庞厉什么人,大家都清楚,这事怎么能怪李少。”

    “嘉豪说的对,希望李少不要放在心上。”

    在场这些大少纷纷开口,态度比开始还要客气几分。

    李浮图点点头,没有多留,和唐嘉豪等人告辞,然后离开了这个包厢。

    宋洛神小鸟依人般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位战国主席,究竟是何方神圣?”

    有人望着李浮图的背影开口,问出了所有人心头的疑问。

    “嘉豪,你跟他最熟悉,你知道他究竟什么来头吗?居然让宋氏大小姐言听计从,啧啧,真是给咱们男人长脸啊!”

    “哼!”

    一道冷哼响起,一道身影抓起自己的包包愤然走出了包厢。

    “姐姐!”

    潘惟肖赶忙追了上去。

    今晚见证了一场精彩大戏的几个千金小姐也前后脚跟了出去。

    这些公子哥一愣。

    “女人啊女人……”有人感慨叹息。

    一牲口拍了拍唐嘉豪的肩膀,摇头笑道:“嘉豪,你真的不适合拉皮条。”

    唐嘉豪苦笑不已,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包厢,暗自一叹。

    这叫什么事?

    ……

    电梯门关上。

    宋洛神看着面无表情按下一楼按键的李浮图,咬了咬唇:“你是不是怪我今天过来,坏了你的艳福?”

    李浮图看着电梯门,目不斜视,一语不发。

    “你能不能不要不理我,你要是真想要那对姐妹,你给我一天时间,我就把她们送到大唐一品去好不好?”

    宋洛神拉起李浮图的衣角,神色幽怨而委屈。

    李浮图看了她一眼,神色无悲无喜,终于开了口,“这件事,你明明有千万种办法可以解决,为什么要闹得这么大?”

    宋洛神理所应当道:“我也没想到彭叔叔会亲自过来……”

    李浮图静静看着她:“那你为什么要故意把我说出来?”

    “我不过是想要帮你,这样就没有人敢轻易打你主意了……”宋洛神一双绝美的眼眸里满是真挚,仿佛完全出于一片好心。

    “这么说来,你是为了保护我?”

    宋洛神点了点头。

    李浮图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神也在瞬间变得深沉起来,他猛然伸手捏住宋洛神天鹅般的脖颈:“恐怕马上所有人都知道宋氏大小姐跟着一个名叫李浮图的男人出现在娱乐场所,然后还差点被人非礼,你这么做,是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

    宋洛神的皮肤太过娇嫩,以至于被李浮图手掌勒住的地方都开始出现红印,可她恍若未觉,仰着脸直视那双幽暗的眼睛。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随着男人逐渐用力,她呼吸开始变得困难,可她并没有半点挣扎,反而笑了起来,妖冶如罂粟花。

    “李浮图,你是怕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