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2 宿命
    “小子,你说什么?”

    江自强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没理解对方的意思,故作疑惑的问了一句。

    李浮图语气很轻柔,也很有耐心,看着他再度开口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江自强和朱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大笑了起来。

    “你他妈是不是个儍逼?你说给你就给你?不过老子也不是不通人情的人,你想要手机,可以。”

    江自强握着手机,指了指自己的裤裆,满脸不加掩饰的阴森快意。

    “现在跪下来,趴着,从我裆下爬出去,这事就算了,如何?”

    何止一个嚣张跋扈可以形容。

    这个时候,唐嘉豪的脸色反而逐渐平静下来,看着江自强那张脸,他轻叹一声,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自作孽,不可活。

    要整垮汪家接管战国的猛人趴下像狗一样的爬出去?

    真是好一副狗胆啊。

    此刻包厢里很安静,所有人都紧紧盯着李浮图,好奇他的反应。

    有关李浮图的各种传闻,在座的这些大少千金都听过不少,但听说归听说,没有亲眼见证,终究缺少一丝说服力。

    况且李浮图从开始到现在的表现,与传言里那个凶狠残暴的形象相差甚远,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而不是杀伐决断的枭雄。

    “你不给,那就只能我自己来拿了。”

    话音未落,刚才还仿佛有商有量的李浮图猛然跨步上前。

    仅仅一步。

    气质瞬间大变!

    犹如一柄利剑,骤然出鞘!

    前一秒还得意猖狂的江自强瞳孔剧烈收缩,因为当面,没人比他更能感受到那股仿佛排山倒海般的压力。

    危险!

    江自豪觉得自己就像是处于惊涛骇浪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风暴撕裂,他根本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人对危机的本能反应让他下意识想要后退。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有退路?

    脚还没来得及提起,江自豪就感觉到手腕处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骤然响起。

    全场动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李浮图抓住了江自强拿着手机的右手,猛然一攥,随即哀嚎响起,江自强脸皮痛苦扭曲,右手像失去控制般松开,那只手机瞬间出现在李浮图的手里。

    刚才在电梯里,李浮图就放过了对方一马,可他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变本加厉,阴险至厮。

    在龙国,那么一包玩意,足以让人把牢底坐穿甚至吃上枪子,如果他是个普通人,今天的下场会如何?

    锒铛入狱,或者说,只能像条狗一样从对方裆下爬出去?

    该死啊。

    李浮图眼神逐渐幽深,嘴角勾起一抹森冷弧度,拿到了手机,却并没有放手,在全场瞩目下,手腕翻动。

    “咔嚓”一声。

    所有人心头一颤。

    江自强的惨叫声越发竭嘶底里,听起来只让人毛骨悚然。

    可以看到,他的右手臂此刻已经扭曲,像麻花一样,硬生生被李浮图给扭断。

    此时此刻,包厢里所有人终于见识到了这个男人隐藏在外表下的真实一面。

    几个大少看着江自强那只扭曲的胳膊,似乎能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极致痛苦,情不自禁倒吸了口凉气。

    李浮图似乎还没有收手的打算,提起脚尖大力踹在江自强的膝盖上。

    一下。

    两下。

    三下。

    江自强膝盖人眼可见的开始后折,活生生被李浮图踢断,当场跪下。因为剧痛,他眼眶瞪大,里面充满了血丝,整张脸都开始颤抖,衣服全部被汗水打湿。

    那些顶级白富美们呼吸急促,紧紧盯着那个狂猛暴烈的男人,心跳砰砰的加速,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

    “姐、姐姐……”

    潘惟肖抓紧潘惟妙的手。

    潘惟妙一眨不眨的盯着李浮图,目光灼灼,似乎一点都没被对方的残暴所吓到。她轻咬红唇:“妹妹,这个男人真的很不一般呢……”

    “住、住手!”

    朱冬回过神来,艰涩的咽了口口水。他确实还挺够义气,这个时候没选择逃跑,而是想阻止李浮图的暴行。

    他一出声,立即成功吸引了李浮图的目光。

    李浮图松开被摧残得不成人样的江自强,扭头看向朱冬,眼中深沉的幽暗让朱冬心神惊悸,情不自禁后退一步。

    “你、你别过来……”

    朱冬此刻哪还有之前嚣张狂妄的样子,李浮图虐待江自强的残酷手段,早就吓破了他的胆。

    “你们不是找我吗?”

    李浮图跨步上前,那些保安脸上带着明显的惊惧,居然没一个人敢阻拦。

    本来喊来控制场面的保安此时却反而堵住了朱冬的退路,在朱冬放大的瞳孔中,原本属于江自强的手机迅速在他视线里放大。

    啪!

    李浮图把手机狠狠砸在了对方的额头上。

    玻璃屏幕瞬间龟裂。

    “啪!”

    又一声,朱冬额头瞬间飙血,血肉模糊,身子开始摇晃,头脑一阵阵发晕。

    “啪!”

    第三下,手机彻底报废,朱冬的身体如失去了支撑般瘫软倒地。

    包厢内一片寂静。

    第一次见到李浮图出手的那些公子千金们心神剧烈震荡,一时间呆若木鸡。

    大庭广众之下伤人致残,在普通人眼中这是犯罪,但放在这些人眼中,却是强势彪悍的一塌糊涂。

    宋洛神低头喝了口酒。

    李浮图一脸平静,将报废的手机随手扔在地上,没再看被砸的头破血流昏厥过去的朱冬,眼神终于落在了几个保安身上。

    凌乱的脚步声突然在保安身后响起。

    李浮图面不改色。

    进退两难的保安心中松了口气,识趣朝两旁散开让出了道路。

    计划着最后闪亮登场来摘取成果的庞厉走了进来,看着地上凄惨的江自强两人,明显愣了一愣。

    片刻后他瞳孔剧烈收缩,攥着手,抬头阴沉的看向李浮图:“小子,好胆!”

    李浮图神色平静,一手按住跪在地上江自强的后脑,把他的头拉过来,当着庞厉的面,把那袋白色粉末直接塞进了江自强的嘴里。

    扬手一甩,一分钟前还耀武扬威的江自强像条死狗般倒在地上,身体开始剧烈抽搐。

    李浮图笑了笑,抬起脚,直接踩在江自强头上,看着面前的庞厉,很平淡也很简单的问了一句:“你想怎样?”

    地面上,一大滩的血迹在灯光下,红的刺眼。

    此情此景,彻底向在座的这些大少千金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不可一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