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你想怎样?
    虽然算不上技惊四座,但宋洛神一首童年唱完,包厢内短暂的安静下来。

    最能打动人心的,往往并不是歌声,而是感情。

    在座的这些人,都是普通老百姓眼里羡慕嫉妒的群体,他们不用一辈子奔波只为了一套房子,钱包里装满了各种金卡银卡,他们开着豪车挎着名包招摇过市,可以隔三差五去扫荡奢侈品店,兴致一来可以世界各地到处旅游,活得光鲜亮丽,潇潇洒洒……可在刚才那首童年里,他们那颗越来越难以被外界干扰的心竟然隐隐的受到触动。

    等宋洛神放下话筒站起身,所有人还沉浸在一种莫名的意境里,最后还是唐嘉豪率先鼓掌,他们才回过神来。

    “宋小姐这一唱,我们真不敢再开口了。”

    有人感慨道,有拍马屁的嫌疑,但也确实透着几分真情实意。

    哪怕那些对宋洛神本能有些排斥的千金小姐们,此刻看向宋洛神的眼神都变得缓和了许多。

    宋洛神重新坐回李浮图身边,端起酒杯,宠辱不惊,笑容轻浅,没有任何锋芒。

    唐嘉豪看在眼里,内心觉得匪夷所思。

    这还是他印象里那个强势无匹的宋氏大小姐?

    “唐少,我怎么觉得那对姐妹好像对我有意见?”

    宋洛神看着潘家姐妹花轻声道,女人的直觉向来敏感,特别是对同性,她明显可以感受到那对姐妹对自己隐隐的敌意。

    唐嘉豪心头一跳,连忙道:“怎么可能。”

    他自然不敢说宋洛神多疑敏感,思绪急转:“女人嘛,都不喜欢比自己出色的同性,她们只不过过是嫉妒,对、只是嫉妒而已。”

    “噢?”

    宋洛神从潘家姐妹脸上收回目光,瞟了唐嘉豪一眼,笑着喝了口酒,没再言语。

    “李少,上次红楼的事,我感到十分抱歉,特此敬李少一杯。”

    唐嘉豪强自镇定,端起酒杯,看向李浮图,转移话题。

    在他的计划里,他的赔罪本来应该会更加有诚意些,把潘家姐妹介绍给李浮图,不管成与不成,但起码他的好意表达出来了,即使李浮图心里对上次的事真还怀有芥蒂,恐怕也会烟消雾散,可宋洛神的到来却把他的计划全盘打乱。

    李浮图自然不知道唐嘉豪打算对他使‘美人计’,红楼的事,他很清楚孔傅杰的想法,恐怕就是想看到他和唐嘉豪这些东海一线大少闹起来,如果他真有心计较,当时就把人给扣下了。

    “唐少,我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做不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过去的事就算过去了,我不会在意,也希望唐少也不要一直放在心上。”

    李浮图端起酒杯和唐嘉豪碰了碰,并没有因为唐嘉豪的低姿态而有任何骄狂和傲慢。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唐嘉豪仰头一饮而尽,笑容轻松下来,他虽然不过分忌惮李浮图,但如今这社会,聪明人谁会愿意平白无故得罪一个实力不俗的对手。

    虽然上次在红楼李浮图说过不会追究,但他也不能当作理所应当,起码得表现个姿态出来,今天过后,唐嘉豪知道这事应该完全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突然被人推开,在夜场里,一般情况下,如果没有客人的吩咐,是不会有工作人员进来打扰的。

    包括李浮图在内,包厢内所有人全部皱眉回头。

    一个服务生迎着众人的视线走了进来,微微低着头,面带恭敬,包厢内昏暗不明的灯光照的他的脸色不断变幻。

    服务生身后跟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包厢公主,她双手拖着一个檀木的托盘,上面放着红酒,酒被黄色的丝绸盖着,一股不张扬但却足够奢华的气场扑面而来。

    两人缓缓走近,最后停在茶几前,微微鞠躬,笑着说道:“多谢诸位贵客的捧场,老板特意吩咐给各位送上一红酒,祝诸位今晚玩得愉快。”

    言罢,包厢公主把酒放在茶几上,然后两人恭敬的弯了弯身,没多做停留,很快就转身离开了包厢。

    “呦呵,我来豪庭玩了这么多次,这种待遇还是头一回碰到啊。”

    一个阔少诧异的挑了挑眉,盯着那价值不菲的罗曼尼康帝,“还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今儿个是什么节日不成?”

    “罗曼尼康帝,这酒不便宜啊。”

    疑惑的不止他一个人。

    “想这么多干嘛,凭咱们今晚的消费,送酒算什么,来,打开尝尝。”

    一公子哥不以为意,说话间把红酒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正准备启开,但瞬间他皱了皱眉,“嗯?怎么还有东西?”

    李浮图本来没有过多在意,可听到这话眼神一闪,立即看了过去。

    酒被拿起,一包被压在酒下的白色粉末状的东西瞬间暴露在包厢内变幻不定的灯光下。

    李浮图神情不变,眼神却猛然变的凌厉起来。

    “咦,这是什么”

    潘家姐妹中的妹妹潘惟肖惊讶的小声道了一句,然后凑近过去将那包东西拿了出来,眼中透着很单纯的好奇。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集中在那包白色粉末上。

    片刻的愣神过后,唐嘉豪的瞳孔骤然凝缩,双手攥紧,脸上瞬间涌起怒气。

    李浮图很快将目光从那东西上面移开,不动神色的迅速在包厢内所有人脸上一一扫过,发现所有人除了意外与好奇并没有其他异色后,这才缓缓收回目光。

    他本怀疑是这个包厢里有人在搞鬼,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应该是刚才电梯里的几个男人。”宋洛神放下酒杯,盯着潘惟肖手里的东西轻声道,她自然认出了里面是什么,却毫不惊慌。

    李浮图神色平静,对潘惟肖轻声道:“能不能给我看看?”

    潘惟肖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唇,然后把手中的那包粉末状的东西递给了他。

    这轻飘飘却足以致命的小玩意,在到了李浮图手中的一瞬间,包厢大门处猛然传来一道巨响,包厢门被人暴力踹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