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疯狗
    唐嘉豪自然不知道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他请李浮图过来,的确是诚心诚意的为上次红楼的事赔个罪,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浮图会带女伴过来,而且居然还他妈是宋洛神!

    宋氏大小姐,在所有人眼里那是李家的孙媳妇,此刻单独跟着另一个男人出现在这种场合,代表着什么?

    关键唐嘉豪还清楚,这个男人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点。

    这他娘旳就要命了。

    哪怕如他的涵养,唐嘉豪此刻都有种骂娘的冲动。

    李浮图似乎没看出唐嘉豪脸色的异常,扫了眼包厢,包厢内人不少,男男女女十六七号人,男女基本对等,个个都算的上俊男美女,而且气质出众。

    能进入唐嘉豪的圈子,这些人恐怕都是东海一线的大少和千金小姐了,而且李浮图还看到了几张有点熟悉的面孔,是和唐嘉豪上次一起在红楼吃霸王鸡的公子哥,他们此刻坐在这里,明显也表达着一种态度。

    见到李浮图进来,这些大少与千金们也都不禁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或者话筒,聊天的也都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的看向李浮图,看着这个如今炙手可热但他们大多数人都未曾真正谋面的年轻枭雄。

    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场面一瞬间竟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本应该由唐嘉豪这个东道主来介绍介绍,可这位百亿太子爷因为宋洛神的意外到来,一时间方寸大乱,看看李浮图又看看宋洛神,眼角不自觉抽搐,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宋洛神倒是若无其事,眼眸在包厢内打量一圈,随即看向唐嘉豪,微微一笑:“怎么,不认识我了?”

    唐嘉豪苦笑,既然人都站在了面前,他自然没办法视而不见,他暗自深吸了口气,强自压抑内心的波澜,故作自然的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没想到宋小姐会来,太过意外而已。”

    “噢?我还以为唐少不欢迎我呢。”

    唐嘉豪苦笑愈浓,情不自禁朝李浮图看了眼。

    这个男人,胆子可真大啊。

    “各位,这位是李浮图李少,战国会所的主席,这位是……宋小姐,李少的朋友。”

    唐嘉豪硬着头皮开始介绍,对于宋洛神一语带过,他现在只能祈祷在场的人里没有人能认出这位宋家大小姐。

    宋洛神倒是落落大方,没有了以往的高贵冷艳,展颜一笑:“你们好。”

    在座的虽然都家世深厚,但此刻也没表现出寻常人眼里那种大少千金应有倨傲和架子,都很客气的同李浮图和宋洛神打起招呼。

    场面重新热烈起来。

    “啥情况啊?嘉豪不是打算把潘家两姐妹介绍给这位猛人的吗?怎么对方带女的来了?”

    一公子哥表面上笑意盎然,嘴里却不解的开始嘀咕。

    “谁知道呢?刚才嘉豪还卖力的向潘家姐妹使劲夸这位战国新主人呢。嘉豪的意思我明白,上次你们几个在红楼闹事,虽然对方没计较,但难保不会怀恨在心,嘉豪今晚想用潘家姐妹来消除下误会,我看潘家姐妹似乎也不介意,嘿嘿,白手起家杀伐决断的猛人,确实和我们不一样,潘家姐妹会心动,不值得奇怪,可嘉豪似乎没和这猛人提前沟通好啊,你看看潘家姐妹两,现在的脸色都变了。”

    包厢内的七八个千金小姐里有两个妞格外引人注目,哪怕李浮图刚才打量全场的时候都下意识多看了她们两一眼。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这两妞长得一模一样,除了身上的香奈儿属于两个系列,就连身高几乎都没有差别,水汪汪的眼睛,樱桃小嘴,单独拎一个出去,那也是我见犹怜的美人,更何况此刻坐在一起,两张仿佛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蛋在灯光下相互辉映,其效果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杀伤力几乎爆表。

    “嘉豪这次恐怕是好心办坏事了啊,不过那位宋小姐还真漂亮,恐怕潘家姐妹加在一起,也不见得敌得过啊。”

    唐嘉豪刚才一直坐在潘家姐妹身边不断渲染李浮图威猛形象的场面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虽然有拉皮条的嫌疑,但你情我愿,谁也没办法说什么,当时潘家姐妹听得津津有味,目光灼灼,明显是对那位横空出世的江湖新贵很感兴趣。

    都出生富贵之家,哪家的长辈在外面没有点风流韵事?所以这些大少千金们对某些事的接受能力比普通人要高上不少,如果李浮图进来后发挥的好,指不定就能收获让足以让所有人男人都羡慕的艳福,可宋洛神的到来,无疑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不仅潘家姐妹脸色不好看,哪怕她们周围那些千金小姐们都有些愤愤不平,当然,她们知道怪不到宋洛神,只能把不满的目光看向唐嘉豪,这不是调戏人吗?!

    全场最尴尬的无疑就是唐嘉豪了,他自然感受到了那些千金小姐们的怒气,可他实在是有苦难言哇。

    他哪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个时候,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安排李浮图和宋洛神在靠边缘的沙发上坐下,尽量离那堆女人远点,同时对一帮哥们暗打眼色。

    “安如,听说你老爸最近又以你的名义注册了家公司?这是第五家还是第六家来着?你爸对你还真够偏心的,真不知道你哥怎么想的,还不赶紧找个人把你嫁出去,他就不怕你爸把家产全部都转给你了?”

    那些最次家产都超过十位数的公子们心领神会,纷纷开始找白富美们喝酒,吸引火力。

    姐姐潘惟妙咬了咬唇,似乎眼不见心不烦,走到点歌台开始点歌。

    富士山下。

    唱得很有韵味,让人听了如痴如醉,喝彩声不断。

    紧接着,妹妹也跑过去唱了首,唱功同样不俗,听起来和歌星几乎没什么差别。

    “宋小姐,要不你也唱一首吧?”

    有位千金小姐笑意灿烂的对宋洛神发出邀请,很热情好客。

    “我不会唱歌,就不献丑了。”宋洛神婉拒。

    “大伙都是来玩,图个热闹,都是瞎唱的,要不你和李少合唱一个也行啊。”又有一妞出声。

    接着附和声不断响起,哪怕那些阔少们也情不自禁跟着吆喝。

    如此美女,听她一展歌喉,那也是种享受啊。

    唐嘉豪脸色不好看,他唯恐惹恼宋洛神,但此情此景他也不好开口。

    盛情难却。

    和平日里明显有些不太一样的宋洛神并没有翻脸,犹豫了下,居然真的站起了身,来到点歌器旁边,点了一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

    随着音乐,宋洛神拿着话筒,一字一句,声线清澈。

    随着她的歌声,在座的人思绪缓缓漂浮,眼神渐渐迷离,继而变得有些恍惚。

    我们都曾是少年,也曾有一双清澈的眼,奔跑起来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可是到了后来,为什么都带上了一张虚伪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