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我的阎帝大人
    “阎帝?”

    见劳斯莱斯内年轻女子的语气,沈哲知道对方估计不是来找麻烦的,心里放松了不少,可对方的话语还是让他不禁有些疑惑。

    他收回目光,看向李浮图:“小李,她……是在叫你?”

    听到那声阎帝,李浮图瞳孔剧烈收缩了下,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沈伯父,她认错人了。”

    并没有过多解释,看了眼窗外的女人,李浮图轻声道:“嫚妮,我有点事要处理,恐怕不能送你和伯父进去了。”

    沈嫚妮点点头,虽然她同样很好奇,好奇那个阎帝是什么意思,好奇那个高贵女子的身份,但是她却没有多问。

    “那你……”

    “放心,没事。”

    李浮图轻松笑了笑,然后推门下车,下车的瞬间,笑意倏然收敛。

    沈嫚妮也走下车,再度看了眼劳斯莱斯中的女子,然后很快坐上了架势室。

    整个过程,劳斯莱斯内的女子始终看着李浮图,像是没认出这位超级天后,没有多看沈嫚妮一眼。

    李浮图站在两车中间,看着前方拦路的两辆奔驰,“让他们让开。”

    劳斯莱斯内的女子笑道:“上车。”

    李浮图扭头,和她对视。

    “你上车,他们自然会让开。”

    和女子对视半饷,李浮图拉开劳斯莱斯车门弯腰钻了进去。

    很快,前面的两辆奔驰缓缓后退让开了道路。

    野马停留了片刻,然后缓缓驶离。

    劳斯莱斯的车窗缓缓升起,与此同时,明显经过特殊改造过的顶级豪车内部出现一道金属门,逐渐闭合,把驾驶室和后座完全隔离开,整个后座瞬间变得封闭起来。

    “好了,现在整个世界都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不用担心任何人会听到秘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李浮图淡漠道:“宋小姐,我当时的意思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各自过自己的生活,难道不好吗?”

    “你说的还真够轻巧。”

    宋洛神嘴角勾起,“看着我。”

    李浮图目不斜视,无动于衷。

    “怎么,莫非连正面面对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既然连你自己都不敢面对,那你还如何能大义凛然的让我坦然接受现实?”

    李浮图终于转头。

    宋洛神迅速朝他逼近,温热的呼吸裹着醉人幽香瞬间扑面而来。

    李浮图眼瞳收缩,立即后仰与那张芳华绝代的脸蛋拉开距离,皱眉道:“你干什么?!”

    之前在水晶宫,她就有过疯狂的行为,难不成想故技重施?

    宋洛神似乎看出他内心的想法,停住动作,没再前逼:“你放心,那样的傻事,我不会做第二次。”

    “看着我,看着我的脸,你难道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吗?”

    李浮图在她的脸蛋上看了看,眉头拧紧,“你什么意思?”

    宋洛神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右脸颊:“……仔细看看这里。”

    李浮图紧皱着眉,定睛看去,瞬间,瞳孔剧烈收缩了下。

    这个时代从来不缺美女,但大多数的美女都只能远观,如果拉近距离,靠各种化妆效果修饰出来的姿色瞬间就会大大失分。可宋洛神却是那种备受上苍钟爱的女人,哪怕此刻近在咫尺,那张脸仍然如羊脂美玉,美得惊心动魄,宛如最精美的艺术品,可此刻这件艺术品上现在却出现了一道瑕疵,很浅很淡的白痕,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不管表面上表现的多么冷漠,但看到沈嫚妮脸上明显是人为造成的伤痕,李浮图胸口还是忍不住涌现一股戾气,眼神也骤然变得阴沉下来。

    宋洛神放下手,轻笑道:“你知道这是谁干的吗?”

    李浮图攥着手,“不关我的事。”

    宋洛神看着他的眼睛,似乎也不介意他的无情,轻声细语道:“地府,孟婆,我离开东海没多久,她就突然跑到宋府门口,指名道姓要见我,然后给我留下了这道痕迹……”

    虽然装着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但听到这,李浮图的脸色还是不可抑止的波动了下,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孟婆动的手。

    难怪上次孟婆那么乖巧,没停留多久就离开了东海,没想到转头就跑到京都去了。

    宋洛神像是自言自语般呢喃道:“我真的很好奇啊,地府,从来不涉足过东方,我宋氏根本就不可能得罪他们,可为何孟婆要对我下手呢?”

    李浮图移开目光,“所以你就怀疑我?”

    宋洛神看着他,眼眸中光芒闪烁。

    李浮图波澜不惊道:“地府,我也有所耳闻,在国际上呼风唤雨,那样一个庞大的组织,你单单凭着孟婆对你下手,就怀疑我是地府的领袖?你不觉得你这样猜测太过荒诞了吗?”

    宋洛神莞尔一笑,沉吟片刻,缓缓道:“地府,创建不过短短数年时间,就超过了黑水公司,成为了世界第一佣兵团,让世人为之瞩目,无数人一直好奇它的领袖是谁,可时至今日,仍然没有任何确切消息传出,甚至都没人知道阎帝是什么肤色,什么国籍,但是有一点恐怕很多人都清楚,地府孟婆,向来只会听从阎帝一个人……”

    李浮图嘴角扯了扯:“你的意思是我让孟婆对你下手?”

    “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李浮图抿住嘴。

    宋洛神嘴角弧度荡漾:“从你离国的时间来看,和地府崛起的时间吻合,十年后你再度归国,紧接着孟婆就现身,当然,你可以说这只不过是个巧合,但是……”

    “但是你能解释一下,你明明离国这么长时间,为何一回来,有东海王之称的燕东来会对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此客气?”

    李浮图沉默不语。

    “我调查过,燕东来几年前出国谈一桩钻石生意,可开发矿脉的军阀出尔反尔,不仅生意没谈成,燕东来都被人扣下,最后碰到地府黑吃黑,将那军阀全歼,结果却把燕东来放了回来,还代替了那位军阀和他完成了合作,燕东来带回国的那批钻石里,有一颗血钻,一直都放在周记珠宝东海总店当作镇店之宝,无数富豪求购都被拒绝,结果又是你回国没多久,那颗血钻不翼而飞。”

    宋洛神眼中波光潋滟,“我想,那颗血钻现在就在你手里吧?我的阎帝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