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破茧成蝶
    地上天。

    李浮图一行人吃完饭走出来。

    “姚老师,我明天想请个假……”

    苏媛突然对姚晨曦开口,所有人闻声止步。

    “为什么?”姚晨曦下意识问道。

    “舅舅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想陪陪他……”

    苏媛一片孝心,理由非常正当,让人难以拒绝,可姚晨曦还没开口,沈哲便坚决道:“不行,你老老实实上你的课,舅舅自有你姐陪着,你要是真有孝心,就多花点心思在学业上,天天关注什么衣服裙子化妆品,也没见你找到男朋友。”

    无疑,沈嫚妮虽然没有把李浮图和苏媛的事透露出来,但刚才吃饭的时候也没忘小小的告苏媛一状。

    “舅舅!”

    苏媛面红耳赤。刚才吃饭的时候舅舅就对她的感情非常关注,一再追问,自家人都还好,可毕竟还有姚老师在场,弄得她很是尴尬。

    沈哲也不理她,扭头对姚老师道:“姚老师,麻烦你把这丫头带回学校,她要是打着我的由头请假,一定不能给她批。”

    姚晨曦点点头,笑容有些不自然。

    “姐……”

    苏媛看向沈嫚妮,可沈嫚妮视而不见。

    “小李,咱们走吧。”

    李浮图点点头,爱莫能助的看了苏媛一眼,然后对姚晨曦客气的点头一笑说了声姚老师再见,随即跟着沈氏父女离开。

    “回学校吧。”

    见李浮图三人消失在街角,姚晨曦轻声开口,没对苏媛之前故意演戏刻意拉远和李浮图距离的事多提半句。

    虽然在舅舅面前没有暴露,但苏媛很清楚,姚老师肯定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姚老师的性格她很清楚,绝不是一个喜欢嚼舌告状的人,事实也正如她所料,从在咖啡厅到吃饭,姚老师明明很清楚自己和浮图哥之间的事,甚至比表姐还要清楚,但她却全程一语不发。

    苏媛觉得姚老师这是爱护自己,不想看到自己挨骂,可现在舅舅他们已经走了啊,姚老师为什么就想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一般,问都不问自己一句?

    这份安静,未免太过诡异了一些。

    看着姚晨曦,苏媛嘴唇动了动,却终究还是没有问,哦了一声,跟着对方朝学校走去。

    回到咖啡厅停车的位置,李浮图三人上车。

    “小李,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李浮图摇摇头,朝春秋华府的方向驶去,笑道:“沈伯父太客气了,我和嫚妮是朋友,她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只要用的到的地方,我随时愿意效劳。”

    啧啧,听听这语气。

    沈哲笑着点点头,扭头看了沈嫚妮一眼,拍了拍她的手,眼神意味深长,

    沈嫚妮自然知道父亲什么意思,只当没有看见。某人现在在她眼里,就是个影帝,无论他表现出一副怎样的面孔,沈嫚妮只当在看一场表演。

    “小李啊,你如此年少有为,平日里可得帮忙照拂一下妮妮,我知道演员这行看似风光,实际上很不容易,一路走来,虽然她从没有和我们说过,但我知道她肯定吃了不少苦,只是伯父能力有限,也不能帮她什么……”

    沈哲神色有些愧疚,话还没说完,沈嫚妮就开口道将之打断:“爸,你不用担心,我过得很好……”

    沈哲看向她:“妮妮,你以为我这次来东海,真的只是着急你的感情吗?”

    他顿了下,叹息道:“那个新闻,我也看到了。”

    沈嫚妮皱了皱眉:“什么新闻?”

    “前段时间你脸受伤,所以这才得以空闲下来吧?”沈哲的话说的很委婉,看向沈嫚妮的眼神里涌动着疼惜。

    沈嫚妮微微一怔,父亲来东海后一直没提,她还以为父亲不知道。

    “爸,无论新闻上说的什么,你都不要相信,媒体就是那样,总喜欢夸大其词,捕风捉影,我那只不过是因为拍戏的化妆效果而已……”

    说着,沈嫚妮通过后视镜朝看了一眼。

    某人心领神会。

    “伯父,确实是这样,当时我去探班,就在嫚妮身边。”

    沈哲自然没这么好糊弄,看着沈嫚妮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向媒体澄清?让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

    “嫚妮当时确实想对媒体解释,只不过后来那部戏的男主角出了意外,因为对方也是嫚妮的朋友,在圈里也算一个前辈,以往对嫚妮颇为照顾,此番出了意外,导致戏也停拍,嫚妮哪还有解释的心情。”

    听着李浮图有条不紊的话语,如果不是作为当事人,沈嫚妮差点都相信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能编纂出如此逻辑清晰面面俱到的解释,这个男人信口胡说的本事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莫非就是天赋?

    她都如此,更何况沈哲。

    “妮妮,真是这样?”

    沈嫚妮垂着眼,低声嗯了一声。

    沈哲轻叹一声:“你那个演员朋友,没有大碍吧?”

    “车祸,不治身亡。”李浮图语气有些低沉。

    沈嫚妮眼眸收缩了下,沉默不语。

    沈哲一怔,摇头感叹:“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啊,妮妮,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爸,我知道。”

    沈嫚妮抬头朝后视镜看去,发现某人正对她眨了眨眼。

    这家伙……

    沈嫚妮嘴角不自觉弯了弯,可随即就发现后视镜中那张脸庞突然一变。

    “怎么了?”

    沈嫚妮疑惑问道。

    “有人跟踪我们。”

    李浮图看着左侧的后视镜,两辆奔驰从角口路开始,就始终跟在后面,一左一右,保持着两个车位的距离。

    沈嫚妮立即回头。

    “别紧张,对方根本没有隐藏的意思,应该没有恶意。”

    李浮图语气平静道,眼神闪烁不定,对方是冲自己来的,还是冲沈嫚妮来的?

    李浮图脚踩油门,逐渐加速。他加速,两辆奔驰也紧跟着加速,意图太过明显,就像是没有任何跟踪经验的菜鸟。

    “小李,没事吧?”

    头一次经历这种阵势的沈哲难免有些紧张。

    “放心吧伯父,只要进了春秋华府,对方就没办法跟了。”

    李浮打算先把沈氏父女安全送到,可就在离春秋华府还有五六百米远的时候,又有两辆奔驰从斜侧冲出,硬生生把他逼停。

    “嗤啦……”

    急刹车导致车轮与地面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幸好提前系好了安全带,否则这个急停恐怕都会让沈嫚妮和沈哲不会好受。

    后面两辆车也停了下来,前后把野马给堵死。

    手指无意识敲击着方向盘,李浮图眼神逐渐眯起。

    把他围住后,四辆奔驰里的人并没有立即动作。

    场面凝重,并且紧张。

    半分钟后,后方负责封住退路的两辆奔驰突然开始向两旁移动,一辆劳斯劳斯从中间驶了上来,最终停在了野马的旁边。

    堪称行动宫殿的劳斯莱斯后车窗降下,露出一张绝代容颜。

    “刚刚有人告诉我,痛苦会使人破茧成蝶,我觉得很有道理。”

    她缓缓扭头,微微一笑:“不知你怎么认为……阎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