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定风波
    ,

    走出餐厅,守候在餐厅门口的两位猛男立即无声跟在宋洛神的身后。

    黑西装,黑皮鞋,耳朵里塞着无线耳麦,神色冷峻,视线一直不留痕迹的观察着四周,像极了影视片里保护大人物的那种王牌特工。

    宋洛神乘电梯,直下一楼。

    酒店门口,由一辆劳斯莱斯和四辆奔驰s系的车队静静等候。

    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宋洛神抬头看了眼天边翻滚的火烧云,伫立片刻,然后上了等候已久的劳斯莱斯。

    豪华车队缓缓驶离。

    “听说孔傅杰和李浮图打了场拳赛,究竟怎么回事?”

    宋洛神看着前方淡淡开口。

    “孔傅杰之前在大唐一品定了一所宅子,随后被李浮图抢下,孔傅杰从而怀恨在心,这次来东海后,孔傅杰接连在红楼和战国赌场闹事,李浮图起初都选择忍耐,似乎无意和孔家结怨,但孔傅杰不依不饶,最后大闹战国角斗场,当着东海无数名流的面向李浮图邀战。”

    坐在旁边的于康不疾不徐,仿佛无所不知,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娓娓道来。

    “因为在战国主场,李浮图无路可退,只能应战,孔傅杰接二连三的挑衅显然已经突破了他的忍耐底线,一番激战,孔傅杰不敌李浮图,在李浮图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一名中年男人突然冲上台,将孔傅杰于必死之境救了下来,随后观战的宫徵羽登台,但并没有出手的意思,任由中年人把孔傅杰带走。”

    于康的语气至始至终没有任何波动,不带一点主观感**彩。

    “还真是精彩纷呈各路神仙粉墨登场啊。”

    宋洛神笑道,她没有去问那个横空杀出的男子是谁,没必要问。如果于康查出来,就不会以陌生中年人代称了。

    “大小姐,还有一件事,现在燕东来和顾擎苍方面打起来了。”

    “噢?”

    宋洛神眼神闪烁下,扭头玩味道:“他们双方不是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吗?”

    “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事情。”

    于康微微皱眉,目露思索之色:“从曹大小姐被刺杀开始,官方展开严打行动,按理说这个时候顾擎苍和燕东来双方都应该保持克制,可他们的底下人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闹了起来,大小姐,我觉得这件事非常诡异……”

    宋洛神听出了于康的弦外之音,“你是说……有人在暗中搅动风云?”

    “属下不敢确定,毕竟……人心难测。”

    从曹锦瑟被刺,到现在燕顾双方对峙,于康把一切仔细梳理了一遍,以他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敏锐直觉,他内心有一道很清楚的声音提醒着他,黑暗之中似乎存在一只黑手在缓缓推动这一切,不过他却没有任何证据。

    没有掌控具有说服力的证据前,他不会乱下定论。

    “大小姐,现在东海局势非常混乱,难保不会有人浑水摸鱼乱上加乱,平日出行,您最好注意自身安全。”

    于康提醒道,换作以往,他恐怕不会有任何担心,可是曹家大小姐几天前都被人刺杀,这种关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宋洛神莫名一笑,“我倒是希望有人能对我下手啊。”

    于康怔了怔。

    宋洛神轻轻眯起眼,眼神逐渐变得幽深起来:“曹锦瑟被刺,曹家的那些人宁死也要保护她的安全,那个鲁冲,被打的半死不活了都死死抓着刺客不放手,我很好奇,如果我到了那种时候,会舍命保护我的,能有多少人?”

    “大小姐……”

    她望向于康,“于康,难道你不好奇吗?”

    于康微微低了低头,没有出声。

    凝视了他一会,宋洛神收回了目光,嘴角缓缓勾起,呢喃道:“百年宋氏,真的太大了……”

    ……

    市府。

    一号办公室。

    可以说站在这座城市最顶端的韩栋手持毛笔,神色专注,正在练字。

    他的书法绝非是一般的附庸风雅,而是真真正正的大家风范,端庄楷体,一笔一划,不锋芒,却尽显一个高官的峥嵘气象。

    办公室内,薛平贵正在汇报工作。

    “韩市长,我们目前已经把周昊,梁承地给羁押,我认为他们的行为非常恶劣,虽然没有造成民众伤亡,但堪称目无法纪,依我来看,应当处于一个月拘禁,以儆效尤。”

    这种关头闹事,周昊和梁承地无疑撞到了枪口上,事发第二天,等周昊从顾家别墅里出来还没回到住所,就被条子给拦截拷进局里,与他同样遭遇的还有梁承地。

    为免之前的友好关系不会因意外而打破,薛平贵提前找燕东来和顾擎苍进行过沟通,燕顾二人当场做出保证,可薛平贵没想到还是闹出了幺蛾子。

    这种阳奉阴违的行为无疑他这个官面上大佬大为关火,他觉得这是在挑衅他的权威!

    所以他不在顾忌,直接下令把人给拷了,以此杀鸡儆猴,彰显威仪。

    “督察办案,这是你的权利,只要按章程办事,无需向我禀告。”

    韩栋没有抬头,手中毛笔不停,“对了,曹锦瑟被刺杀的案子,进展如何?”

    “那两个杀手从海陆逃到金陵后就像是人间蒸发般失去了踪迹,我怀疑在金陵也有人接应他们,恐怕已经借着假身份逃亡出国。”

    薛平贵肃然道,他的判断和宋洛神显然不谋而合。

    “当然,也不排除他们隐藏了起来,我们已经发出全网通缉令,只要他们还在境内,只要露头,肯定会即刻抓捕归案。”

    韩栋不置可否,提起毛笔,蘸了下墨:“逃了,也不见得是个坏事啊。”

    薛平贵眼神剧烈收缩了下,像是什么都没听到,沉默不语。

    随着韩栋的浓墨挥洒,一排字渐渐显现在雪白的宣纸上。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苏轼,定风波。

    写完序词的最后一个字,韩栋抬起头淡淡一笑:“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

    薛平贵转身正要离开,可还没走到门口,办公室大门响了起来。

    “市长,宋小姐来了。”

    秘书的声音随着敲门声传了进来。

    已经重新低头开始写正文的韩栋手臂微微一顿,笔尖处一滴墨汁滴在了雪白的宣纸上面,缓缓晕开,好巧不巧的,正好滴落在了最上方定风波三字的定字上面。

    他看着被晕染的墨汁,轻轻叹息:“来得可真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