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1章 自作多情
    因为舆论导向和银幕形象的原因,在公众的心目中,沈嫚妮一直被贴着高冷的标签,姚晨曦也认为如此,她也没有想到沈嫚妮有如此生动的一面。

    看似嘲讽戏谑,可何尝不是体现出她和这个男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姚晨曦同样也是女人,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一个女人绝对不会乱开玩笑的。

    姚晨曦不自觉攥紧了咖啡杯,不知为何,放看到沈嫚妮旁若无人的打趣这个男人,她心里一时间竟然产生出一缕匪夷所思的酸涩。

    一定是幻觉。

    姚晨曦端起咖啡喝了口,想借助咖啡因让自己保持清醒。

    “姚老师,你也不用太过夸那丫头,那丫头什么性子我了解,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一堆,该管教的时候你可得好好管教。”

    不能顶撞父亲,而且父亲态度又如此偏袒,沈嫚妮知道再和李浮图斗嘴下去根本没有任何胜算,装作没看到李浮图的挑衅,重新言归正传。

    “如果那丫头不服管教,你尽管告诉我,我现在不像以前那样忙了。”

    “这个请沈小姐放心,我们校方肯定会与沈小姐保持良好沟通。”姚晨曦公式化微笑。

    “姚老师,不知媛媛成绩如何?没拖班级后腿吧?”

    沈哲问道。

    “那丫头,每次我们问她她总是说还行,没句准话。”

    姚晨曦沉默了下,捧着咖啡杯:“……苏媛入校以来的成绩……一直都很稳定。”

    沈哲笑了,“姚老师,我也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你就直话直说,不用有什么顾虑,这个稳定究竟是怎么个稳定法?”

    姚晨曦犹豫了下,“基本上……在十六到二十名之间徘徊。”

    沈哲喝了口咖啡,笑容不变:“不知他们班一共多少人?”

    大学不像初中高中,一个班动辄六七十号人。

    虽然有心想帮苏媛,但身份在这里,姚晨曦也没办法说谎,缓缓开口:“大一的时候有两人转系,现在一共二十七位。”

    李浮图忍不住笑了下,见沈嫚妮目光朝他望来,他很快止住,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低头喝咖啡。

    语言确实是门艺术啊。姚晨曦最开始说稳定,在十六到二十名之间徘徊,乍一听起来确实没什么,可如果算上班级人总数,那就有点尴尬了。

    总共二十七人,在十六到二十名之间徘徊,这么算起来,岂不是一直都在倒数十名里晃悠?

    沈哲并没有拍案而起,虽然没有太大惊怒的表现,但眉头还是难免皱了皱。

    “比我预想的还要差点啊。”

    他自语了一句。

    得到这个答案,沈嫚妮也有些愣神,她不是没问过苏媛的成绩,可苏媛一直说自己十多名,所以沈嫚妮下意识觉得还可以接受,可哪知道那丫头利用了人思维惯性的漏洞。

    “爸,媛媛她打小就没什么学习天赋,况且现在这专业还是姑妈姑父给媛媛选的,她能有这成绩,已经不错了。”

    终究姐妹情深,沈嫚妮虽然也很恼怒那丫头骗了自己这么久,但这个时候还是帮忙说起了好话。

    “爸知道。”

    沈哲拍了拍沈嫚妮的手,“放心吧,你还怕爸会骂那丫头不成?照你说的,那丫头这么大人了,又不像小时候,她有自己的主见,我们逼她做些什么,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不过说说还是得说说的。”

    “沈伯父果然开明。”李浮图见缝插针拍了个马屁。

    沈哲笑着摇摇头,“开明算不上,嫚妮小时候,我也是紧盯着她的学业的。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见过了太多的孩子,见得多了,这想法自然也就慢慢变了。现在的很多父母,都和当初的我一样,太过偏执于某一方面,从而忽视了很多东西。”

    沈哲轻轻叹息:“当孩子学业停滞不前,他们就指责,埋怨,压迫,其实那些孩子不是没有成长,只不过是没有以父母所希望看到的方式成长罢了。”

    姚晨曦眼神凝缩,若有所思。

    沈哲打住话头,扭头对沈嫚妮道:“看看现在几点了,那丫头下课没有。”

    “爸,现在三点四十,媛媛应该下课了。”

    沈哲点点头,笑道:“给那丫头打电话吧,把她叫过来。”

    “沈先生,沈小姐,那我就先走了。”

    见应该没自己什么事了,姚晨曦想要离开,她坐在这里很不自在。

    “姚老师,你可不能走,待会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媛媛以后还得多麻烦你呢。”沈哲热情道。

    按照年纪来算,姚晨曦和沈嫚妮相差不了多少,沈哲应该也得上一位长辈,他如此盛情,姚晨曦的确不好拒绝,只能笑着点头应承了下来。

    沈嫚妮拿起手机开始给苏媛打电话。

    姚晨曦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她没走多久,兴许是咖啡喝多了,李浮图也以去洗手间为由离了座。

    咖啡厅的洗手间设立在一楼,李浮图下楼了,来到了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立马窜了出来,守在了女洗手间门口。

    过了一分钟,姚晨曦走了出来,当看到李浮图,她脸色微微一变,然后下意识迅速朝周围看了眼。

    “放心,只有我一个人。”李浮图道。

    姚晨曦收回目光,“这里是女卫生间,你堵在门口,就不怕被人说你是变态?”

    李浮图面不改色,上前一步:“我只是想和你说句话而已。”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说着,姚晨曦就打算与李浮图擦肩而过。

    可李浮图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

    被拽了回来的姚晨曦对李浮图怒目而视,可眼底却涌动着慌乱。

    “今天这场面,我也无法掌控,你要相信这绝对不是我主观想要看到的……”

    “你不用给我解释,放开我!”

    姚晨曦不断挣扎,可她那点力道怎么可能和李浮图比。

    李浮图手如铁钳一般,将她给死死禁锢住。

    “松手,你弄疼我了!”姚晨曦露出痛苦之色。

    见她挣扎太过剧烈,为免她伤到自己,李浮图只能缓缓松手。

    “晨曦,我真的没有半点想要伤害你的意思……”

    “伤害我?”

    恢复自由,姚晨曦退后一步,本来掉头就打算走,可听到这话她动作一顿。

    “李先生,你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了,你和沈小姐如何,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请你不要再和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免得沈小姐听了误会。”

    言罢,她迅速转身。

    看着女人决绝的背影,李浮图摸了摸鼻子,脸上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自己难不成是自作多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