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报喜不报忧
    事已至此,李浮图知道已避无可避。

    人在猝不及防下面对意外来临难免会心态大乱,来之前,恐怕姚晨曦根本不会想到他也会在这里,神情一瞬间就变得有些异常,为了防止局势更加恶化,李浮图明智的选择主动开口,率先将场面控制。

    李浮图无疑做了个相当正确的举动,他的起身顺利吸引了沈嫚妮的目光,从而她并没有看到姚晨曦眼神的剧烈波动。

    虽然争取到的时间很短暂,但好在姚晨曦也非寻常女子,迅速回过神来,很快敛去眼神中的慌乱,冲李浮图点头一笑:“李先生。”

    “你们……认识?”

    沈嫚妮看着两人,微微蹙眉,沈哲也颇为意外。

    李浮图毕竟是经历过无数大场面的人物,心理素质异常强大,虽然之前确实有些忧虑,但事到临头,他已经调整好心态,对沈嫚妮笑道:“之前送苏媛回学校的时候我有幸碰到过姚老师。”

    姚晨曦面带微笑,两人未曾提前预案,但却配合得默契十足。

    沈嫚妮点点头,疑惑顿消。不能怪她天真好骗,她又不是神仙,没有洞察人心的本事,恐怕怎么也不会去想李浮图和苏媛的辅导员会发生什么。

    “姚老师,请坐吧。”

    沈哲笑着伸了伸手。

    “姚老师你坐我这里吧。”

    出于绅士风度,李浮图主动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拿起自己的咖啡坐到了里面。

    “一杯拿铁,不加糖,谢谢。”

    姚晨曦坐了下来,对走过来的侍者道,表面上看起来从容优雅,实则内心波澜暗生。

    李浮图和苏媛的关系,她很清楚,根本不是学校里传的那样,相反,从一开始在学校门口碰到被一老太碰瓷的李浮图和苏媛时,李浮图就直言过他是沈嫚妮的保镖。

    她也曾当真过,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姚晨曦逐渐觉得这家伙根本不像是一个保镖,身上那么多伤疤,而且说出能为一人杀千万人那样的话,身份绝对不可能那么单一简单。

    既然如此,那这个男人和沈嫚妮之间的关系就很值得推敲了。

    那一晚只不过是酒精作祟,当下很常见的一夜情缘,姚晨曦心里一直这么告诉自己,所以她从没有想过要探究那个男人情感生活,他和谁不清不楚,和谁关系暧昧,和沈嫚妮是情人还是男女朋友,都给她没有任何关系,但此时此刻,当亲眼看到他和沈嫚妮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姚晨曦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内心,根本做不到她想象中的风平浪静。

    “姚老师,媛媛生性顽皮,在学校这两年恐怕没少让姚老师费心,真是麻烦了。”

    沈嫚妮微笑开口,十分友善,没有任何巨星架子。

    “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所在,沈小姐言重了。”

    姚晨曦摇头一笑,不断提醒自己就当坐在旁边的男人不存在。

    李浮图也很识趣,知道这种情况自己能保持沉默就不要多说一句。

    “姚老师,因为我和苏媛的父母都在兴城,所以平常很难来东海一趟,故而一直无缘和姚老师有过什么交流,这是我们这些做家长的失职……”

    沈哲有些惭愧的说道。

    “沈先生,苏媛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再像那些初高中生还需要家长的监督看管,而且苏媛也很懂事,您完全可以放心。”

    不得不承认,姚晨曦的确是位好老师,对苏媛逃课的那些事只字不提。

    李浮图安静的和咖啡,尽量降低自身的存在感。

    “这么说来,那丫头在学校里表现还不错了?”

    听到姚晨曦的话,沈哲脸上浮现笑容:“我还担心那丫头离家远了,而且她姐姐平日里工作繁忙,没人约束,她会肆意放纵自己呢。”

    “您的拿铁。”

    侍者恭敬的把咖啡放在姚晨曦的面前。

    姚晨曦道了声谢。

    “沈先生多虑了,虽然苏媛性子有些……跳脱,但还是很有分寸的。”

    李浮图闻言挑了挑眉,不知道那丫头平日里给了姚晨曦什么好处,居然让她这么帮着说话。

    虽然确实有些报喜不报忧的意思,但姚晨曦说的也不全是违心之言,她才二十多岁,很年轻,和那些喜欢鸡蛋里挑骨头思维古板的老学究不一样,比起盯着缺点不放,她更愿意去发现学生身上的闪光点。苏媛确实称不上尽善尽美,但姚晨曦见过太多不知自爱把青春当作放浪借口的女孩,比起那些,苏媛无疑要强太多了。

    姚晨曦喝了口咖啡,继续道:“前段时间我校校庆,苏媛还上台表演了,获得了全校了喝彩,给整个班级挣得了荣誉……”

    姚晨曦话还没说完,李浮图突然咳嗽了起来,明显是被咖啡给呛到。

    几人的目光都朝他移来。

    “小李,没事吧?”

    李浮图低着头咳嗽了一阵,等缓了过来,他摆摆手抬起了头:“伯父,我没事,喝太急了被呛了下。”

    沈嫚妮不疑有他,一时有点想笑,瞥着某人:“你喝这么快干什么,又没人和你抢。”

    李浮图呵呵笑道:“这咖啡味道太好了,服务员,给我再来一杯。”

    服务员迅速走过来帮李浮图续杯。

    李浮图把杯子递过去的时候,不留痕迹朝姚晨曦看去。

    仿佛心有灵犀般,姚晨曦视线也朝他望来。

    两人目光撞上,一触即分。

    姚晨曦风平浪静,端起咖啡安静品尝。

    “你要是真喜欢这咖啡,干脆把这咖啡厅直接买下来得了,到时候想喝多少喝多少,这对你而言应该轻轻松松。”

    抓住机会就不会放过的沈嫚妮揶揄道:“弄得像没喝过似的,这可有失你的身份。”

    沈哲瞪了她一眼:“你少说一句。”

    “好东西偶尔尝尝也就好了,哪怕人参燕窝天天吃恐怕也会很快食之无味,贪婪是最大的原罪,做人想要快乐,首先得懂得知足。”

    李浮图若无其事,半点尴尬都没有,比起让姚晨曦继续说下去,被这娘们嘲讽几句算得了什么。

    沈哲欣赏的点点头,对沈嫚妮道:“看看人家的思想觉悟,你还得多和小李学学……”

    沈嫚妮默然不语。

    李浮图对她眨了眨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