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六个爷们从冷冻室被抬了出来,躯体僵硬,眉毛上都覆盖了一层白霜,躺在地上身子不受控制的颤动着,气若游丝。

    可以说这几人几乎是捡回了一条命,如果金玄再来晚一点,他们只怕已经去和阎罗王喝茶了。

    “这几位火气太大,我不得已只能让他们去冷冻室冷静冷静。”

    俯视着地上直打哆嗦的几人,钱森冷笑不迭,“看来疗效不错。”

    比起从政,经商,混江湖无疑是一条成功相对迅速的捷径,每向前走一步就会成为身后人眼中的上位者,但不可否认,这条道比任何路都要来得血腥,向前的通道几乎都是拿一具具枯骨铺就的。

    仁慈?

    怜悯?

    这些东西早就和那些尸体一样,死在路上了。

    哪怕李浮图都不认为钱森的做法有什么不妥,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些人既然来民以食为天闹事,就得有承担后果的准备。

    “很好,感谢钱堂主今日的招待,金某铭记在心。”

    金玄神色阴冷,虽然恼怒,但也清楚这口气自己只能暂时忍耐。

    钱森面不改色,冷嘲热讽:“好说好说,你以后要是还有兄弟火气太大,我这冷冻室的大门随时都为你敞开。”

    金玄不是一个喜欢废话的人,不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那就请钱堂主帮人帮到底,帮忙把我这几个兄弟扶出去吧。”

    “你们几个过来一下,把这几个人扶出去。”

    两个手下自然不够,钱森叫来几个厨房里的帮工。那几个爷们被冻了二十多分钟,虽然现在重见天日,生机逐渐复苏,但身躯依旧僵硬,还无法独立行走。

    当他们一行人出来,引得侧目不断,餐厅里的客人看着哆哆嗦嗦走路都需要搀扶的几人,眼神无比诧异。

    “就不远送了。”

    钱森停住脚步,站在门口。

    见金玄重新出来,他手下的一帮猛男纷纷松了口气,然后迅速迎了上来,把几个兄弟接过。

    “钱堂主,我相信很快会再见面的。”

    钱森置若罔闻。

    金玄没再多做停留,“走!”

    一帮猛男跟着金玄转身,砰砰一阵车门关闭声响起,然后引擎声大作,几辆普拉多很快驶离。

    一场风波似乎化解于无形。

    “究竟怎么回事?”

    行驶在最中间的普拉多内,金玄面无表情问道。

    在餐厅里唯一没有和李浮图交手的那个爷们此时就坐在他的身边,虽然仍然觉得浑身发冷,但还在神智已经清醒了过来。

    “钱、钱哥,是沈嫚妮。”

    那爷们说话还是有些发颤,经历了刚才绝望的二十分钟,他才明白生活在阳光下究竟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沈嫚妮?”

    金玄眉头一皱。

    “……对,沈嫚妮、就在三楼吃、吃饭,她的保镖……很厉害。”

    虽然他有些口齿不清,但金玄也听明白了。

    这么说来,刚才那个年轻人就是沈嫚妮的保镖了?

    金玄目露思索之色,眉头不仅没有舒缓,反而更加紧皱起来。

    他觉得有些不对。

    沈嫚妮那等超级巨星聘请几个高手当保镖,不值得奇怪,可是为何钱森会对沈嫚妮的保镖那么客气?

    金玄眼神闪烁,突然脑中仿佛一道亮光划过。

    沈嫚妮,钱森,能够把这两人联系到一起的人物屈指可数……

    金玄想起一位他听说过很多次但一直无缘谋面的人。

    年纪,相貌,身手,貌似各方面都符合。

    金玄吐出口浊气,终于明白过来,他目无焦距的望着前方,默默呢喃:“李浮图……”

    “李少,这次多谢了。”

    目送普拉多车队离去,钱森扭头道谢,如果今天不是李浮图恰好在这里,恐怕事情就是另一番局面了。

    “钱堂主不怪我多事就好。”

    “李少哪里的话。”

    钱森知道李浮图说的是放了那几个人的事,既然金玄亲自带人过来,那几个人他就无法轻易杀掉,这种局面,其实无论对金玄还是对他而言都可以接受。

    “李少,沈小姐还在上面,我和你一起上去吧,让沈小姐受惊了,我上去陪陪罪。”

    钱森转移了话题,李浮图和燕东来的关系他也清楚,继续说下去,恐怕会让场面难堪。

    “她可没那么脆弱。”

    李浮图摇头一笑,知道钱森说的是场面话,也没拒绝。

    “给兄弟们准备一些好菜。”

    钱森对经理吩咐一句,然后和李浮图上楼。

    “沈小姐,你能光顾实在是我这民以食为天的荣幸,却让你碰到这种事情,实在是抱歉,今天这顿饭,算在我头上,沈小姐可不能拒绝。”

    钱森笑着走近,态度异常客气,单从这幅模样看,绝对不像是一个江湖大佬。

    “刚才在楼下碰到钱先生,和他聊了会。”

    李浮图解释了句。

    沈哲本还奇怪李浮图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闻言恍然。虽然对这种背景复杂的人物没什么好感,但活了大半辈子,虚与委蛇的功夫怎么也会几分,几人客套一番,钱森也没多打扰,敬了杯酒后便告辞下楼。

    “你还吃吗?我和爸都吃得差不多了……”沈嫚妮对李浮图道,没多问半句,江湖上的事情,她不感兴趣,既然李浮图和钱森一起上来,说明事情已经解决了。

    李浮图摇摇头:“我也饱了,那咱们走吧。”

    三人并肩下楼。

    “小李,你和妮妮认识了两个月了,不知道见过媛媛那丫头没有?”

    下楼的时候,沈哲问道。

    李浮图眉头一抖,下意识看向沈嫚妮,沈嫚妮也无巧不巧朝他望来,眼眸闪烁,像是戏谑。

    李浮图轻咳一声,故作平静:“见过几次。”

    “我和妮妮下午打算去东海大学看看那丫头,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不如一起去吧。”

    要是一般人,沈哲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不过他对李浮图很有好感,想多考察考察。

    李浮图眼神微微一变。

    他自然不想去,可之前他才热情说过非常乐意给沈哲当向导,这个时候拒绝,岂不是自毁形象?

    他又朝沈嫚妮看去,指望沈嫚妮能帮忙说话,可沈嫚妮已经移开了目光,似乎打算见死不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