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金玄
    大门被堵,民以食为天方面的人自然不会无动于衷,门口负责迎宾的两个侍者立即上去理论,让对方把车挪开,可从一辆普拉多下来的爷们毫不理会,一把将其推倒在地,气焰嚣张。

    紧接着六辆车的车门接连打开,从里面钻出二三十号猛男,脸色不善,来势汹汹。

    沈嫚妮也看到了楼下的动静,她微微皱眉,随即朝李浮图看了眼。

    这种场面,一看多半就是刚才闹事的那伙人来了帮手,以这家伙和顾擎苍的关系,没看到也就算了,既然就坐在这里,多半不会袖手旁观。

    如果不出沈嫚妮所料,李浮图虽然面不改色,但放下了筷子。

    “沈伯父,你和嫚妮先吃,我去趟卫生间。”

    他微笑道,起身离坐。

    沈哲点点头目送李浮图下楼,没有多想,因为他坐在外边,因为角度的原因,他看得到浦江,却看不到餐厅大门口,虽然也听到了动静,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妮妮,外面怎么这么吵?”

    等李浮图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沈哲收回目光,皱眉想站起身看看,可沈嫚妮按住了他的手,“没什么,因为有客人车停错了位置,服务员让他挪下车而已。”

    沈嫚妮若无其事,不留痕迹转移了话题:“爸,妈这段时间还好吧?”

    沈哲注意力被转移,吃了口青笋,笑道:“你妈她好的很,天天就爱打打牌,我看她太过清闲了,你赶紧给她弄个外孙,也好让她有点事做……”

    “爸!”

    ……

    一楼。

    当李浮图走下楼梯,发现客人都拥在大门两边看热闹。

    钱森就站在门口,带着人和对方对峙,气氛凝重,剑拔弩张。

    李浮图看了片刻,不急不缓走过去。

    “钱堂主,我几个兄弟在你这吃饭,可到现在人都没有回去,联也联系不上,不知道钱堂主知道他们的去向吗?”

    李浮图并没有直接上前,离门口还有七八米就停了下来,就像周围这些客人般隔岸观火。

    “没想到这家餐厅的老板居然是钱森。”

    “外面那伙人是谁?居然敢和钱森较劲?”

    周围窃窃私语不断,因为钱森的人几乎把大门堵死,李浮图和这些客人一样,几乎难以看清外面的场景。

    “我是开餐厅的,又不是帮忙找人的,况且餐厅这么多客人,我哪知道谁是你的兄弟?金玄,你问我你的兄弟去了哪里,你不觉得问错了地方?”

    光天化日之下,钱森还是保持了冷静。

    “金玄是谁?”

    钱森话音落地,有人便忙不迭问向同伴。

    “燕先生手下的四大悍将之一,天地玄黄中排行第三,你说他是谁。”

    “燕东来?他和永兴之间不是一直和平共处的吗,怎么现在……”

    “谁知道,不过他们双方要是闹起来,那咱们东海可就热闹了。”

    周遭的议论声此起彼伏,李浮图听在耳里,不动声色。

    “我的兄弟是在你这失去联络的,钱堂主既然不知道,那也没关系,麻烦钱堂主让让路,我自己进去找。”

    这种场合能和钱森对话的自然应该是那个金玄了,果然不愧是燕东来手下的得力干将,很沉得住气。

    “金玄,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你说进去找就进去找?我这么多客人,惊扰到了他们谁来负责?”

    “自然我来负责。”

    金玄毫不犹豫,十分豪迈:“请钱堂主放心,现在里面就餐的客人,他们的消费我金玄全部承担,钱堂主,现在可以让我进去了吧?”

    钱森仍然挡在门口,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他眯起眼:“抱歉,这里不欢迎你。”

    “钱堂主,如果我的兄弟不在你这,你让我进去看看又有什么关系?”

    金玄的语调也逐渐变得阴沉下来:“莫非钱堂主是做贼心虚不成?”

    “笑话!”

    钱森冷笑一声:“这是我的餐厅,我有权决定让谁进,让谁不进!”

    “这么说,钱堂主是打定主意要拦我了?”

    “怎么?”

    钱森上前一步,声音森然:“你还想硬闯不成?”

    随着他的动作,他身后的十几号爷们同时上前一步,全身绷紧,伺机而动。

    场面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空气里仿佛都弥漫起浓重的火药味。

    “出来混,义字当先,兄弟们下落不明,我不能坐视不管,钱堂主,得罪了!”

    金玄语气冰冷,“上!”

    他身后的二十多位猛男脸色骤然狰狞,一场纷争似乎难以避免。

    可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关头,一道平稳声线从大门里面传来。

    “等等。”

    已经打算用拳头分个高下的两帮人动作不约而同一顿,钱森扭头,看到来人,阴沉之色稍稍收敛,叫了声李少。

    他身边的爷们自发让开道路。

    李浮图一路畅通无阻,站在了钱森的身边。

    “这年轻人是谁?为什么要趟这种浑水?”

    “看到没,钱森对他好像很客气,难不成是哪个豪门的公子?”

    “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眼熟?”

    刚才见两帮人要打起来,这些客人为免自身被波及赶忙离远了些,他们的议论李浮图自然听不到了。

    李浮图对钱森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投向对面。

    对面虽然人不少,但金玄站在最前面,地位突出,自然不难辨认。

    年纪不大,看起来三十多岁,平头,身材属于那种精悍的类型,最让人应该深刻的地方就是他的眼神非常锐利,如刀。

    “你是谁?”

    李浮图的出现自然瞬间引起了金玄的注意,他对上李浮图的目光,微微皱了皱眉。

    钱森对他那么客气,说明这年轻人身份不一般,而且普通人身处这种场合也绝对做不到如此镇定。永兴的几个堂主他都见过,绝对没有这么年轻的,莫非是哪个豪门公子?

    李浮图没有回答,平静道:“你的人刚才在这里闹事,我亲眼所见,你现在又带这么多人过来,未免有些过分了。”

    金玄笑了:“小子,关你什么事?我劝你最好走开一点,不要惹祸上身。”

    出于钱森对李浮图的态度,所以金玄稍微注意了点,语气并不算粗暴,可他已经决定了,不管这小子是哪家的公子哥,今天这民以食为天的大门他金玄进定了,谁也挡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