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问责
    这个夜里,周昊与郝斌杰两人连手,对梁承地的名下的产业进行了全方位的扫荡。

    能抢的抢走,抢不走的砸烂。

    作风果决,行动迅速,砸完一家就走,毫不留恋,不给梁承地逮到的机会。很无耻,却不可否认也很聪明,周昊很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梁承地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收到消息后,立即派人马增援,可等救援的人马火急火燎的赶到事发现场,看到的只是一片狼藉和倒在地上惨叫哀嚎的残兵败将。

    被人牵着鼻子疲于奔命了一个多小时却连半个敌人都没见到,梁承地终于反应过来,或者说也被激出了火气。干脆不再被动防守,调集人马开始冲击周昊的场子,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从晚上一点左右开始到快要天亮,双方你来我往,像是较劲一般在彼此的地盘上打砸抢,原本平静的东海格局瞬间被四处响起的怒吼声打破。

    双方虽然彻底撕破了脸,打红了眼,但还是没有丧失基本的理智,并没有去伤害无辜的市民,守住了那条底线。

    多处的动乱,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压不下去,第二天,东海很多人物都收到了消息,震惊之余,心里都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昨晚基本上周昊和梁承地两人的产业都被对方砸的七七八八,名副其实的两败俱伤,损失难以统计,想也不用想,经过昨晚的较量,双方绝对已经结下了不解之仇,而且这可不像是普通小市民之间的意气之争,周昊是永兴的堂主,而梁承地也是燕东来的四大悍将之一,双方都算是各自阵营高层,放在古代,那就相当于两国间大将级别的人物,他们这次的争斗,恐怕还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永兴其他几位堂主会不会同仇敌忾?

    天地玄黄里其余三位会不会为梁承地抱不平?

    常言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有人都清楚,昨晚的一场乱斗基本上已经打破了平衡,就算顾老和燕先生无心争斗,也得照顾手下人的情绪,就如那句老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而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两个巨头拼杀起来,他们又何去何从?

    ……

    春秋华府。

    顾家别墅。

    永兴的几大堂主济济一堂,全部坐在沙发上,所有人都端着茶杯喝着茶,等待着掌舵下楼。

    忙活了一夜了周昊同样在座,只不过比起其他几位,他的神色明显要惹眼一些,双目通红,甚至看得清楚血丝,似乎一夜未睡,西装上还带着血腥痕迹,身上的戾气都还未完全消退。

    几个老大视线若有若无在他脸上扫过,却都没有说什么,气氛安静,并且沉闷。

    坐了半个小时,佣人已经给他们换了两轮茶水,可掌舵似乎还没有下楼的意思,他们也不急,默默等待。

    突然,门口传来了一阵动静,似乎有车停下,然后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李少。”

    绑架过苏媛的豹堂堂主钱森第一个站起了身。

    “钱堂主。”

    李浮图点头一笑,似乎已经忘记了两人过去的那段恩怨。

    其他几个堂主也纷纷站起身来,都对李浮图问好,态度很客气,哪怕周昊也不例外。

    除了郝斌杰,虽然也挤出一丝笑意,但眼底却很阴沉。

    李浮图很轻易就注意到了周昊异常的脸色,奇怪道:“周堂主看起来脸色不太好,难道昨晚没休息好?”

    哪止没休息好,他昨晚带人砸了一夜的场子,到现在都还没合眼过。

    听李浮图的语气,周昊就知道他恐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心情解释,强自一笑道:“多谢李少关心,不碍事。”

    李浮图点点头,虽然仍旧有些疑惑,但却没再多问。

    打完招呼,几人重新入座,钱森问道:“李少,是掌舵通知你来的?”

    李浮图点点头,早上顾擎苍通知他过来一趟,也没说原因,他以为是因为警方的打黑行动顾擎苍想提醒他一下,可到了一瞧却发现出乎想象的热闹,这个时候李浮图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钱堂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钱森看了眼周昊,张了张嘴,这个时候,顾擎苍终于走下了楼,在他身后,除了江波之外,还多了一个人,长相没什么特别之处,脸色也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很僵硬,下意识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其人正是永兴刑堂堂主,夏殇。

    钱森话语止住,和其他几人一起站起了身。

    “掌舵。”

    “顾老。”

    “都坐吧。”

    顾擎苍摆摆手,脸色没有多少波澜,让人看不清喜怒。

    虽然顾擎苍如此说,但尊卑有序,等顾擎苍坐了下来,几人才重新在沙发上坐下。

    视线扫过一圈,顾擎苍缓缓道:“今天叫各位过来,想必都清楚是为了什么吧?”

    “掌舵,昨晚的事,全怪梁承地欺人太甚,他借助警方的行动,栽赃陷害我,这口气我实在忍不了!”

    周昊红着眼开口。

    李浮图挑了挑眉,虽然仍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却没莽撞的出声。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擅自带人去砸梁承地的场子?”

    顾擎苍视线看向周昊:“告诉我,你这么做又得到了什么好处?”

    周昊紧紧攥着手,默不吭声,昨晚开始他还占了点便宜,可后来等梁承地改变战略后,他也立马尝到了苦果。昨晚可以说根本没有赢家。

    “就因为你的一时冲动,导致三十多位兄弟现在被抓进了警局,保不准警方会认为我们这是在挑衅,接下来把我们永兴列为重点打击的对象,周昊,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份责任你当不当得起?”

    顾擎苍的语气很平缓,也听不出什么火气,但越是这样,在座的几个堂主越是紧张,周昊额头上甚至起了汗水,咬着牙,说不出来话。

    “掌舵,昨晚的事我也有份,不能全怪周堂主一人……”

    郝斌杰果然义气,这个时候居然主动开始帮周昊分担压力。他的出声虽然赢得了周昊的感激眼神,但同样也吸引了顾擎苍的目光。

    “我记得两天前我才说过这段时间要克制,要谨慎行事,即使有什么事,也要通知我后再行决定,可你们却是怎么做的?”

    “阳奉阴违,肆意妄为,难道是因为我老了,所以不把我这个掌舵放在眼里了不成?!”

    看上去越来越像一位寻常老翁的顾擎苍终于展现出了一方大佬的威仪,眼里闪烁锋锐杀机。

    除了李浮图,龙虎豹蛇狼五大堂主全部单膝跪倒在地,低着头,异口同声道:“属下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