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将军
    十一月下旬,东海进行了近两年来最为严厉的打黑行动,势若雷霆,每晚东海合区都会进行突击检查,甚至各分局大佬都会亲自带队,短短几天,就查封了二十多家涉及黄赌毒的场子,抓获人员若干。

    老百姓欢欣鼓舞,拍手称快,但道上却维持着诡异的缄默。

    石青峰。

    永兴狼堂堂主郝斌杰和虎堂堂主周昊正在喝茶,似乎并没有受到警方打黑行动的影响,颇有点闲看窗外花开花落的意境。

    “老郝,还是你够机智啊,掌舵召集我们开完会后你立即就把你这石青峰关了,等熬过这段时间,你在重新开业,根本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早知道我也学习你这样多好。”

    周昊叹息着拿起茶杯,轻轻吹了吹,然后品了一口,上等的龙井,唇齿留香,他微微眯起眼,似乎陶醉于茶水的余韵。

    郝斌杰淡淡笑道:“掌舵早已有言在先,让我们这段时间安分一点,只是你没听进去而已。”

    “我哪知道警方这次居然如此坚决?”

    周昊苦笑一声,“只不过有两个富二代在包厢里和女伴玩的嗨了点,就直接把整个场子封了,勒令我停业整顿,你说我到哪说理去?”

    说起这件事,他脸上就不禁泛起肉疼之色,虽然只是停业整顿,过段时间依旧可以重新开业,可场子的人气恐怕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场子被警方封停,这种事也无疑让他颜面大失。

    郝斌杰不以为意道:“你手下场子那么多,停了一家而已,算得了什么?”

    “老郝,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形。”

    周昊抱怨道:“我自己控股的两家娱乐城被封了一家,三家洗浴中心现在只敢接一些正经客人,参股的那些场子更别提了,简直惨淡不堪,咱们现在可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那时候了,上上下下有那么多兄弟要养,这种日子真不是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周昊捏着茶杯唉声叹气,愁容不展。

    与周昊相比,郝斌杰的心态似乎要好上一些,喝了口茶笑道:“又不是你一人这样,现在这段时间大家的生意都不好做,比你损失重的也大有人在,上面那些官老爷既然打定主意,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

    周昊眼神阴沉,攥紧茶杯:“老郝,要不我们几个一起向掌舵建议,朝警方施施压,说不定局面就会缓和许多,至少不能让条子们更加变本加厉吧?”

    郝斌杰看了他一眼,低头喝茶,没有说话。

    “老郝,你倒是说句话啊!”

    郝斌杰的态度让周昊有些诧异,要是之前,恐怕这个时候他早就坐不住了,哪能像现在这么镇定。

    难不成是因为儿子被人太监,失去了打拼的动力,所以才变得如此无欲无求起来?

    “和掌舵说根本不起任何作用,掌舵开会的时候就说过,这段时期让我们安分守己,如果捅了篓子自己去收拾,你去找掌舵,除了白白挨一顿训斥外,恐怕没有任何作用。”

    “那怎么办?谁知道警方的行动还会持续多久?要是一直这么等下去,那我和弟兄们恐怕都过不了多久就得喝西北风了!”

    “也不是没有办法……”

    郝斌杰看向周昊,“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什么办法?”周昊眯了眯眼问道。

    “掌舵虽然不会插手,但我们何尝不能自己努力?只要闹出点动静表示出我们的不满,条子们恐怕就会收敛点了。”

    周昊眼神收缩:“老郝,你的意思是……”

    郝斌杰神色深沉,意味深长道:“只要让条子们感觉到他们这么继续这么做,有可能会影响到稳定,他们恐怕就会点到为止了。”

    周昊听明白了郝斌杰的意思,眼神一时间变幻不定,似乎有些难下决心。

    这么做是一招险棋,虽然的确可能见效,但风险极大。

    郝斌杰也不逼迫周昊给出态度,放下茶杯道:“对弈一局?”

    周昊此刻思绪不宁,随意点了点头:“也好。”

    郝斌杰吩咐人将棋盘拿进来,棋子棋盘全部玉石打造,晶莹剔透,明显价值不菲。两人刚摆好架势,在棋盘上搏杀起来。

    象棋没围棋那么复杂,入门相对容易,但想要玩透,那也没那么简单。

    马走日,象走田,炮打当空,车行无忌,每个子都有自己独特的作用和走法,楚河汉界上的每个位置都蕴含着相当大的文章,有时候一着不慎可能就会无力回天。

    “老郝,你这棋力和我一样,没什么长进啊。”

    周昊注意力逐渐转移到棋盘上,开局两人不温不火,但下到中盘,郝斌杰率先打破了僵局,拿起一只马跳过楚河汉界,直奔对方老将。

    周昊挑了挑眉,不慌不忙,稳定防守,挪象封住对方走位。

    郝斌杰将车上移,杀气腾腾,抬眼看着周昊,“步步为营可不是取胜之法,要知道进攻往往才是最好的防守啊。”

    周昊面看着对方一往无前的车,低沉道:“有进攻性自然是好事,但同时也得先考虑好后路啊。”

    “时不我待啊,等你把一切想清楚,恐怕你的子都被人吃完了。”

    郝斌杰无视对方居中似图狙击己方马车的炮,左手挪动,双车出击。

    周昊脸色微变,观看着棋盘,一时间有些举棋不定。“置之死地而后生,好气魄。”

    郝斌杰不骄不躁,平静移动了下炮吃掉对方的一个卒子,“舍得舍得,不舍哪有得。”

    周昊抬头看了眼郝斌杰,只不过对方微微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

    “兵家不争一时之得失,顾全大局最重要。”周昊手中的车刚一落地,却发现不知不觉间棋盘早已失控。

    郝斌杰大军压境,能活动的车马炮全部过河,整个就是一副孤注一掷拼一次的架势。

    “将军。”

    郝斌杰马踏凌空,两车从旁策应,周昊即使双士仍在,但老将却无路可走。

    看着无力回天的棋盘,周昊怔怔失神。

    “承让了。”

    郝斌杰低着头,重新摆放旗子,语气波澜不惊,嘴角却缓缓浮现出一丝笑意,三分怨气三分快意,剩下的,全都是歇斯底里的疯狂。

    赢了。

    真是好兆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