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9章 寒冬将至
    在分局长这个位置上坐了四个多年头,罗涛发起火来,确实是有几分气势的。

    但无奈的是,罗伊人对他有免疫光环,虽然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却直视着他,眼神倔强,没有半点服软的意思。

    好一个威武不能屈的俏女郎啊。

    一对父女大眼瞪小眼,僵持良久,最后还是做老子的率先败下阵来。

    都说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可自己这闺女,怎么总喜欢和自己争锋相对呢?

    难不成是黑心棉?

    罗涛暗自叹息一声,走过去给自己倒了杯水,但语气仍然很是冷硬,没有丝毫放松:“于公,薛局是你的上司,于私,薛局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直呼其名?”

    “因为他不是一个好人,也不是一个好官。”

    罗伊人的直言不讳让罗涛再度紧紧皱了皱眉,下意识又打算严厉呵斥,可看着那张倔强的脸蛋,他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还是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这句话如果被外边人听到,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

    罗涛冷哼一声。

    罗伊人虽然耿直,但也不是真的不通世故,没再就薛平贵继续说下去。

    “爸,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行动告诉李浮图,最后还要提醒他?你应该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罗涛喝了口水,平淡道:“又不是什么绝密行动,有什么不能说的?”

    罗伊人拧着细长的眉头质问道:“他就是黑恶分子,你把消息告诉他,岂不是和我们的行动初衷背道而驰吗?”

    罗涛捏着水杯,立即义正言辞道:“我们是警察,说话要讲究证据,你说他是黑恶分子,有证据吗?没有,那就是诽谤,你这是知法犯法!”

    “我亲眼看到他的战国会所的角斗场上有人被打死,我就是证据!”

    罗涛皱了皱眉:“你去了战国会所?”

    罗伊人点点头,几天前战国角斗赛那一晚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形象,见识了李浮图的出手,罗伊人很清楚,光凭自己的能力,面对那种变态,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报仇机会,而这次的亮剑行动,却让她看到了一丝希望。

    “爸,我觉得我们应该第一个查封战国会所,杀鸡儆猴。”

    罗伊人的确是个韧性很强的娘们,哪怕亲眼见识过李浮图的无敌之姿,但也只是消沉了很短暂的时间很快就把心态调整了过来,单说这一点,她确实比世上绝大多数的人要强太多。现在逮到了机会,她立马想对敌人进行‘打击报复’。

    “要是需要证据的话,我愿意充当人证!”

    罗涛看了她一眼,“战国会所不是我们的辖区,不归我们负责。”

    罗伊人神色一僵,哑口无言。

    “伊人,你为什么总和李先生过不去?”

    罗涛皱眉问道,他确实感到不解,他自然知道自己闺女嫉恶如仇,可是这世上罪犯那么多,这丫头怎么总盯着李浮图不放?

    “我没有和任何人过不去,我是在尽我的职责而已。”

    罗伊人看着罗涛,反问道:“爸,我还想问你,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密切了?”

    闻言,罗涛眼底浮现一抹尴尬之色。

    皇后酒吧的事,他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爸和谁联系,难道还需要向你汇报不成?”

    罗涛拿起父亲的架子。

    “好了,你出去吧,接下来一段时间恐怕有的忙了。”

    罗伊人看着他,没有动。

    罗涛双眼一瞪:“怎么,还得我请你出去不成?!”

    “爸,你好自为之!”

    罗伊人扔下一句话,随后拉门离开。

    罗涛看着办公室大门的方向,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

    东海市局。

    燕东来和顾擎苍并肩走了出来。

    站在市局大楼楼下,燕东来停住脚步,淡淡笑道:“顾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恐怕很难熬喽。”

    穿着一身白色唐装的顾擎苍没有半点江湖大佬的气势,相反看起来像个和蔼老人:“情况也没那么悲观,至少薛局还是愿意相信你我二人清白的,只不过燕先生这段时间可要管理好手下人,别惹麻烦,免得惹火上身啊。”

    “燕某明白,多谢顾老提醒。”

    燕东来点点头,眯着眼看着深秋的天空,轻声叹息道:“寒冬将至啊。”

    顾擎苍也抬头看了眼天色,默然不语,两人走下台阶,在市局门口握手分别,各自上了等候在门口的车辆。

    “燕哥,究竟出了什么事?”

    孙青受伤以后就被燕东来勒令在家修养,现在代替孙青位置给燕东来开车的男人叫戴茂,年纪不大,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样貌也不出奇,只不过左眉角处有道一公分左右的疤痕,使他的容貌平添两分戾气。

    “曹家大小姐被刺杀,迫于压力,东海准备进行大规模的打黑行动,以此来安抚曹家怒火。”

    燕东来简明扼要的道,没有隐瞒的意思,说明这个戴茂颇得他的信任。

    “曹大小姐被刺杀?”

    虽然自认见过不少世面,鬼门关都走过几回,但听到这个消息,戴茂还是难掩震惊之色:“谁居然有这么大胆子?”

    燕东来沉默了会,轻声道:“是谁做的不重要,关键的是,他究竟想干什么。”

    领导身边的人,一般都很能把握领导的心思,戴茂立即把注意力从这个惊人消息里收了回来,回头望着眼神闪烁不定的大哥,将信将疑道:“燕哥,你的意思是,有人刺杀曹大小姐,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愿是我多心了吧。”

    燕东来没再多说,阖上眼:“通知天地玄黄立即来皇朝。”

    “是。”

    戴茂恭声领命,见大哥开始闭目养神,他回过身,先是编辑了个消息发出去,然后发车驶离市局门口。

    另一边,顾擎苍上车后立刻通知召集所有的社团高层,下达了和燕东来同样的命令。虽然刚才在市局局长办公室里,薛平贵态度很客气,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也没有透露出半点怀疑他们的意思,但他总觉得,曹家大小姐被刺杀只是一个开始,有暗流在看不到的地方已经缓缓涌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