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对不起,我来晚了
    燕东来和顾擎苍被同时传唤,很显然绝对是出了什么大事。

    李浮图不是神,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光凭猜自然猜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结束了和江波的通话,他思索了片刻,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人。

    城南分局的局长,罗涛。

    作为警方高层,警方如果有什么动作,罗涛这位分局长肯定会知情。

    关键的是,罗涛肯不肯告诉自己?

    思前想后,李浮图打算先给罗涛打个电话再说,就算对方不肯透露,探探口风也好,可还等他拿起手机,身后,房门传来响动,然后衣着整齐的何采薇拉门走了出来。

    李浮图转身,故作自然:“早。”

    他知道这个时候越平常越好,否则只会让女孩感到羞涩。

    “早。”

    刚才一个人在房间何采薇不断给自己打气,等情绪稳定了之后确定神色无异才走了出来,可当看到李浮图,她脸色还是不禁微微泛红,眼神有些闪躲。

    “我、我去洗漱了。”

    打了个招呼,何采薇便赶忙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姿有些别扭。

    李浮图看在眼里。

    等何采薇进屋后,李浮图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才因为想留出空间让何采薇整理心情,他甚至都没洗漱。

    李浮图打算进洗浴间,突然莫名的停住了脚步,只见他转过身,看向自己的床,眉头皱起,眼神有些疑惑。

    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视线在床上打量了圈,他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

    自己的床单怎么不见了?

    那么大张床单,何采薇根本不可能藏在身上,李浮图视线在房间里四处打量起来,十几秒后发现了蛛丝马迹。

    床单的一角透过衣柜的缝隙露了出来,透露出当时藏床单的人有点慌乱。

    那妮子把我的床单塞进衣柜里干什么?

    怀着纳闷不解的心情,李浮图走近打开衣柜门把床单拿了出来,抖开一瞧,发现中间有块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块破洞。

    李浮图一怔,联想到刚才何采薇别扭的走姿,慢慢把床单又放了进去。

    他意识到,从今往后,自己的肩膀上要抗起一份责任了。

    洗漱完毕后,何采薇就让他把她送回学校,可李浮图犹豫了下,委婉道:“我觉得,要不今天你就在这里休息一天吧。”

    初经人事,或许没小说里说得那么夸张,但多少也会有些不适,从何采薇走路的姿势都看得出来。

    何采薇自然明白李浮图的意思,强忍羞涩道:“我要是不去学校,媛媛她们肯定会怀疑的,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缺过课。”

    “可是……”

    感受到男人的关心,何采薇觉得内心被阳光照进,一片温暖,就连那股羞意都被冲淡了许多,她咬了咬唇,低声道:“没事,过会就好了。”

    见女孩如此坚持,李浮图也不好再多劝。

    “这几天你自己小心点,不要做剧烈运动,哪里不舒服,及时通知我……”

    下楼走进停车库上了车,李浮图仿佛化身大妈喋喋不休。

    果然,‘妹妹’和自己女人确实是有区别的。

    何采薇自然也感受到了男人态度的变化,突然间觉得自己这点疼痛根本不算什么。

    “积极进取是好事,但也要知道过犹不及的道理,以后没必要那么努力,你应该知道,我很有钱,可以养你一辈子……”

    何采薇没有辩驳,听着耳边的絮絮叨叨,时不时低低的嗯上一声证明自己在听,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偷偷翘起。

    人确实是会变的,因为母亲的遭遇,导致何采薇天生就对男人产生了抗拒心理,她从心理上就不相信男人,否则长着一副花容月貌也不会到二十岁都没谈过一场恋爱。她一直认为女人没必要依靠男人生活,甚至都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打算,可此刻听到李浮图说可以养她一辈子,她却觉得心里像是喝了蜜那般甜。

    女人终究是感性生物,一旦动了心,她之前所有坚持都会土崩瓦解,溃不成军。当然,得排除极个别强大的异类。

    开车到东海大学的一路上,基本是李浮图在说,何采薇在听,离东海大学正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何采薇突然让李浮图停车。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在过去被人看到影响不好。”

    这个女孩,始终如此善解人意,让人心生怜惜。

    李浮图自然知道对方是在为自己考虑,他继续坚持恐怕只会让女孩儿产生负担,李浮图顺从把车停了下来。

    “谢谢。”

    何采薇打算推门下车,可李浮图把她给叫住。“等等。”

    何采薇奇怪的回过头。

    李浮图抽出昨晚女孩还给他的那张银行卡重新塞到了她的手中。

    不等何采薇拒绝,他郑重的开口道:“昨晚我收下这张卡,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的开始虽然不尽人意,但是在我心中,你是一个干净的女孩,比任何人都干净,与这笔钱无关,所以我收下了这张卡,想消除你心头的芥蒂,现在我希望你也不要拒绝。”

    “采薇,我李浮图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却是一个男人,该承担的责任,我不会逃避,在我看来,男人的责任,就是为他的女人遮风挡雨,提供安稳的生活,你这个年纪的女孩,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这笔钱对你的作用远比我要大。”

    “要是萧阿姨责备你,你就把我话向她复述一遍,我相信她也可以理解的。”

    他的意思是,承认她是他的女人了吗?

    面对李浮图真挚的目光,何采薇眼神颤动,逐渐把那张卡捏在手里。

    李浮图的手掌缓缓上移,抚摸着女孩儿柔顺的秀发,“对不起,我来晚了。”

    何采薇眼角湿润,嘴角却扬起一抹弧度,绚丽夺目。

    她猛的扑到李浮图怀里,主动献上一记动情的长吻。

    “无论将来发生什么,只要你不丢下我,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话音尤在耳畔,女孩已经推门离去。

    李浮图摸了摸嘴唇,看着女孩儿的背影。

    他们的交汇是命中注定也好,命运弄人也罢,此时此刻,李浮图心里已然决定,绝不再让这个前半生艰辛坎坷的女孩儿再受半点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