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3 双手持双刃
    网,他出自地府最新章节!

    卯兔曾言孔傅杰不是她的对手,确实不是童言无忌信口雌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人不可貌相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谁能想像的到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可爱女孩居然能抗衡长期游走在生死边缘的顶尖杀手,并且取得上风?

    当然,虽然一时将毒蜂给击退,但远远还无法决定战局的胜负。

    刺客,或者说杀手,无一例外都擅长近战,能完美适应任何环境,这类不能见光的生物,天生注定就是在黑暗中游走的幽灵,一时受挫,毒蜂很快便卷土重来。

    纤细的柳叶刀寒芒如水,凛冽军刺大开大合,金属交接的铿锵声不绝于耳,并且伴随着火花炸射。

    在交锋了十多次后,毒蜂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刻意卖出了一个漏洞,在肩膀挨了卯兔一刀后,猛然向前迈了一大步,这种近乎送死的方式让卯兔微微愣神了一下。

    尽管是一瞬间。

    但这一瞬间,在高手过招中,已经足够了。

    毒蜂嘴角狞笑森然,毫不犹豫的抬起脚,一脚扫了过去。

    卯兔刚想后退,但是晚了。

    身体刚刚向后迈了一步,握刀的手腕就传来一阵剧痛,卯兔下意识的松开手,那一柄和她身子一样小巧精致的柳叶刀猛然脱手!

    刀光凛冽,垂直飞了出去,嘭的一声,直接插进了墙壁中。

    无论是刀客,亦或剑侠,甚至枪手,对于他们而言,手中兵器脱手,便意味着输了。

    这并不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竞技场,输了,那就等于命没了。

    毒蜂士气大震,乘胜追击,再次向前迈了一步。

    本来应该惊慌失措仓促后退的卯兔反应却出人预料,不显任何慌乱,眼神平静,不仅不退,反而同样向前!

    两人距离瞬间拉近。

    迎面!

    卯兔右手柳叶刀脱手,左手却自下而上,猛然撩起!

    一抹寒芒划破黑暗。

    利刃瞬间从毒蜂腹部划到心脏位置,带起了大片的鲜血。

    卯兔左手一顿,向上的刀刃再次向下,一下子插进了毒蜂的心脏位置!

    如果不是身为强者的毒蜂对危机的嗅觉敏锐下意识的向一边闪避了一下,此刻,他就已然成了一具凄惨的尸体。

    即使没有一刀毙命,但这样也足够了,向上一刀,已经几乎化开了毒蜂的皮肉,向下一刀,仅仅差几公分,就刺入了毒蜂的心脏!

    差点丢命的毒蜂心尖狂颤,来不及去审视自身的伤势,剧烈抖动的瞳孔死死定睛一看。

    不是什么特殊材质的利刃。

    只不过是一把最普通最常见不过的水果刀!

    明晃晃的刀身即使在黑暗中也泛动着刺眼的光芒。

    自从诡异停电后卯兔就心生警觉,从沙发上起身来曹锦瑟卧室前就提前把茶几下一把水果刀拿在了手中,为的就是以备不测。刚才故意露出一个破绽,让柳叶刀脱手后,这把暗中准备的‘杀器’立即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不得不说,这手双刃,玩的很漂亮。

    很干脆,很利落,很犀利,同样……也很卑鄙!

    老老实实躲在衣柜里却通过缝隙把卧室内一切看在眼中的曹锦瑟本来见小兔子武器脱手,本来一颗心已经高高提起,可这个时候长长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并没有脱离险境,但嘴角还是情不自禁露出笑意。

    这个小兔子,虽然变化不小,但同样还是那么腹黑啊。

    单从武力值上来说,以毒蜂的武力值,近身肉搏,卯兔即使能战而胜之,恐怕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结果毒蜂却被算计了一次,直接遭受了重创。

    毒蜂内心没由来的有些憋屈,这股憋屈在伤口处不断涌出的血水洗刷下,演变为惶恐。在性命的威胁下,终于将潜能发掘出来,却不是继续进攻,而是后退!

    “快走!”

    毒蜂踉跄着跑到毒蝎身边,语气透着颤抖。

    虽然很想踩着十二生肖的尸体扬名立万,但是他很清楚,以自己伤势,继续纠缠下去,难逃败亡的结局。

    贪生怕死?

    不,这叫审时度势,这种人远比一根筋的莽夫要可怕的多。

    毒蝎也变了脸色,刺客、杀手、再一击受挫后,最好的时机也就逝去了。

    他也算决断,拉起毒蜂,刚想转身,脚腕就猛然被人握住。

    黑暗中,鲁冲死死抓住毒蝎的手腕,脸色平静,咧开嘴,似乎在笑,眼神中却闪烁着决然。

    杀手,也怕死吗?

    另一边,卯兔已经拿下了自己的柳叶刀,一脸焦急的冲了过来。

    毒蝎想也不想,抬起枪,嘭的一声,直接打中了鲁冲的手腕,头也不回的冲出病房。

    他原本想打头的,但犹豫了下,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选择了打碎对方的手腕。

    卯兔没有追,而是脸色焦急的蹲下来查看鲁冲的伤势。

    敌人跑了,危机解除了,这个时候,曹锦瑟已经推开衣柜门钻了出来,快步走到客厅内,看着浑身浴血的鲁冲,担忧道:“他伤势怎么样?”

    卯兔检查了一番鲁冲的伤势,松了口气,“应该没有大碍,只不过他的左手……”

    毒蝎临走时的一枪,直接打碎了鲁冲的手腕骨。

    曹锦瑟眼神复杂,轻声叹息:“没死就好。”

    就因为保护她,鲁冲或许将面对残疾的后半生。

    “小姐,保护你的安全,是我们最高的使命。”

    卯兔站起身轻声道,小脸上的冰冷缓缓褪去。

    曹锦瑟笑了笑,鲁冲或许是因为职责所在,可她当真能心安理得?

    曹锦瑟没在多说,轻轻拉过卯兔握刀的右手,顿了下,从旁边抽出一张纸巾,在黑暗中极为小心的擦拭着她的伤口。

    她一刀崩裂了毒蜂的虎口,她自己的小手虎口处也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曹锦瑟拿着纸巾,轻轻擦拭着卯兔小手的血迹,“还疼吗?”

    刚才气势如虹的卯兔瘪了瘪嘴,点了点小脑袋,一双大眼睛变得水汪汪的,“好疼好疼。”

    曹锦瑟莞尔一笑:“小兔子,今晚谢谢你啦。”

    卯兔仰起小脸,在黑暗中展露一抹烂漫笑容,纯净如水晶。

    “小姐,卯兔说过,卯兔会保护你的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