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0 旨杀,旨防
    停电?

    锦瑟现在应该是在宋氏开发的水晶宫大酒店里,作为超五星的白金级酒店,一般都会自备发电机,怎么可能发生停电这种低级事故?

    电话那头,曹修戈很快察觉出不同寻常,眼神眯起,“锦瑟,听卯兔的话,她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an”

    “究竟怎么啦?”

    曹锦瑟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何大哥和小兔子为何都变得如此严肃。

    “小姐,像这种酒店都有自备发电机,完全不可能发生断电的事故。”

    卯兔解释了一句,与此同时把门带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的影响,漆黑的房间里,卯兔的嗓音失去了以往的稚嫩,相反显得有些深沉,黑暗中那双眼神变得无比明亮,闪烁着幽光。

    “嗯?”

    曹锦瑟有些疑惑,不知道这妞是出身优渥从未经历过什么危险所以忧患意识太差亦或是胆子太大,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流露着一抹好奇和期待之色。

    卯兔视线在卧室里转了圈,随即在两米高的衣柜上定格:“小姐,躲到衣柜里去。”

    “什么?”

    曹锦瑟闻言一愣。

    “锦瑟,听卯兔的话。”电话里曹修戈的声音响起。

    “哦。”大哥的话曹锦瑟自然不会拒绝,只是让她不解和好奇的是,究竟是谁想要杀自己。

    自己从没有得罪过谁,为什么有人会想着对自己下手呢?

    虽然纳闷,但曹锦瑟还是拿着手机走到衣柜前拉开门藏了进去。

    这还是曹锦瑟长这么大第一次躲进衣柜里,她不害怕,反而觉得有些刺的点了点头。

    子鼠扭头看了他一眼,浅笑道:“放心吧,有卯兔在,她不会让锦瑟出事的。”

    “我明白,我好奇的是究竟谁会这么做,目的又是什么?锦瑟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除掉她有什么好处?”

    子鼠轻轻道:“有些人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曹修戈沉默了下,望着夜空喃喃自语道:“活着,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

    “咚咚咚……”

    万籁俱寂,鸦雀无声,一片死寂中,套房外,敲门声突然响起。

    一直凝神戒备的卯兔眉头一动:“谁?!”

    “大小姐,是我。”

    一道低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有些熟悉。

    “是鲁冲。”

    曹锦瑟听出了来人的声音,作为曹家大小姐,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个卯兔在身旁保护,门外的鲁冲就负责安排东海这边守卫力量,住在她的隔壁,只不过曹锦瑟不喜欢前簇后拥的排场,很少让他们跟着罢了,只不过这次诡异的停电,他们瞬间发现了不寻常,很快就赶了过来。

    曹锦瑟隔着衣柜门发话道:“小兔子,让他进来给你分担一部分压力。”

    卯兔点了点头,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黑暗中,鲁冲悄悄窜进来,随即便把房门再次紧闭,在套房内望了圈,诧异低声道:“大小姐呢?”

    他很清楚,如果大小姐真的在东海出了什么事,那他们这些人恐怕也难逃一劫。

    “小姐很安全。”

    卯兔朝卧室内的衣柜看了眼,即使知道此刻情况危急,但眼中还是不禁闪过一抹笑意,没多说,对着鲁冲问道:“外面情况怎么样?”

    “目前不清楚,但我已经让人在楼梯电梯口把守,这种事情,对方来的人估计不会太多,但肯定都是高手。”

    鲁冲凝重道,既然敢对大小姐动手,敌人明显是有备而来,今晚恐怕很凶险。

    “知道了。”卯兔平静道。

    鲁冲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当机立断道:“我守住客厅,卧室就交给你了。”

    卯兔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平日里话痨的毛病也瞬间消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简单说了声好,直接回到了卧室。

    鲁冲深呼吸一口,坐在沙发上,等待着他派出去拦截的兄弟回来报信,或者……等待着敌人登门!

    突然的停电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混乱,因为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大多数客人已经入睡,水晶宫方面也立刻派人进行安抚。

    哪怕在东海都属于翘楚的顶级酒店内,两道人影犹如两道幽灵,在黑暗中无声潜行,徒步爬上二十九层!

    黑暗的楼道内,静悄悄一片,两人在即将接近二十九层的楼梯转角处不约而同停住脚步。

    攀爬如此高度,除了呼吸略有急促外,似乎并没有给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停顿片刻,一人无声打了个手势。

    三秒后,两人提起一口气,同时朝楼上狂冲,脚尖点地,迅疾无声,眨眼冲上二十九层,撞开楼道间的隔断门,二话不说,两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同时开始点射。

    一左一右,分工无比明确,一出手便不留丝毫余地。

    把守楼梯口的四名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死于非命。

    两人毫不停留,甚至没多看地上的尸体,迅速朝目标房间逼近,很快就来到了曹锦瑟的套房门前。

    门内门外,无一例外都是常在生死边缘游走的猛人,两名杀手,客厅内的鲁冲,卧室内的卯兔,心有所觉,几乎在同一瞬间,身体全部紧绷起来。

    还没交手,一股森寒的杀意已经在空气中弥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一片死寂的空气中,似乎只剩下几人细微的心跳声。

    一方旨杀。

    一方旨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