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海棠夜未眠
    ps:这一章,算是新年贺礼吧,新的一年,祝各位书友学业有成,事业有成,像主角一样,抱得美人归。

    ……

    李浮图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但刚才那种情况确实太惹人遐思了些。

    委实不能怪何采薇胡思乱想,以己度人,要是自己站在何采薇的角度,恐怕也会误会,何采薇又不是个孩子,当时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不过是不想让场面太难堪罢了。

    “你别多想,我和她之间没什么。”李浮图摇头苦笑,虽然知道何采薇应该不会相信,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何采薇默然不语,她曾在李浮图面前说过,不哭不闹不争不抢,其实从皇朝那晚开始,她对自己的定位就很清晰,不会去贪图奢望些什么,即使刚才那个女人和身边的男人真有什么,那也不是她有权利可以管的事。

    “这个镯子太贵重了,你还是找个机会还给她吧。”

    何采薇不再多问,想把镯子交给李浮图,可李浮图没有接受。

    “一件首饰而已,对她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况且像她那种人,送出的礼物哪有收回的道理?”

    李浮图把门重新关上:“以后你住进来,和她楼上楼下的接触的机会应该不少,日后她要是还送你什么东西,她敢送你就敢接,没必要和她客气,正如她所言,你这声姐可不能白叫。”

    何采薇歪了歪头,“怎么听起来,你好像和她有仇似的?”

    李浮图一怔,哑然失笑:“一言难尽。好了,现在也不早了,去休息吧。这里的房间你随便挑一个。”

    占地五六百平的宅子,卧房自然多,李浮图没有多解释和杨雨晴之间的关系,领着何采薇走马观花在每个房间转了一圈,何采薇似乎都没有看上中意的。

    “你的房间在哪?”

    何采薇的话让李浮图一愣,控制自己不去多想,把何采薇带到了自己房间:“这里的房间大同小异,当时入住的仓促,我随便挑的一间,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让给你。”

    或许是因为入住的时候不长,房间里没有单身男士独自生活的杂乱,很整洁也很干净。

    “我哪敢鸠占鹊巢。”

    何采薇回身一笑。

    “我就住你隔壁好了,头一次住这么大的房子,很没有安全感,想靠你近一点。”

    李浮图自然没有任何异议,笑着点头,暗地里却松了口气。

    今晚走进这所宅子,何采薇才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上层人士的生活。

    贫贱,温饱,小康,中产,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每一个阶级之间都有着森严的门槛,并且一个比一个难以逾越,而今晚一个男人却牵着她的手带她一步登天。

    何采薇看了眼手里那个通体翠绿晶莹的手镯,终于有些理解了学校里的有些女孩儿为什么会自甘堕落。

    她把那个她不知道多少价格的翡翠手镯放在了玻璃架上,望了眼今晚属于自己,今后或许也将属于自己的气派房间,复杂一笑,然后缓缓褪去衣物。

    针织衫、牛仔裤、棉质内衣……一个青春而柔嫩的身子一步步的褪下了伪装,不着寸缕的暴露在了空气中。

    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具玉体白的晃眼,与乌黑的青丝形成了惊心动魄的视觉反差,素雅的脸蛋,天鹅般的脖颈,圆润的香肩,胸前的圣女峰如瓷碗倒扣,尺寸虽不惊人,但却形状完美,而且挺而不坠,展现出青春特有的活力。

    一马平川的小腹,挺拔的双腿笔直站立,看不到任何缝隙,足以说明这是一份还未被任何人发掘过的宝藏。

    可惜的是,这份美景并没有在房间里停留太长时间,何采薇赤着玉足走进洗浴间,然后跨进奢华的浴缸,整个人仰躺着,任由温热的水流浸没全身,最后覆盖面部。

    水面下,她望着朦胧的光线,缓缓绽露出一抹弧度,通过水波的流动,朝四周渲染开来。

    ……

    李浮图也在洗澡,虽然知道有一个美人儿就在隔壁恐怕任君采撷,但他却没有任何偷香窃玉的想法。

    洗完澡出来,他吹干头发,熄了灯就上了床,内心很平静,没有半点杂念。

    晚间十一点多,夜深人静,所以一丁点动静都足以引起人的注意,李浮图本来都已经闭上眼,可房门处传来的动静却让他猛然睁开眼。

    有人扭开了门把。

    小偷?

    开玩笑,不提大唐一品重重的安保措施,有多少小偷敢偷顶级富豪的宅子?

    不要命了?

    李浮图知道门外是谁,可这么晚,她跑过来干什么?

    李浮图望着门口,心情逐渐变得复杂起来。

    很快,朦胧的月光下,房门渐渐打开一条缝隙,缝隙由小变大,然后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李浮图下意识闭上眼,一时间竟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来人反手把房门给重新关上,轻手轻脚来到床边,整个房间安静了一会,然后李浮图只觉得大床突然一沉。

    李浮图的心也随之一颤。

    显然有人掀开被子钻了进来,一股洗浴后的清新香味混杂着一种处女特有的幽香瞬间弥漫了过来,可李浮图还没来得及感受,一双藕臂已经缠绕上了自己的腰间,然后一具微凉的娇躯紧贴了上来。

    肌肤紧贴的感觉荡漾人心,而且李浮图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靠在自己臂膀上的一团软肉。

    对方没穿衣服,甚至连内衣都没穿。

    得出这个惊人的结论,李浮图只觉得身体僵硬,不敢丝毫动弹。

    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什么原因,对方的身子透着轻微的颤抖,但搂着的那双手臂却异常用力。

    “要了我。”

    女孩儿吐气如兰,似乎知道男人并没有睡着。

    李浮图知道装不下去,缓缓睁眼,偏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儿,沉默了下,“不后悔?”

    女孩儿抬起头,月光下那双眼睛反射出无比坚定的华彩,似乎有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我母亲用了二十多年告诉了我一个道理,好女不侍二夫,从皇朝那晚开始我就明白,你是我何采薇的男人。”

    都到了如此地步,再说些别的,那就太矫情了。

    李浮图没再说话,猛然一个翻身,把女孩儿压在身下。

    看得出来,女孩儿明显很紧张,却没有任何躲闪,任由男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打量。

    “爱我。”

    女孩儿咬着唇,喘气如兰。

    这两个字无疑是最猛烈的药,李浮图眼眶瞬间充血,再无顾忌,猛的埋下头噙住了女孩儿的唇。

    女孩儿搂着男人的背,青涩而热烈的迎合。

    空气逐渐升温,何采薇的皮肤也缓缓弥漫起娇艳的色彩。

    当碰上那层屏障的时候,李浮图眼眶的赤色消退了些,从何采薇脖颈处抬起头。

    何采薇展颜一笑,主动搂紧男人。

    李浮图再无犹豫,温柔吻住女孩儿的唇,彻底与其融为一体。

    感受到那股痛意,何采薇眉头微微一皱,很快复又舒展。

    房间里渐渐响起了一段跌宕起伏的婉转乐章,逐渐高亢。

    这一晚,注定无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