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无解的难题
    “采薇,萧阿姨应该快要出院吧?”

    “嗯。”

    何采薇轻轻应了一声,螓首依偎在一个并不算多么宽广的肩头,她却觉得无比的心安,甚至涌起了宁愿时间永远停留在此刻的念头。

    李浮图饮了口酒,望着远方的东海明珠塔,柔声道:“萧阿姨出院的时候,你提前通知我,我和你一起去接萧阿姨出院。”

    “不用麻烦你……”

    何采薇缓缓从男人肩上抬起头。

    “应该的。”

    李浮图扭头一笑:“作为‘女婿’,我去接丈母娘出院是理所应当,要是不去可就太失礼了。”

    何采薇咬了咬唇,没再拒绝。

    “对了,这所宅子的事,你最好提前跟萧阿姨说一下,我觉得我去说不太合适,还得麻烦你去说服萧阿姨。”

    “你都说了你是她的女婿,都说女婿算是半个儿子,儿子的一番孝心,我妈怎么可能拒绝?”

    何采薇凝视着男人,嘴角荡漾起涟漪,眼波流转,一笑生花。

    李浮图一怔,随即哑然失笑,他没想到何采薇居然有如此俏皮的一面。

    “你应该多笑,你笑起来很好看。”

    李浮图由衷道。

    清冷月光下,女孩儿白腻的脸蛋儿开始浮现淡淡的红晕,犹如黄昏时天边的火烧云,绚丽夺目,她捏紧酒杯,却没躲避男人的欣赏的目光,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那我以后就只笑给你一个人看,好不好?”

    “你把自己当什么了?我的宠物?”

    李浮图情不自禁伸手捏了捏女孩儿翘挺的瑶鼻,“傻丫头。”

    看着男人眼中的宠溺,何采薇情绪激涌,一瞬间有一种不管不顾投入他怀中的冲动。

    或许这正是苏媛如此依恋他的原因吧?

    想起苏媛,何采薇的眼神不禁微微暗淡,就连心中快要决堤的情绪都逐渐平复下来。她捏着酒杯,低沉道:“我并不担心我妈,她这辈子什么苦难都经历过,所以对于任何事物都看得很开,但是我担心媛媛……”

    何采薇深深呼出口气,看着男人的眼睛:“今天媛媛对顾倾城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要是她哪一天发现我们之间……”

    “我真的不想失去媛媛这个朋友。”

    李浮图的笑容也渐渐收敛起来,何采薇的担心并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在不久的将来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

    苏媛对他感情他不是不清楚,只不过一直在装傻充愣自欺欺人而已。不提苏媛,只怕任何一个女孩发现自己喜欢的人和自己的闺蜜背着自己搞到一起,恐怕都会崩溃。

    到时候苏媛会是什么反应,李浮图不愿深想,但可以肯定的是,何采薇和那丫头之间的友谊,绝对会毁于一旦。

    李浮图自然不愿意看到事情走到那一步,但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件事目前看起来几乎无解。

    “我找个机会去和那丫头把事情说清楚吧,相信那丫头可以理解的。”

    李浮图沉默了半饷后缓缓开口,与其等苏媛发现,不如主动摊牌,虽然免不了会给那丫头带来伤害,但至少不会让那丫头认为他们一直在欺骗她。

    “不……”

    何采薇脸色苍白了下,想也没想便下意识摇头。对于危机的逃避心理是人的潜意识,哪怕何采薇也不能免俗。

    虽然明知道这件事终会有隐瞒不住的那一天,但她还是觉得能拖一天就是一天。

    “现在还不是承认的时候,总会有办法的……”

    何采薇喃喃道,不知道是在说服李浮图,还是在安慰她自己。

    “不用太过忧虑,即使真的到了纸不包住火的那一天,苏媛那里,我去应付。”

    李浮图按住何采薇的肩头,既然目前无计可施,索性不再徒增烦恼,他转移话题问道:“采薇,你母亲重病在床,你家从小就不宽裕,你想过没有,你妈妈从哪里拿出的两百万?”

    “我问过她,可是她没回答我。”

    李浮图迟疑了下,终究还是开口问道:“你一直没有说过你父亲的事,你想过没有,有可能你父亲……”

    他很早就知道何采薇与她母亲相依为命,他也曾下意识认为何采薇的父亲在她出生前就不幸离世,可是刚才何采薇还给他的那两百万让李浮图心里起了一丝怀疑。

    以何采薇的家境,根本不可能拿的出这两百万,否则她当初也不会被逼得瞒着母亲去卖身,萧淑突然拿出这样一笔巨款,绝对是受人帮助。

    两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无亲无故的人不会如此好心,而且何采薇虽然说她从未见过她的父亲,但也从未说过她父亲死了。

    “他究竟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何采薇似乎早就知道李浮图要问什么,神色如此刻的月光般清冷似水,看不到任何情感的波动。

    李浮图猜得到,她自然也猜得到。其实早在母亲前几天把这两百万当作她二十岁生日礼物交给她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这笔钱可能的来源。但她却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有些人活着和死了其实并没有太多差别,在最难熬的二十年她的生活里就没有父亲这个字眼,往后更加不需要。

    李浮图沉默饮酒,没说血浓于水之类的狗屁话,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况且何采薇的心情,他能感同身受。

    他没有父亲?

    可为何他却说自己是孤儿?

    何采薇看了他一眼,复杂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劝我的。”

    李浮图淡淡一笑:“当初我之所以在皇朝救下你,你以为是因为我仁慈?不,我从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因为你和我很像而已。不知事情始末张嘴就劝人大度的人,才是真正的恶毒。”

    何采薇眼神渐渐柔和,端起酒杯抿了口酒,刚打算说话,可门铃声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拜访?

    何采薇疑惑的看向李浮图。

    李浮图也是一脸茫然,可是很快貌似想到了什么,神色倏然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