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把这座江湖捅出个窟窿!
    ,

    石青峰。

    永兴狼堂堂主郝斌杰坐在包厢内,正在和一个男人喝茶。

    这个主动登门的男人不开口,他也保持沉默。

    石青峰是他名下的一个场子,虽然比不得战国皇朝那般名声显赫,但在东海也算是小有名气。

    “郝老大,你真的打算这么坐以待毙吗?”

    男人放下茶杯,终于轻声开了口,话语虽然平淡,但却有些耸人听闻。

    郝斌杰喝了口茶,没有惊慌,缓缓道:“先生此言何意?”

    男人一笑:“郝老大何必装糊涂?”

    郝斌杰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郝某愚钝,还请先生明示。”

    “那在下就不和郝老大兜圈子了。”

    男人眼神沉凝,开门见山:“现在永兴掌舵态度路人皆知,明显是打算将那个李姓年轻人当作接班人,可据我所知,郝老大好像和那位新贵之间……有着不小的矛盾啊。”

    郝斌杰眼神瞬间阴沉了下。

    汪家垮台后,顾擎苍为了稳定,并没有举起屠刀进行血洗,但并不代表一点举措都没有。郝斌杰可以明显感受到像他这样的曾经汪系骨干开始受到了打压,这也就罢了,因为顾擎苍的动作并不激烈,他还可以忍受,而且他也相信以顾擎苍的个性,已经人到晚年,不会做赶尽杀绝这种有损阴德的事,可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却捅到了他的痛处。

    顾擎苍或许可以容忍他,但李浮图绝对不会!

    “我是永兴的狼堂堂主,为社团立下了汗马功劳,自认称得上一句劳苦功高,别说那小子现在还没上位,即使他真的掌权,难道还敢把我怎么样不成?!”

    郝斌杰沉声道,但越是这样激动,越是证明他的心虚与不安。

    “郝老大,那年轻人什么性子,想必你比我应该更加了解,当初贵公子只不过和他带的那个女明星发生了言语冲突,他就敢一脚毁了贵公子的一生,要知道当时他还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如果真等他入主永兴,你认为他会顾忌郝老大所谓的堂主身份而心慈手软?”

    看着神色阴晴不定的郝斌杰,男子喝了口茶,不急不缓道:“郝老大,成大事者谋于将来,现在对方还没有上位,你尚有未雨绸缪的机会,可如果继续再等下去,恕在下直言,郝老大恐怕……难得善终。”

    “你……!”

    郝斌杰猛然变色,狠狠盯着对方,半饷后,急促的呼吸渐渐压抑了下来,他强自平静,但语气难免还是有些冷硬:“那以先生之见,我应该怎么做?”

    男子淡淡一笑:“郝老大如果想求得一线生机,唯一的办法,就是阻止那个年轻人上位。”

    外人都清楚,郝斌杰何曾想不到这点,可别说李浮图如今是掌舵最器重的人物,肯定不会允许自己对他下手,哪怕退一万步说,即使掌舵不管,凭自己,郝斌杰还真的没有底气敢保证自己能斗得过那小子。

    要知道汪家可是倒在了对方手中。

    当然,在外人面前,郝斌杰自然不可能承认自己的无能,眼神阴沉道:“先生或许不了解东海的局势,我根本没机会对他下手……”

    “在下可没说让郝老大直接杀了那年轻人。”

    郝斌杰眉头紧锁,不解的盯着对方:“先生什么意思?”

    男人淡笑道:“郝老大,虽然目标只有一个,但要达到这种目标的手段却有很多种,摆明车马拼刺刀,那不过是莽夫所为罢了。”

    郝斌杰脸色变得郑重下来:“还请先生解惑。”

    男人并没有直接回复他的问题,反而道:“郝老大以前选择依附汪登峰,想必是不甘于现状,想要推汪家上台,从而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可不知郝老大想过没有,难不成你就只能一直屈居人下,不想尝一尝站在顶峰的滋味?”

    男人充满蛊惑力的话让郝斌杰眼瞳剧烈收缩,呼吸骤然粗重。

    如果有机会,谁愿意给人做狗?

    不过郝斌杰混了大半辈子,没被人阴死砍死,自然也不是个蠢货,他热血很快就冷却了下来。

    连汪家筹谋数十载后来都饮恨收场,他又能怎么样?

    “郝某有自知之明,以如今的局势,那些野心只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郝斌杰端起茶杯。

    “郝老大此言差矣。”

    男子摇摇头,淡定自若的道:“事在人为,现如今东海的局势看似平静,实则不然……”

    “两雄对峙,永兴和东海王双方之间已经按捺太久了,哪怕他们两位大佬不觉得,手下人恐怕早就有些不满,这片江湖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这时候只需要有人扇扇风,恐怕就能掀起一场狂风暴雨。”

    郝斌杰眼神眯起,紧紧捏着茶杯,脸色变换不定。

    “自古人心最难控,班子大了,上下就很难保持一心,只要有人把风吹起来,哪怕那两位无心争斗,恐怕也不得不顺应局势啊。”

    男人看着郝斌杰,“时势造英雄没错,但英雄也可造时势,到时候两雄相争,大乱突起,到时候谁能主宰沉浮,那就各凭手段了。”

    郝斌杰深深吸了口气,死死盯着他道:“我怎么能确定这场风浪不会第一个把我自己给淹死?”

    “郝老大放心,我会帮你的,我和郝老大无冤无仇,不会害你。”

    郝斌杰冷笑:“我郝某人闯荡了大半辈子,很清楚一个道理,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先生和我无仇没错,但也没恩,你根本没有理由帮我。”

    “既然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我也不妨告诉郝老大,有贵人不想看到那个年轻人崛起,有句话不是说的好,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男子缓缓举起茶杯,轻轻吹了口,看着漂浮沉荡的茶叶,淡笑道:“我会尽力帮郝老大,钱,人,权,我都不缺,就看郝老大有没有这个胆量与野心,陪我去把这座江湖捅上一个窟窿了。”

    郝斌杰呼吸急促,双手不自觉攥紧,眼神剧烈抖动,一时间没有回话。

    男人也不急,悠然品茶,安静等待。

    “好,我郝某人就以这条命,陪先生赌上这一遭!”

    突然,一道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中的沉声响起。

    男人嘴角微微上扬,端起茶壶给郝斌杰倒了杯茶,然后举起茶杯:“郝老大,你做了一个相当英明的决定,宏图霸业可期,祝我们合作愉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