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天灾人祸
    ,

    虽然在这里住了近两个月,但今晚确实是李浮图头一次进沈嫚妮的香闺。

    女人的房间和男人的房间确实不一样,进门就有一股幽香扑面而来,整个房间布置并不像小女生那般童话梦幻,整体风格和沈嫚妮的个性相类似呈冷色系,李浮图特意朝那个造型别具匠心的梳妆台看了眼,发现上面比较空荡,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个柜子摆着的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奖杯,展示着一个演员在这个行业所取得的荣誉和成就。

    当然,作为一个绅士,李浮图也没有在一个女人房间四处乱瞟,简单扫了眼便很快收回了目光。“你洗浴间在哪?”

    沈嫚妮带着他走了过去。

    不愧是娱乐圈的顶尖大腕,一个沐浴间只怕和常人的一个房间差不多大,一个雪白的浴缸就占据了一小半面积。

    沐浴间并没有什么换下的内衣之类的东西,只怕是沈嫚妮提前收了起来。

    李浮图走到花洒下面开始检查起来,堂堂的阎帝大人客串起了维修工。

    “应该是进水管堵住了,你这里有螺丝刀吗?”

    检查了一番,李浮图初步断定了问题所在。

    “螺丝刀是什么?”

    沈嫚妮好奇道。

    李浮图闻言一怔,随即默然无语,暗叹了口气后,他一脸忧郁道:“好了,你先出去吧。”

    “不需要帮忙吗?”沈女神还是很热心的。

    你连螺丝刀是什么都不知道,能指望你帮什么忙?

    李浮图心里哭笑不得,但还是给沈嫚妮留了面子,笑着摇摇头:“没事,一点小问题,我来处理就好。”

    “那麻烦你了。”沈嫚妮公式化的客气了一句,继而转身打算离开。

    “对了,你知道水闸在哪里吗?”

    李浮图突然问道。

    这个沈嫚妮还是清楚的,她停住脚步回身点了点头。

    “你先去把水闸关上,等修好了再打开。”

    “好。”

    沈嫚妮走出去下楼关水闸去了。

    某人是个君子,没趁着这个机会在沈嫚妮房间里翻箱倒柜干些下九流的勾当,他老老实实的给沈嫚妮修着花洒。

    虽然没有螺丝刀之类的维修工具,但这点小问题自然难不倒李浮图,十多分钟的时间,就把故障给解决。

    “好了,你去把水闸打开看看好了没有。”李浮图从洗浴间走了出来。

    “这么快?”

    沈嫚妮惊讶道,她才关水闸回来没多久,还准备敷个面膜慢慢等,可谁料这家伙效率这么高。

    “你难道还想让我给你修一夜不成?”

    李浮图笑了笑。

    还别说,沈嫚妮心里还真存了几分这种想法,让这混蛋受受累解解气也好,可哪料到这家伙不仅能打,居然维修手段也如此高明?

    如果李浮图知道沈嫚妮的想法,肯定会说一句:抱歉,在下乃全能型人才。

    沈嫚妮下楼打开水闸。

    “去试试看好了没有。”

    不用李浮图多说,沈嫚妮已经走进了洗浴间,李浮图跟在她身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想提醒,可已经晚了。

    就在李浮图刚刚张嘴的时候,沈嫚妮已经把花洒给扭开。

    哗……

    劲道十足的水花瞬间喷了出来,把毫无防备的沈嫚妮淋成了落汤鸡。

    整个房间瞬间水雾弥漫,李浮图站在洗浴间门口,看着沐浴在水雾中的女人,顷刻间呆如木鸡。

    沈嫚妮反应很快,愣了片刻后迅速将花洒给重新关上。

    水流声由急变缓,逐渐消失。

    “谢谢你了。”

    沈嫚妮抹了把脸蛋上的水滴,转过身道谢,可发现那个家伙正目不转睛的死死盯着自己。

    她不解的皱了皱眉,然后下意识低头望身上一瞧,瞳孔骤然收缩,这才如梦初醒!

    夜深人静之中,这个别墅里突然传出了一道声嘶力竭的尖叫声,惊得周围树木上的飞鸟四散。

    “嫚妮,刚才的事真不关我的事,我正想提醒你来着,可谁知道你动作那么快……”

    客厅内,李浮图为自己申辩道,上演了一场湿身诱惑的沈嫚妮坐在对面,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当然,这个时候她已经换了套睡衣,比起刚才款式诱人的丝绸睡裙,这件睡衣就要严实了许多,再也让某人瞧不到半点好风光。

    当然,该瞧见的刚才在洗浴间里某人都瞧见了,当时沈嫚妮睡裙被水全部打湿紧贴着她的身子,那副模样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一丝不挂还要来得荡人心魂。

    哪怕现在想起来李浮图都还有些蠢蠢欲动,刚才谁知道他花费了多大的毅力才从沈嫚妮的房间里退了出来,要是换一个男人面对那种景象,恐怕早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了。

    “这么说来,不怪你还得怪我自己了?!”

    沈嫚妮此时的样子和李浮图第一次住进这个别墅签下那张霸王条约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要来得更加冰冷一些。

    也不怪她,毕竟任何一个良家妇女身子被人看光只怕都不会平静。刚才她那副模样和被人看光几乎没什么区别。

    说句实在话,如果真要怪的话,那还真的只能怪她自己,但李浮图觉得不管怎么说终究是自己占了大便宜,作为一个爷们,他也没好意思得了便宜还卖乖,否则沈嫚妮今晚真有可能被他给气死。

    “嫚妮,这就是个意外,你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就是了。

    今晚穿着睡裙去敲一个男人的门,沈嫚妮不是不知矜持,其实她心里确实存了几分美人计的打算的。

    出卖一点色相,让这个男人看得到摸不着,让他受受煎熬,这是沈嫚妮能想到的唯一报复方式了。

    可谁知道到头来却出现了这种天灾**?

    她是有底线的,虽然在这个男人面前她的底线下意识放低了许多,但是刚才发生的事还是突破了她所能承受的下限。

    “没看到?”

    沈嫚妮怒极反笑。

    谁刚才一双眼珠子瞪得比灯泡还大?

    “敢做不敢承认,李浮图,你还是不是一个爷们?!”

    敢做不敢承认?

    我究竟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了,又不是我扭的开关。

    李浮图虽然满腹委屈,但他知道,这个时候,女人是不会听什么道理的。

    “……要不我也淋一下给你看回来?”

    某人想了个好的解决办法。

    很显然,回应他的是沈嫚妮森寒刺骨的眼神。

    李浮图叹了口气,无奈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没法让时光倒流,你说该怎么办?”

    “你要对我负责。”

    沈嫚妮盯着他,冷冷的开口。

    石破天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