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条件
    此刻皇后二楼的这间包厢内,以高冷著称的天后沈嫚妮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更准确的说,她几乎整个身子趴在一个男人身上,一双小手还不断在男人身上乱摸着,这幅场面乍一看起来确实容易惹人遐想。

    听到声音,沈嫚妮心里一惊,这才发觉自己和这家伙现在的模样太过亲密了,她顾不得在继续发泄,连忙想从对方身上爬起来,可撑着李浮图的身子为微微用力后,她却发现这家伙的手不知道什么搂住了自己的腰,几乎把自己禁锢在了他的怀里。

    因为刚才的纠缠呼吸本就有些急促的沈嫚妮脸色变得更加红润,这混蛋刚才大呼小叫样子,可谁曾想……

    沈嫚妮低头看去,发现某人正眯着眼,哪有半点痛苦的模样?

    “你……快把我放开!”

    沈嫚妮这个时候来不及和他计较,咬牙强忍着羞赧道,绝色脸蛋娇艳如花。

    某人暗叹了口气,难怪总有人说温柔乡英雄冢啊,刚才沈嫚妮趴在他怀里和他打闹的感觉,竟然让他产生一种哪怕一辈子就如此生活也未尝不可的感觉。

    可幸福总是太过短暂。

    就不能晚点再来?

    李浮图真有种想让对方出去再等等的冲动,当然,也是想想而已。

    虽然留恋不舍,但李浮图还是很‘绅士’的将放在沈嫚妮小蛮腰上的安禄山之爪收了回来。

    恢复了自由,沈嫚妮连忙坐直了身子,继而开始迅速整理衣物,她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以自己此刻穿的单肩礼裙,刚才趴在某人身上的时候,胸前布料恐怕难以避免的会下垂,她恐怕已经被人占了大便宜!

    沈嫚妮扭头狠狠瞪了某人一眼,又羞又怒:“无耻!色狼!”

    某人面不改色,慢条斯理的坐直身子,同样捋了捋衣服:“你可是自己主动扑过来的,怎么还反过来骂我?我没说米你非礼我你就应该感到庆幸了。”

    “我……非礼你?”

    沈嫚妮瞠目结舌,再度刷新了对这家伙脸皮的认知。

    “人人都道沈嫚妮玉洁冰清,没想到私底下居然如此放荡,在包厢里就和人乱搞,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冷笑声再度响起。

    李浮图这才扭过头,看向打扰了他美好时光的罪魁祸首。

    穿着一身玫瑰色的高档皮衣,脚下踩着一双八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手上戴着一副看色泽就知道价值不菲的翡翠手镯,年纪差不多三十岁左右,容貌艳丽。

    李浮图知道这位估计应该是皇后的老板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是个女人。

    听到对方刺耳的话,沈嫚妮不禁皱了皱眉,情绪缓缓平复,也随之扭头看去,不过并没有和对方争吵。

    以她的性子,泼妇骂街那样的事的确很难做出来。

    “你是皇朝的老板?”

    李浮图开了口,把对方的目光从沈嫚妮的脸上吸引了回来。

    “就是你在我场子闹的事?”

    对方踩着一双高跟鞋走近,被勾勒成一条线的眉毛微微上挑,展现出一股凌厉的气势,也算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打伤了人还有心思在这里打情骂俏,阁下还真是好胆魄啊。”

    皇朝女老板说话间再度扫了沈嫚妮一眼,眼神泛动着一丝不明显但却的确存在的嫉妒之色。

    不过也可以理解,不招人嫉是庸才,以沈嫚妮备受上天宠爱的绝世容颜以及在娱乐圈的地位,恐怕没几个女人能对她以平常心视之,况且女人本就是善妒的物种。

    “刚才的事,如果你去问问在二楼的客人,想必就会知道那人是罪有应得。”李浮图不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人,所以打算先跟对方讲讲道理。

    “我弟弟现在躺在医院里,恐怕会有脑震荡的可能,你居然说罪有应得?!”

    皇朝女老板也没坐下,就站在茶几前,这让让她有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他是你弟弟?”

    李浮图皱了皱眉,随即微微一笑,“是亲哥哥还是那种‘干弟弟’?”

    闻言,哪怕刚才被这混蛋占了便宜的事还没过去,但沈嫚妮还是忍不住嘴角弯了弯。

    皇朝女老板脸色一滞,似乎没料到这小子这种时候居然还敢开她的玩笑,随即她眯起眼,“你真当我皇后好欺负不成?”

    “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不要介意。”

    某人不以为意一笑,随即说道:“我们今晚过来,纯粹是只是想喝喝酒,没想过闹事,可令弟一过来就逼着嫚妮和他喝酒,还说了一些不堪入目的话,这位女士,你觉得令弟得到现在的下场,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她既然能和你喝酒,那陪我弟喝喝酒又怎么了?”

    皇朝女老板盯着沈嫚妮冷声道,那副理直气壮的口气让李浮图不禁有些愣神。

    这他妈旳,道理还可以这样讲吗?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李浮图暗叹了口气,知道和这种人物说理估计是说不通了。

    “对不起,我不喜欢自己的女伴陪别的男人喝酒。”

    “所以你就将人从二楼踢了下来?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一个开酒吧的,和他讲王法?

    李浮图一时间真的有些想笑。

    “我承认,我有点冲动,令弟的医药费我愿意全额承担。”

    李浮图轻声道,也不想和一个女人太过计较。可对方似乎并没有领情的意思。

    “谁缺你那点钱?我让人把你从二楼扔下去,再陪你点医药费如何?”

    “那你想怎么样?”

    李浮图不禁开口道。

    “让她做皇后的代言人,每隔一个月要来皇后一次,而且我弟住院的这段时间,让她过去照料。”

    对方很快开了口,似乎早就打好了腹稿。

    听到对方的要求,李浮图忍不住笑了,这娘们还真是算账啊,难怪没带人进来好好把他收拾一顿出出气,原来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以沈嫚妮的人气,让她给一家夜场做代言,哪怕一家门可罗雀的场子恐怕都会瞬间起死回生,这条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让沈嫚妮去照顾她弟?

    果然是生意人,算的一笔好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