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满分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游俊为自己的一时见色心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有句话说的好,看一个男人站在什么层面,看他身边的女人就看得出来,能有沈嫚妮这种极品红颜陪着出来喝酒,这样的男人可能好惹?

    “砰”的一声重物落地声响起,紧接着一道尖锐的惊叫声随之传出,随即很快扩散蔓延全场,那股尖锐的穿透力似乎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都暂时盖了下来。

    所有人不明所以,下意识转头,然后便骇然看到一个人五体投地趴伏在了地上,死活不知。

    一旁是倒落的桌椅,而原本坐在那处地方的女郎目露惊骇的站在一边,那瞪大的美眸以及张大的红唇显然刚才那声惊叫声是她嘴里发出的。面容放眼全场也算中上之姿,但现在她已然已经引不起男人的性趣,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从楼下摔下来的游俊身上。

    这是什么情况?

    不少人下意识随之仰头,发现二楼的扶栏明显破了个缺口,由此可见这人绝对不可能是不小心失足才摔下来。彻底杜绝了这个原本就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后,所有人都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酒吧夜场里打架斗殴不算什么稀奇事,可直接将人从二楼扔下来也未免太过夸张了些,即使高度并不算太危险,但一个不小心要是脑袋先着地的话,同样有可能会闹出人命的。

    谁他妈如此跋扈?

    音乐声很快停了下来,舞台上的dj也下了场,原本沸盈漫天熙攘嘈杂的酒吧很快变得安静下来,无论男女,所有人都停住了动作,盯着那具‘死尸’窃窃私语,同时等待皇后方面出面处理。

    “你小子,完了。”

    即使李浮图一脚将沦为人质的游俊踹下了楼,没有了顾忌的两个爷们也似乎没有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意思,冷冷的丢了一句话,将手中的酒甩到一边,随即转身下楼。

    他们明白此刻最重要的是去检查游俊的伤势情况,至于这小子……待会自然有人会处理。

    “他不会……死了吧?”沈嫚妮站外扶拦前瞧着台下的游俊,刚才还像个苍蝇一样不断在她耳边叫嚣,此刻却趴在地上一点动弹都没有,几乎就像个死人。

    但诡异的是,哪怕看到游俊死活不知,但她此刻一点担心的情绪都没有,而且沈嫚妮也并没有发觉自己心态的转变。

    “这种败类,死了也就死了。”

    李浮图不以为意,将半截酒甩在地上,“走,下去瞧瞧。”

    见这家伙一脸轻松的样子,沈嫚妮突然觉得那个游俊很可怜,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这个煞神。

    可这位国民女神似乎忘了这件事的起因完全是因为她这瓢祸水。

    沈嫚妮的下楼将这场事件再次推向了一个,一楼的人完全不知道这位超级天后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不过现在也不重要了,他们更为关心的是,以沈嫚妮的视线和举动来看,似乎这从二楼摔下来的男人与她有关系?

    “人应该还没死吧?”

    李浮图若无其事的走到游俊落地点的不远处,“这么点高度如果真能摔死,那就只能怪他太不走运了,连老天都留不得他。”

    “我劝你他妈最好闭嘴。”

    见这小子还在那阴阳怪气,一爷们抬起头怒目而视,忍不住想要动手。他们已经将陷入昏迷的游俊小心翼翼扶抬到一旁的沙发上躺下,刚才也检查了一番游哥的伤势,还有呼吸,心跳也算平稳,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相比于从二楼摔下来,也许刚才这小子的一子可能造成的后果都要严重的多,大脑无疑是人体最为脆弱的部分,搞不好就会造成脑震荡都说不定。

    很快,一个板寸头男人身后跟着几个长相自带三分凶恶的酒吧看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酒吧里的客人明显认识他,所过之处纷纷退让,板寸头男人对其他人视而不见,眼神不善明显心情不好。

    废话,有人在场子里明目张胆闹事明显就是不将他这个主事的看在眼里,这让他的脸色如何能好得起来。

    “我看究竟是谁敢在皇后闹事,真把皇后当成是你们能随意撒野的地方了?!”

    人还未进场,满含阴森的话语便从他嘴里蹦出,可是当他逐渐走近后看到沈嫚妮时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

    即使没有亲眼目睹,稍一揣摩他很快就大略猜出事情的整个过程,无非就是为女人争风吃醋,诸如此类的事情在酒吧这种场合实在是太过常见,更何况这这位顶级女星本就是祸水级的存在。

    涉及沈嫚妮这种公众人物,事情恐怕有点复杂了,而且沈嫚妮可不是那种不入流的小明星。

    他接着下意识瞟了眼落败受伤的一方,板寸头男脸色一变,眉头登时拧得更紧了,他已经认出这位凄凄惨惨戚戚已经昏迷的男人可是老板的弟弟,经常来场子里玩,一直也没出什么事,可万万没想到今晚会落到如此凄惨的下场。

    “怎么回事?!”

    “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砸了游哥一酒,还将游哥从楼上踢了下来!”

    和游俊一起的一爷们盯着李浮图,满脸阴沉,十分简单的将经过叙述了一遍,但显然扭曲了黑白,避开了重点。

    板寸头随即看向李浮图,让他诧异的是,直到这个时候,这年轻人还像个没事人一样。

    板寸头是混江湖的人,而且掌管酒吧场所,心思自然活泛,他很清楚对方将人打成这样还不慌不乱如此镇定,肯定有所依仗。

    “他说的是事实吗?”

    虽然猜出对方多半也有些来头,但楼上楼下这么多人看着,板寸头自然不会先弱了声势,虎目含煞,一脸凶悍模样对李浮图发问。

    这里是酒吧,不是警局,没那么多是非黑白可讲,这里拼的无非就是身份背景而已。

    所以李浮图也没多费唇舌去争辩什么,慢条斯理点燃根烟,“这事你解决不了,找个能主事的过来。”

    这神态,这语气,看得周围不少牲口心里猛的一个激灵。

    这个逼,装得满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