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威武霸气
    怒气勃发之下,游俊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抑,周围不少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你搭讪也就算了,居然还破口大骂,就算再如何懦弱的男人恐怕都忍不了吧。

    有好戏看了。

    李浮图如今在东海声名赫赫,只不过能认出他的人,今晚大多都去了战国,哪怕有的没去,也不会出现在皇后里。而且沈嫚妮和李浮图认识在今晚两人在战国携手亮相之前根本没几个人知道,所以此刻皇后二楼并没有人将和这位顶级女星一同前来的男人联想到东海如今最炙手可热的人物身上。

    所以导致他们对这场较量的结果还有些期待。

    “你打算就这么一直看着?”

    被人辱骂,沈嫚妮并没有愤怒,也没有再和对方争辩,就像没听到一般,抬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李浮图看了沈嫚妮一眼,嘴角微微扬起,终于缓缓放下了酒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人之常情,可这位……先生,你也未免太没有绅士风度了吧?”

    他一开口立即吸引了游俊的火力。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游俊眼神阴翳的盯向李浮图,那股子跋扈让周围人都叹为观止。

    你他妈调戏别人女伴也就算了,居然还不让人说话?

    还他妈有没有王法了?

    李浮图挑了挑眉,不怒反笑,眼神玩味的看着游俊,“怎么?这家酒吧是你开的?话都不让人说?”

    “呵,你小子倒是挺聪明,不好意思,这家酒吧确实是我家开的!”

    游俊冷笑。

    难怪这厮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是在自家地盘上。

    “你们皇后的待客之道真是别具一格啊。”

    李浮图轻叹一声。

    “只要沈小姐把这杯酒喝了,那什么话都好说,你们这顿酒算我请了,就看沈小姐愿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了。”

    游俊再次把目光看向沈嫚妮,摆明了一副店大欺客的架势。他本来还有些顾虑这个男人会不会有些来头,可见对方到现在还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他的顾虑逐渐消失。

    沈嫚妮没再说话,站起身子终于还是接过了游俊手里的酒杯。

    大明星又怎么样?在老子面前还不是得乖乖听话!

    就在游俊志得意满直觉得满心舒畅的时候,沈嫚妮接过的酒杯突然猛的朝他的脸泼来,那股酒水冰凉的感觉让他脸上的畅快笑容瞬间凝固。

    “敬酒不吃吃罚酒!”

    游俊眼神瞬间狰狞,下意识就提起手打算朝不识好歹的娘们扇去,可他的手臂在半空中酒被人抓住,他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他的手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你这样的人真是给我们男人丢脸啊。”

    一声叹息轻轻响起,周围的观众只看到刚才还一副忍者神龟模样的年轻男子迅速起身一手抓住了游俊的胳膊,另一只手在起身的同时提起桌上一个未开封的酒毫不犹豫的朝游俊脑袋上砸去。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极具视觉观赏性,要不是场面不合适,只怕都有人忍不住想拍手叫好了。

    “砰”的一声,让周围的观众心弦随之震动了一下,还未开封的酒顿时在游俊的脑门上开了花,散发着酒香的液体哗哗从他脑袋上流下来,碎裂的身掉落在地,又增添了一地的玻璃渣。

    这可比沈嫚妮一杯酒的分量大多了,如果刚才游俊只是湿了脸上和胸前的一部分,现在却是被那滚滚而下的酒水浇成了落汤鸡,狼狈至极。

    当然,现在他没有功夫去计较这些形象问题,他又没练过什么铁头功,被一酒结结实实的砸在脑门上,游俊只觉得一阵剧痛过后眼前便倏然一黑,随即整个人都开始变的昏昏沉沉似乎连简单的平稳站立都成为了一件难事。

    “你他妈找死!”

    正兴致勃勃打算看游哥勾搭女星的两个男人没想到突然之间居然会发生如此惊变,不禁有些愣神。

    但看得出来这两人倒颇为仗义,短暂恍惚反应过来后纷纷撸起袖子如法炮制的操起桌上的酒,气势汹汹叫嚣着便朝这边冲了过来,誓要给他们的游哥报仇,凶悍的模样看起来颇有些慑人。

    眼看冲突愈演愈烈,即使是二楼隔得比较远的客人都开始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可是打架斗殴逞凶斗狠之类在酒吧这种场所根本就是家常便饭,屡见不鲜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只不过当看到引起冲突的女主角时让他们不禁有些愣神。

    那是……沈嫚妮?

    沈嫚妮居然会出现在酒吧里?

    可这个时候没有时间就给他们多想,他们的注意力很快被和沈嫚妮一起的那个男人吸引。

    眼见着拎着酒冲过来试图救场的俩男人,那厮临危不惧,嘴角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意,一手扣住被一子快要砸晕的倒霉蛋,拿刚才给他开了瓢只剩半个破碎的身抵主了对方的喉咙。

    “再上前一步试试?”

    锋锐的玻璃刺破了游俊喉咙的表皮,溢流出来的猩红血迹让冲过来的两个男人的动作顿时凝滞,停在四五步外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位兄弟,先把东西放下,有话咱们可以好好说。”

    游哥在人手里,两男人自然投鼠忌器,生怕对方激动之下会用力失察过猛,那锋锐逼人的玻璃可不是脆弱的肌肤和喉管可以抵挡下来的,要是游俊出了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恐怕也吃不了兜着走。

    为了游俊也是为了他们自己,原本气势汹汹满目狰狞的两男人一改之前凶悍的脸孔,好声好语与李浮图商量起来。

    “我一直想和你们这位朋友好好说,可奈何他根本听不进去啊。”

    李浮图轻声叹息,似乎很是遗憾,随即他不再多言,松开了手。

    就在那两爷们松了口气认为对方打算放人的时候,那厮却一把将混混僵僵的游哥推到了二楼扶栏前,然后一脚干净利落的大力直踹,木质扶栏登时破碎。

    “威武霸气啊!”

    周围有惊叹声再也压抑不住响起。

    还沉浸在重金属轰鸣声中的一楼客人们浑然没有注意到有一具人体正从天而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