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后生可畏
    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这方高台将再添一抹血腥色彩的时候,一声轻叹突然在场中响起。

    “后生可畏啊……”

    随着话音,四面八方的残影瞬间消失!

    所有人眼瞳凝缩,随后悚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台上居然多出了一个中年男人,他以手化掌,轰向包围圈的一个方向,看似随意的一击却无比精准的于无数残影里轰出了李浮图的真身,迫使李浮图将袭向孔傅杰天灵盖的凌厉一爪给收了回来!

    扭身,以掌对掌!

    砰!

    李浮图飘然远退。

    本已陷入必死之境的孔傅杰绝处逢生!

    蝼蚁况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来不及询问对方是谁,孔傅杰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二话不说迅速退到中年男子身后,到了现在,他终于明白十年未见的李二究竟成长到了怎样的地步。

    如果不是中年男子横空杀出,他此刻恐怕已经脑袋碎裂,横尸当场!

    “战国角斗场,向来以一敌一,生死自有命数,阁下强行插手,真当战国无人不成?!”

    看台上,一道清冷嗓音响起,然后一道曼妙身影落在了角斗台上。

    身躯委婉玲珑,却胸藏山河锦绣,

    刀马旦,宫徵羽!

    她眼角猩红,锁定中年男子,森冷杀机不加掩饰。

    哗……

    全场瞬间哗然!

    本来那个身躯雄健的中年男子就已经出乎了所有人意料,谁又想得到竹叶青居然会紧跟着登台。

    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怎么好像她是战国的人似的?

    所有人几乎都快麻木了,今晚的刺激简直一浪接一浪,一直没有停过。

    看到宫徵羽挡在自己面前,哪怕李浮图都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心里疑惑不解,他于宫徵羽在浦江偶遇,充其量只算得上点头之交,对方何以至此旗帜鲜明的公然为他撑台?

    “宫小姐息怒,我并没有恶意。”

    中年男子救下孔傅杰之后,并没有再出手的意思,语气也异常平和,他看向李浮图,眼神中浮现不加掩饰的欣赏:“年轻一代里,你已无双,将来未尝不能无敌于天下,我很期待。”

    李浮图表情波澜不起,宠辱不惊,仿佛根本内听到对方的盛赞,一步一步走上前,气机锁定对方,“你是谁?”

    “有缘自会再见。”

    中年男子淡笑,深深看了李浮图一眼,倏然抓紧孔傅杰的胳膊,没多做耽搁,“走!”

    足下跺地,一跃下台,几个腾挪,瞬间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好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大侠啊。

    宫徵羽不是没有机会拦截,只不过诡异的是,她并不没有出手,而是任由对方离去。

    “他这么做,其实是在帮你,杀了孔傅杰,固然可解一时之气,但后患无穷,得不偿失。”

    宫徵羽望着角斗场大厅门口。

    李浮图不置可否,站在她身边,“宫小姐,你为何帮我?”

    “如果我说觉得你有眼缘,你信吗?”

    宫徵羽扭头,抿嘴一笑,绚丽如花。

    ……

    出现了种种变故,角斗赛没再进行下去,但离场的时候,没有任何人觉得不满,相反今晚的角斗赛是他们见过的最惊心动魄的一次,而且注定会传扬很长一段时间。

    孔傅杰本想踩死李浮图,到头来却让对方再一次塑造了自己的无敌之姿!

    “小兔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会救下孔傅杰?”

    走出角斗场的时候,曹锦瑟若有所思的看着卯兔。

    刚才孔傅杰即将丧命的时候,她才大梦初醒反应过来急忙打算让卯兔救人,可发现卯兔却异常镇定,紧接着那个中年男子就横空出世。

    “你是不是认识那个男人?”

    “小姐,卯兔早就说让你报警,可你就是不听卯兔的话,哼!”

    卯兔皱了皱小鼻子,王顾左右而言他,“不过那个李浮图真的好强好强噢,恐怕两个卯兔都不是他的对手。”

    说着,卯兔突然转过头,一脸认真道:“小姐,要不你嫁给那个李浮图吧,他那么厉害,你嫁给他,恐怕就没有人可以伤害到小姐了!”

    曹锦瑟错愕。

    这小兔子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婚姻大事难道就只凭身手就可以决定吗?

    哭笑不得的摇摇头,曹锦瑟也知道和这个小兔子较不得真,长长吐出口气,看着夜空中的孤月,叹道:“走吧,今晚的事,可得好好跟大哥说一说……”

    “李少,今晚看到你,真是让我自惭形秽啊……”

    秦云轩叹息,和李浮图再度握了握手,力度比刚才在大门口初见的时候明显大了几分。

    “秦少过誉了,秦少人中龙凤,何曾逊色任何人丝毫。”

    场面话谁不会说?李浮图亲自将几人送到大门口,和燕东来贾儒道一一握了握手。

    送走燕东来几人后,李浮图回头道:“今晚多谢宫小姐了。”

    “李少不嫌我多事就好。”

    宫徵羽笑了笑,随即看到沈嫚妮走了过来,没再多说,转身离开,拎着个酒葫芦,形单影只,却说不出的洒脱。

    看着她的背影,李浮图眼神轻轻眯起。

    “我看的出来,不管她目的是什么,起码她对你没有恶意,你无需多想。”

    顾擎苍静静道,随即拍了拍李浮图的肩膀。李浮图点点头,目送其带着一众永兴高层离开。

    “李少,我可完成了你的嘱托,现在美人完璧归赵。”

    杨雨晴笑语嫣然,和沈嫚妮一同走近。刚才的血腥杀戮对她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

    “恭喜李少再度力挫强敌,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嫚妮,有空多去我那坐坐。”

    这位少妇姐姐的强大李浮图早有领略,也不意外,他刻意朝沈嫚妮看了一眼。

    李浮图发现这位一直生活在阳春白雪的女星表现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不堪,虽然脸蛋难免有些苍白,但至少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平静。甚至听到杨雨晴的话,她还挤出一抹笑意点了点头。

    待杨雨晴离开后,李浮图扭头道:“我送你回去吧。”

    沈嫚妮看了他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你一直都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吗?”

    坐进车内,沈嫚妮看着开车的男人,缓缓开口,面对他疑惑看来的目光,轻声道:“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李浮图沉默了下,笑了笑:“你今晚也看到了,很多事情是你自己根本无法选择的。”

    他回国,本想过一段与世无争的平静日子,可事与愿违,冥冥中似乎始终有股力量在背后一直推着他,逼他站在风口浪尖。

    今晚看到的一切,沈嫚妮心里本来有很多问题,可此刻她并没有问出口。

    深深呼出口气,她笑了笑:“如果你接下来没事的话,陪我喝点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