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请李少上台领死!
    与之前势若奔雷的狂暴相比,章昆的暴怒一击显的有些平淡无奇,但被其锁定的孔傅杰却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可怕力度。

    恐怕对方全身的力量都已经聚集到了这毫无花俏的扫腿中。

    但力道虽强,但因为章昆的情绪失控,从而导致他的攻势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无破绽可寻。

    “生死之战,比的不仅是实力,这个章昆恐怕要倒在这里了,可惜了。”

    宫徵羽拿起酒葫芦,轻轻饮了口酒。

    擂台之上,孔傅杰脚尖点动地面,向外横跨半步,不多不少,正好从对方攻击中退避开来。

    章昆脸色一变,似乎没想过对手会选择后退,拼尽全力的冲击忽然轮空,不论他如何强悍,身躯依旧难以控制平衡,几乎是旋动着摔到地面。

    “小姐,孔公子要赢啦。”

    曹锦瑟看了眼卯兔,表情却没有卯兔那么乐观,反而透着苦笑,这应该才刚刚开始啊。

    由于方才出击力度太大,以至于摔倒时接连反弹几下。章昆右掌击地,强忍着酸痛,再度弹身而起。

    可在他身躯弹起的刹那,眼角余光却骤然瞥到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后。章昆心头一颤,来不及多想,还未落地之前,右臂迅速蜷曲,对着后方一记猛力肘击。

    反应极为迅疾,出招也相当毒辣。

    可他毕竟是仓促出手,脚步更是未曾着地,对于孔傅杰来说,造不成多大威胁。左手前探,毅然前迎。

    啪!

    将对方肘击挡下后,孔傅杰右手瞬间变掌,如刀般斜劈而下。

    章昆全力躲避,可手刀已经临近。

    噗……指尖紧擦皮肉划动,右肩直至左肋!鲜血随之喷溅。

    触目惊心的场景让台下不少看客一时间心惊胆战,可这点伤口对于章昆来说还不足以致命,他咬牙忍住剧痛,一心想要挣脱。

    可就在他落地的刹那,孔傅杰右腿骤然出击,正面出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孔傅杰轮动的右腿迅疾如风,且又……无声无息,角度刁钻!

    章昆一心想要躲避,在脚尖临近是他也有所察觉,只是他大大低估了对方的速度以及力度,当他感觉不对劲的时候,脚尖已经临近。

    咔嚓!

    脚尖重重点在章昆膝盖上,清脆的骨头劈裂声随之响起,整条右腿顿时成v型向后折去,粘稠鲜血随之喷溅,刺目骨茬穿透皮肉刺探出来,血腥场面令的台下女人们惊声尖叫。

    章昆有些愣神的看着自己折断的右腿,大脑空白,整个世界刹那死寂,甚至连疼痛都没有感觉。

    断了?

    这是自己的腿?

    这可能是自己的腿吗?这可能是自己曾轮击铁棍的腿?

    断了?这怎么可能?!

    短暂的愣神过后,剧烈的疼痛以及难言的惊恐潮水般席卷全身。

    啊!!!

    凄厉惨叫骤然响起,章昆双眼死死盯住那水龙头般涌出血水的膝盖部位,眼中浓浓的惊恐,雄壮身躯在地上剧烈颤抖。

    绝望、惊恐,远远超过本身疼痛。

    “那么……再见了。”

    孔傅杰嘴角上扬,并无半点怜悯,脚步前跨,出现在已经丧失抵抗能力的章昆面前,右腿甩动,直接轰在他的脑袋!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骤然响起!

    巨大的贯穿力将章昆的脑袋直接踢断,并且带着整个人都直接轰飞出去,抛出个大大弧度冲出擂台砸向看台边缘,还想着东山再起的章昆还未落地就已经死绝。

    整个战斗过程看似漫长紧张,但实则还不到五分钟时间,之前还煞气澎湃向李浮图邀战的章昆却已经成了一具凄惨死尸,辉煌与悲凉之间的转换竟然快到了如此地步。

    血染的一生,转眼落幕。

    壮志未酬身先死,虽然遗憾,却无人感伤,这里是死亡角斗场,崇尚的就是暴力,就是杀戮!

    在这里可没有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可笑说法,只要上了角斗台,那就只有一个法则!

    既分胜负,也决生死!

    所以就像刚才章昆杀死大汉一样,没人觉得孔傅杰残忍残暴,这些权贵们只是觉得有些诧异,为何一个年轻人竟然能强到如此地步?

    莫非他们真的老了?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他应该是京都孔家的少爷了。”

    秦云轩看着角斗台上站着的孔傅杰,眼神玩味。

    “秦兄指的是孔疯子?”

    贾儒道恍然,如果真的是孔傅杰的话,拥有这等身手倒不足为怪。他可是听说横行京都的那位孔疯子可是有事没事就跑去军区蹂躏格斗兵王的桀骜存在。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贾儒道随即有些不解。

    “你刚才没看到吗?曹家小姐都出现在了这里,孔傅杰会出现根本不值得奇怪。”

    秦云轩视线缓缓移动,最后略过重重人影,定格在了坐在第一排最显眼位置的李浮图身上,“越来越有意思了。”

    燕东来坐在旁边,沉默不语,眼神闪烁不定。他最初只是觉得李浮图在国外的身份恐怕很惊人,但现在看来,他在国内的背景貌似也根本不简单啊。

    “小兔子,你真觉得你打的过孔傅杰?”

    曹锦瑟扭头。

    “卯兔从不撒谎噢。”

    哪怕见识了刚才那一战,但卯兔却仍然对自己很有信心。

    “看来你这只小兔子挺厉害的嘛。”

    曹锦瑟嘀咕了一句,显然刚才孔傅杰的出手也让她意外不已,从而间接也对自己这个‘保镖’的本事有了间接的了解。

    “唉,我真后悔小时候怎么不好好练练,哪怕达不到傅杰这种程度,平日里碰到麻烦也用不着保镖出手了啊。”

    唐嘉豪黯然叹息,作为男儿,谁不想横刀立马,举世无敌?

    罗伊人沉默不语,看着台上大发神威的孔傅杰,心中对其印象难免有些改观。

    就如同这位唐山太子爷所说,这种变态身手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造就的,这需要无数个日夜的汗水积累,显然孔傅杰和那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有着显著区别,可既然那位大少爷这么厉害,怎么不想着用在正道上,比如投身军戎报效国家?

    显然,哪怕终极目标还没达成,但孔傅杰把罗伊人带到这里确实是个聪明的决定,起码现在罗伊人对他有了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从赌场那次就看得出来,孔疯子从来不是一个懂得见好就收的人物,虽然有了一个好的开头,他却不打算止步于此。

    沐浴在惨白的灯光下,他轻轻掸了掸衣服,仿佛刚才一战只不过举手之劳,随即,他缓缓转身,就像刚才的章昆一样,把视线定格在了李浮图脸上。

    全场人一愣,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心神一震,脸色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全场瞩目下,孔傅杰嘴角扬起一抹桀骜的弧度,右手上抬,食指对李浮图勾了勾。

    “请李少上台领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