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2章 复制传奇?
    攻守之势瞬间完成调转,章昆的攻击陡然展开,趁对方后退之际,他落地之后毫无凝滞的上演了一记势猛力沉的回旋踢,已经错失了先机的大汉咬牙切齿,照旧双拳格挡,可这次他退了足足五步,魁梧身躯撞到了擂台边缘弹性极佳的橡皮绳,借助反弹力量,拼命窜开。

    可章昆得势不饶人,双腿像蕴含无穷力量,宣泄不尽,凌厉腿风如狂风暴雨,一点不吝啬体力。

    他年少的时候,双腿每天要踢铁柱三个小时,负重三百斤的深蹲要做六百次,“铁腿”的威名是一滴一滴汗水铸就的。

    大汉狼狈不堪,面对章昆的突然发狂,只能被动防守,虽然有次试图以拳抗腿,最终却换来手腕弯折,彻底报废。

    接连百次铁腿轰击,大汉已经山穷水尽,主动权尽数丧失,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结束吧!”

    一声嘶吼震彻全场,台面剧烈抖动,越战越勇的章昆挺身而起,凌空翻腾,憋足劲的右腿划一道气势磅礴的弧度,以泰山压顶之势劈下!

    退无可退的大汉咬牙抬起血肉模糊的手臂格挡,刹那之后,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力道汹涌而至。

    咔嚓!

    两条颤巍巍交叉支在空中,已经孱弱不堪的手臂应声折断。章昆猛劈直下的铁腿无丝毫停滞,继续宣泄摧枯拉朽的力量,硬生生把大汉肩胛骨砸碎,劈倒在地。

    左脚为轴,利落地扭身,右腿顺势扫出,玩出一记漂亮的扫堂腿,凌空下劈到旋身踢腿,一气呵成,血腥霸道的招式带给人赏心悦目的视觉冲击力。

    “好!”不少人倏然站起,高声大喝,神情极为亢奋。

    章昆面色不变,仿佛打败大汉微不足道。双手抓住大汉脖子和大腿,不顾他的拼力挣扎,缓缓举起,直至齐肩。

    大汉眼中涌现绝望,使出最后的力量挣扎翻腾,哀嚎声尖利凄凉,可章昆双手如鹰爪般牢不可破,他举着大汉,并没有立即结束这场战斗,如厉鬼般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最终定格在李浮图脸上。

    李浮图神色平静与之对视。

    “章昆久仰李先生大名,此次前来战国,就是想与李先生一战!”

    随着话音,全场一静后,随即!

    “什么?!!!”

    “他居然在向李先生邀战?!”

    所有人目露不可思议之色,随即猛然将目光全部集中在李浮图身上,神色激动而亢奋!

    谁都知道,李浮图是自战国角斗场三战成名,继而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既然有他这个前车之鉴,谁又敢说传奇不能复制?!!

    他章昆今日就要踩着李浮图的尸体,以王者之姿重入江湖!

    “李先生,可敢应战?!”

    一声惊雷般的爆吼席卷全场,章昆双目赤红,与此同时,抓紧大汉向下猛力按去,右腿膝盖全力上顶。

    咔嚓!!!

    黑熊般的身躯应声而折,为那声邀战增添一抹激荡人心的力量。

    全场寂静,滚滚热浪在心头翻滚,此刻没人去过多关注大汉惨死的尸体,甚至都忘了为胜者欢呼,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那道仍然波澜不惊的身影上,等待他的抉择。

    “小李,现在很多人都想借你上位,不必理会。”

    顾擎苍眯着眼看着高台上的章昆。

    “顾老说的是,上位者不必身先士卒,李少,派个人应付下就够了。”

    宫徵羽赞同颔首,刚才那场震撼人心的大战并没有让她的神情产生多少波动。

    “这家伙,看来还真是引得不少人眼红啊。”杨雨晴看向此刻被全场瞩目的男人,轻声叹息。

    “他不是战国的主人的吗?怎么还可以向他发起挑战?”

    才目睹一条生命惨死在面前的沈嫚妮脸色有些苍白的问道,听到有人对李浮图发出挑战,她的心脏瞬间不受控制的揪紧,一双绝美的眼眸情不自禁流露出紧张之色。

    虽然她相信李浮图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倒下,但生死擂台,谁敢保证不会出现意外?

    大汉的尸体还在台上,却一点波澜都没有掀起,仿佛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一般,难道这才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正是因为他是战国的主人,所以恐怕才不得不应战啊。”

    杨雨晴轻声道,神情却并没有多少担忧,她见过李浮图的不可匹敌,这个章昆虽强,但在她看来,也应该不会是李浮图的对手。

    “看完刚才一战,在下热血,一时觉得手痒,如果阁下不介意,容我先讨教几招如何?”

    本来章昆邀战已经出乎了所有人意料,可就在他们期待李浮图反应的时候,一道声音却又突然响了起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哪怕李浮图都闻声扭头。

    孔傅杰嘴角勾起,在无数道惊诧疑惑好奇的目光注视之下,向着擂台走去,一步一步,犹如闲庭信步,在这种沉重而压抑的场合,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飘逸与潇洒。

    “小姐,孔公子怎么跑上去了?”

    看着在万众瞩目下施施然站上角斗台的孔傅杰,卯兔瞪大了眼。

    “你问我,我问谁去?”

    曹锦瑟紧皱着眉。这个孔家少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疯起来完全不看场合,那方高台上去容易,可再想下来就没那么轻松了。

    和曹锦瑟一样不解的还有唐嘉豪,当孔傅杰站起来的时候,他几乎愣住了,别人明明是邀战李浮图,怎么他跑上去了?他不是讨厌李浮图的吗?怎么主动上台帮人顶雷?

    “你怎么不拦着他?”

    一个人才死在了自己面前,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罗伊人脸色本来就不好看,现在孔傅杰莫名其妙的跑上去,她神情就更为难看了。

    在她眼里,李浮图虽然可恶,但好歹也算是个正常人,即使和孔傅杰对上,也应该分得清轻重,可那个什么章昆却不一样,罗伊人刚才看了他的一战,觉得这个人几乎没有了人性,他恐怕不会顾忌孔傅杰是什么身份而留手的。

    如果孔傅杰真的死在了这里,她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罗小姐,你也应该傅杰的个性,你认为我拦得住他?”

    唐嘉豪苦笑。

    罗伊人咬了咬唇,扭头看向角斗场,现在人都跑了上去,说什么都晚了,她只希望这个京都大少不是想上去装帅逞英雄。

    “小李,你的人?”

    顾擎苍扭头。

    李浮图摇头:“不是,他是京都的一个大少爷,和我还有些仇怨……”

    “那他怎么跑上去了?”

    “我也不清楚。”

    李浮图眉头微微皱起,这个孔家大少爷在玩什么把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