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幸会
    “宫小姐,你怎么来了?”

    李浮图朝宫徵羽迎了上去,和大厅内很多人一样,脸上也饱含意外。

    “怎么?李少莫非不欢迎小女子不成?”

    宫徵羽摇了摇手中的酒葫芦,嘴角的笑容一时间竟莫名的有种娇俏意味:“虽然不请自来,但李少放心,小女子酒水自带,不会沾你便宜。”

    李浮图微微错愕,随即哑然失笑:“宫小姐说笑了,你能光临战国,我欢迎还来不及。”

    虽然现在李浮图已经清楚自己当晚在浦江边偶遇的奇特女子是一条人人忌惮三分的竹叶青,但李浮图心里总有股莫名的声音在告诉他自己这位川蜀刀马旦对他没有任何恶意。

    这种感觉无迹可寻,但却无比真实。

    “你说的是真心话?”

    宫徵羽笑问,一双狭长的眼镜却一直盯着李浮图,似乎很在意这个答案。

    李浮图一时间有点愣神。

    这位川蜀的地下女皇帝怎么今天如此古怪?

    “自然是真心的,战国的大门永远向宫小姐打开。”

    李浮图很快恢复了自然,点头微笑,把疑惑压在了心里。

    闻言,宫徵羽嘴角到眉梢都荡漾起一抹绚丽弧度,一笑生花。

    这一幕被不少关注着这边的宾客清楚的看在眼里,不禁啧啧称奇。

    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川蜀刀马旦什么脾性,他们都略有耳闻,可为何会对李先生如此和善?

    没想到李先生居然和竹叶青都有这么深的交情,真是深不可测啊。

    “宫徵羽居然也认识这小子?”

    宫徵羽和李浮图相谈甚欢的场面无疑让孔傅杰心里很不舒服。

    以女子之身慑服川蜀,名扬天下,宫徵羽身上一直都覆盖着传奇色彩,哪怕孔傅杰其实都很佩服宫徵羽这样的女人,可为何偏偏宫徵羽也对李浮图貌似青睐有加?

    原本这次来东海,孔傅杰只是想瞅瞅十年不见李二如今是个什么德性,可现在他看着李浮图,越看越觉得碍眼。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罗伊人轻声道。

    “后悔?”

    孔傅杰眼神阴翳,“我为什么后悔?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看清楚,十年前他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如今依旧是!”

    “哇,漂亮姐姐,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啊?”

    突然,一道声音从宫徵羽背后响起,充满了童真。

    宫徵羽细长的眉毛微微上扬,回过头,看到两个女孩走了过来。

    “小兔子,你给我闭嘴!”

    曹锦瑟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卯兔的嘴巴给封上,这哪是什么保镖,分明是个惹祸精!

    居然说人家跑错片场?

    哪怕大哥在这里,面对这个女人,恐怕也得客气的叫一句宫小姐。

    “宫小姐,不好意思,小兔子年纪小不懂事,希望你不要计较。”

    见宫徵羽的目光朝自己看来,曹锦瑟很是尴尬,恨不得把卯兔给掐死。

    李浮图脸色古怪,他记得当时在赌场,曹锦瑟好像也是大同小异的说辞,难不成那个叫卯兔的小丫头经常给她惹事,所以这句话已经成为口头禅了?

    “你是曹家丫头?”

    宫徵羽并没有发火,嘴角反而带着淡淡的笑意。

    曹锦瑟点点头,作为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身上却没有任何的娇纵之气。

    “我叫曹锦瑟。”

    “那她应该就是卯兔了?”

    宫徵羽把目光移到张着一双眼睛不住打量着她的小女孩身上。

    咦?

    她怎么知道小兔子的?

    曹锦瑟有些奇怪,但却来不及多想,她连忙拉了拉还不知收敛在人家身上瞅个不停的卯兔:“小兔子,快给宫小姐道歉!”

    “道歉?”

    卯兔似乎反射弧有点长,懵懂的看向曹锦瑟:“小姐,卯兔做错了什么吗?”

    曹锦瑟无言以对,她怀疑自己或许会成为第一个被自己保镖气死的人。

    “小丫头,你如果还想继续呆在你小姐身边的话,以后你小姐说什么,你照着做就是了,不要问为什么知道吗?”

    李浮图终于忍不住笑着开口了,虽然被这小丫头拿枪指过,但看着这么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恐怕任何人都对她恨不起来。

    “卯兔不是小丫头!”

    卯兔似乎很是不喜欢这个称呼,“卯兔今年二十二岁,和小姐一样,都可以结婚了!”

    话语落地,哪怕曹锦瑟都再也绷不住脸忍不住笑出了声。

    宫徵羽也不禁莞尔。

    这丫头居然二十二岁?真看不出来啊。

    李浮图颇为意外,笑着摇摇头没再多说。

    “找机会我让大哥赶紧找个人把你嫁出去,省的你到处给我惹麻烦!”

    曹锦瑟顺着说道。

    卯兔小脑袋直摇晃,抓着曹锦瑟的衣角:“卯兔不要嫁人,卯兔一辈子都要跟在小姐身边……”

    “一辈子可太长太长了,曹小姐终究也会有嫁人的一天,到时候怎么办?”

    卯兔童言无忌的话语落地,一阵笑语紧接着随之响起,然后两个男人缓缓出现在江湖楼大厅门前。

    前后有错。

    一个样貌俊雅的男子走在前,温城贾家的大少爷贾儒道跟在他的身后。

    卯兔回头朝他看了一眼,不假思索道:“卯兔和小姐嫁一个男人不就可以了?”

    姗姗来迟的男子一怔,随即笑道:“这倒是个办法,可恐怕曹小姐不会愿意啊。”

    卯兔皱眉,“小姐为什么不愿意?”

    男子没再回话。

    宫徵羽看着他,轻轻眯起眼:“没想到秦公子居然会来。”

    “宫小姐远居川蜀都能出现在这里,我久闻战国大名,今日得空想来见识一番,恐怕不足为奇吧?”

    男子对宫徵羽笑道,面对这条人人忌惮的竹叶青,他却表现得不卑不亢。随即他看向李浮图,主动伸出手。

    “李少,在下秦云轩,不请自来,还请李少不要见怪。”

    看到贾儒道站在这个男子身后时,李浮图就猜到了一些,现在听到秦云轩这个名字,心中顿时了然。

    顾擎苍和他介绍过南方秦家的情况,这个秦云轩,便是秦家家主二弟秦破军之子,秦家第三代里的唯一男丁!

    看着这位在南方恐怕顶了天的大少,李浮图眼神平静,缓缓伸出手:“幸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