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我若不死,必将不败
    罗伊人这几天很忙。

    当然,她不是忙工作,东海这段时间歌舞升平,一副繁华盛世景象,甚至连小偷小摸这样的案子都鲜少发生。她是忙着躲一个男人。

    面对孔傅杰这种家世显赫关键还身手不凡的牲口,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罗警花完全没有了办法。

    可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

    躲了两天,罗伊人觉得孔傅杰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了,哪怕出于那种大少的自尊与面子,他恐怕也不会再来纠缠自己,可罗伊人显然小看了孔傅杰的执着,或者说痴情。

    这不,自从在百味轩不欢而散后,第三天下午在局里她又看到了孔傅杰的那张脸。

    她脸色当即一变,可想躲已经晚了。

    她此刻真想问问孔傅杰,他究竟喜欢她哪点,她改还不行吗?

    “伊人,我就和你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孔傅杰缓缓走近,模样很诚恳,而且还似乎有种蛋蛋的忧伤。

    罗伊人微微皱眉,觉得孔傅杰好像有点古怪。

    不过她也很清楚,既然已经被逮到,她恐怕是没有拒绝的自由的。

    “跟我来。”

    罗伊人冷漠道,然后把孔傅杰领到了一间……审讯室!

    没错,就是审讯室。

    十米见方,墙上同样挂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横幅,和李浮图上次来警局‘做客’的那次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在这种场合‘谈情说爱’,恐怕别有一番风味。

    “坐吧。”

    罗伊人朝对面属于嫌疑犯坐的位置指了指。

    孔傅杰似乎也不介意,很爽快绕过铁桌坐了下来。

    “你想说什么最好快点,我很忙。”

    罗伊人面无表情道,换外人看到,恐怕很可能认为这是在审讯犯人。

    孔傅杰并没有受环境的影响,一脸深情的凝视着罗伊人,缓缓开口道:“伊人,我这次来……是来和你告别的。”

    告别?

    罗伊人眼神闪烁了下,心里下意识一喜,随即又觉得很诡异。

    难不成这家伙新学了什么泡妞套路想用在自己身上?

    罗伊人心生警惕,冷漠神色毫不动摇,“你要回京都了?”

    孔傅杰摇了摇头:“不是。”

    果然。

    罗伊人眯了眯眼,内心冷笑不已,想跟本姑娘玩套路?

    也不看看老娘是干什么工作的。

    她就像平时和那些嫌疑犯玩心理战一样,双手环胸靠在椅背上,眼神幽深的看着孔傅杰,也不说话,想看这位京都大少这次究竟想玩什么把戏。

    “伊人,想必你对战国会所的角斗场也略有耳闻吧?”

    孔傅杰确实好像扛不住罗伊人的审视主动开口了,可说出的话貌似风马牛不相及。

    “你问这个干什么?”

    罗伊人不禁皱眉,她当然知道战国角斗场是个什么地方,但她却并不厌恶那么一个血腥残酷的竞技场的存在。因为在她眼里,战国的角斗场就是黑吃黑,上去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那是值得高兴的事。

    “我马上就要上台了……”

    “什么?!”

    闻言,罗伊人脸色情不自禁一变,随即惊疑不定的确认道:“你说你要参加战国会所的角斗赛?”

    孔傅杰平静的点了点头。

    “你疯了?”

    罗伊人脸色终于解冻,满脸不可思议。

    “你知不知道战国会所角斗赛规则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

    孔傅杰道:“那里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那你还……”

    罗伊人没再继续说下去,虽然她讨厌孔傅杰的纠缠,但也没痛恨到希望对方去死的地步。

    如果站在那方高台,几乎相当于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死亡随时都有可能降临。

    一个鲜衣怒马显赫尊要的天字号公子哥,为何行如此冒险之事?

    罗伊人眉头紧锁,异常不解。

    “我以为听到这个消息你会高兴的,看来你终究还是一个善良的女孩。”

    孔傅杰柔声道。

    罗伊人这个时候可没心思听这些无聊情话,她现在只好奇一件事,究竟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让孔傅杰做出这样匪夷所思的决定。

    难不成现在的公子哥的胃口越来越大,开始喜欢在生死边缘去寻找刺激吗?

    “我知道你身手过人,但敢站上台的,几乎没有一个弱者,……你有可能会死的。”

    虽然是出于好心的提醒,可罗伊人的说法却耿直得让人泪流满面。

    孔傅杰却仿佛像个局外人一样,脸上一点压力都看不到,“你知道我的对手是谁吗?”

    罗伊人无声凝视着他,静待下文。

    孔傅杰嘴角上扬:“李浮图。”

    听到这个名字,罗伊人眼眸剧烈收缩了下。随即一个想法情不自禁在心里涌现。

    孔傅杰之所以要和李浮图生死搏斗,难不成是因为百味轩的事?

    照理说,无论孔傅杰还是李浮图,在罗伊人心里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他们两狗咬狗,她理应拍手称快才是,但不知为何罗伊人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开口问道。

    这无疑给了孔傅杰表现的机会。

    “不是因为你,你不要多想,也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

    孔傅杰越是这么说,罗伊人越觉得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内心一时间变得极为复杂。

    虽然自己这么做完全是想一雪前耻,但孔傅杰觉得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把自己描绘成为爱登台的模样,罗伊人哪怕再如何铁石心肠,终究也会有那么一丝感动吧?

    现在来看,效果似乎不错。

    孔傅杰觉得自己这不叫欺骗,这不过是一种手段而已。

    “你就不怕自己下不了台?”

    罗伊人神色再也无法恢复之前的冷漠。

    “难道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孔傅杰笑问。

    罗伊人沉默。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到场给我加油。”

    孔傅杰看起来信心十足,如同稳操胜券一般。到时候他将在全东海权贵面前击败所谓的东海第一年轻高手,然后在万众欢呼中拥吻美人,那画面……想想就让人期待不已啊。

    “我觉得你最好考虑清楚,李浮图……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怎么每个人都那么看得起那个私生子?

    孔傅杰眉眼闪现一抹阴翳神色,随即猖狂一笑,双手猛然握紧。

    “我若不死,必将不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