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0章 梭哈
    在赌场,千万不要和运气斗气,如果赌运不顺,最好择日再战。可很多人不信邪,认为只是一时不顺,最后一输再输,落得个倾家荡产的凄凉下场

    李浮图现在似乎就有这种征兆。

    孔傅杰轻叹道:“那就希望李少待会能够‘转运’了。”

    此时,一看台面,李浮图就单单底注和那一次叫牌就扔进去了一千多万,老外和李浮图差不多,中年人稍稍好一些,还余九千六百多万,而孔傅杰的台前自不必说了,三家输的都被他揽入怀中。

    难怪有人沉迷于赌博中乃至倾家荡产借高利贷都不肯回头,这种不义之财来得实在是太快,这才不到半个钟头,孔傅杰就进账数千万,什么钱能来得比这还轻松?

    新的一轮开始,女荷官熟练地撕来一副新牌,流利地洗了几转,然后按住牌一抹,极具观赏性的把一副牌砌成一道斜长的牌桥,紧接着放入发牌器,按着位置给四人分了两张牌,一明一暗。

    李浮图看着正在洗牌的美艳女荷官,狭长的眼眸眯了眯,一抹幽深的光芒一闪而逝。

    牌出后,李浮图明着的牌面是红桃10,孔傅杰是黑桃q,其他两人分别是梅花j和梅花a,这回终于轮到拿到a牌的老外说话。

    四人都拿起手中的牌看了看,其他三人都只是轻轻抬起底牌瞟了眼便很快重新盖住,脸上一片平静看不出任何东西,而李浮图则频繁地翻动着底牌,神态间看起来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

    “一百万!”

    老外的底牌是一张方块5,他一脸无所谓地用不甚流利的中文说道,他身边的小情人嫣然地替他扔出了筹码。

    中年人的底牌是一张黑桃j,他巴不得大家将赌资提高,但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自己有一对j,他很平静地跟了一百万。

    这才是资深赌徒应有的样子,喜怒不形于色。

    “我也跟。”

    孔傅杰笑了笑,风轻云淡扔出一百万筹码,他的底牌一张红桃q,即使中年人的底牌是一张j,可一对q照样比中年人的j对大!

    “我也跟,再大五百万。”

    李浮图这一次难得的没有丢牌,虽然看得出他想要压抑,但那急不可耐泛动着一丝兴奋的声音还是让其他眼力毒辣的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

    从李浮图上场以来,从他脸上的神情波动完全就猜的出他的底牌好坏,看他此刻激动的表现,三人视线不禁朝他的明牌瞟去。

    红桃10。

    也就是说,这厮的底牌无非又是一张10。

    孔傅杰和中年人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明牌,不约而同淡淡一笑,再次跟了五百万。

    “既然大家都跟,那我也不能扫了各位的兴致。”

    那个老外耸了耸肩,满不在乎的点燃一根雪茄,示意身旁的金丝雀给自己上注。

    接下来,连三张牌,李浮图这次难得的一跟到底,而且前两次都再大五百万,等到最后一张看到是张方片10时,他眉头一挑,脸上泛动着难以抑制的笑意,此时,可以清晰看到他的牌面是10、10、9、10,底牌尚不知,孔傅杰是q、q、8、8,底牌一张q。

    老外在第二张明牌拿到一只5就盖牌了,中年男子死撑到第三张,见还是只有一对j,单对的牌自然不足以让他继续坚持下去,直接扔掉。

    他们两人的扔牌似乎没让李浮图感到一点意外,李浮图笑意灿烂的看着孔傅杰,轻轻将面前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showhand。”

    全场第一次梭哈。

    观摩席挤满的看客此刻都目不转睛的望着赌台,似乎比李浮图本人还要兴奋。他们虽然都是常人眼里的有钱人,但李浮图简简单单的一句梭哈可就代表着他余下的八千多万有可能化作泡影。

    这可他妈不是八千块,虽然完全与自己无关,但他们仍然情不自禁屏住呼吸,感觉心脏都快蹦出嗓子眼。

    紧张,刺激。

    这就是赌博的魅力所在。

    梭哈?!

    孔傅杰看了眼被推出来的如山筹码,随即抬头紧紧的盯着笑意灿烂的李浮图,眼神闪烁不定。

    片刻后,他忍不住又将自己的底牌翻开看了看。

    从上场到现在,他的眼中第一次露出犹豫难决的神情。

    要知道,他的牌可是三条q外加一对8,富尔豪斯!

    这样好牌就如此放弃,他怎能甘心?

    看到孔傅杰的表现,几乎所有人都猜得出他的底牌,他的明牌是两张q加两张8,能让他如此犹豫,底牌肯定不是q就是8,富尔豪斯这样的牌的确难得一遇,但是李浮图既然敢梭,明显底牌是张10,即使富尔豪斯再好,奈何也比不过四条10。

    所有人都可以理解孔傅杰现在的心情,也没出声催促。

    孔傅杰紧紧的盯着李浮图,最后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一把将牌盖在桌上,“不跟!”

    明知道必输而硬着头皮上那是儍逼才会干的事。他现在盖牌不过是损失一千多万而已,如若也跟着梭了,输了,那可就是八千多万。

    这么简单的算术题就算是个小学生都会算。

    壮士断腕虽然不甘,但孔傅杰觉得自己选择没错,当然,其他所有人也都认为他做了个明智的决定。

    “看来借阁下吉言,我果然转运了。”

    李浮图笑容灿烂,将自己的本金加赢来的近三千万的筹码揽入台前,最后还很豪爽的一把甩出了底牌,“四条10,铁支,连输这么多把,终于等来了一副好牌。谢谢诸位了。”

    即使他不亮牌,所有人都猜到了他肯定是张10,所以尚处在憋闷中的孔傅杰连去看他底牌的都没有。

    但他不看,不代表别人不关心。

    随着李浮图的掀牌,场边惊呼四起!

    “靠,怎么是一张方块五!!!”

    听到惊呼声,孔傅杰神色顿时一变,随后猛然看向李浮图掀开的底牌。

    鲜红的阿拉伯数字‘5’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刺痛了他的视线。

    孔傅杰神色骤然阴沉下来,抬起头死死盯着李浮图:“你耍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