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小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傅杰哥,我真的很想知道,你逛红楼的事,究竟是怎么被那个女警察知道的。”

    曹锦瑟忍着古怪道,“你不要告诉我,是那个女警查房正巧查到你了。”

    好在事实还没狗血到如此地步。

    听到曹锦瑟的话,孔傅杰眼中下意识闪现一丝阴沉之色,“还不是因为那个李二!”

    “李二?”

    曹锦瑟眼眸缩了缩。

    “就是那个李浮图,战国会所的新主人,也就是宋大小姐的老情人。”

    孔傅杰直言不讳。

    曹锦瑟轻声道:“傅杰哥,话可不能乱说。”

    “怕什么?”

    孔傅杰不以为意:“恐怕过不了多久,这就不会再是秘密了。”

    曹锦瑟不置可否,转而道:“可是这件事怎么又和他扯上关系了?”

    “我昨天和伊人吃饭的时候正巧碰到他了,这个王八蛋真的卑鄙无耻,直接把话捅了出来。”

    孔傅杰眼神不自觉眯起,想起昨晚的在百味轩的场面,他就忍不住想杀人。

    “他为什么要出卖你?难不成他和你有仇?

    曹锦瑟尤自不解。只要是个聪明人恐怕都明白不宜轻易竖敌的道理,难不成让宋洛神至今未忘的男人,是一个目光短浅的草包?

    孔傅杰沉默下,实话实说:“我在红楼睡了一夜,没给钱。”

    好一个坦荡诚实的美男子啊。

    曹锦瑟目瞪口呆。

    一门心思吃东西的卯兔似乎吃饱了,这个时候突然抬起来,一双宛如水晶般澄澈的眼睛眨了眨,“小姐,红楼是什么地方啊?好玩吗?”

    哪怕孔傅杰一时间都不禁有些尴尬。

    曹锦瑟回过神,瞪了眼卯兔:“红楼就是专门卖女孩的地方,你每天吃这么多,又总是和我做对,我都想把你卖到红楼去!”

    卯兔似乎被吓到了,连忙抓住曹锦瑟的衣角:“小姐,卯兔这么小,卖不到多少钱的。”

    “好了锦瑟,你就别吓她了。”

    虽然知道曹家的十二生肖没有一个简单,但看着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哪怕孔傅杰下意识都有些不忍心。

    “傅杰哥,你可别被小兔子外表给骗了,我告诉你,她可腹黑了。”

    “小姐冤枉卯兔。”

    卯兔耷拉着小脸,一脸委屈。

    终究还有孔傅杰在场,曹锦瑟可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和一个‘小孩’吵架,她从卯兔身上收回目光。

    “傅杰哥,你这事我真的没有办法。”

    听到现在,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曹锦瑟已然清楚,明显孔傅杰找茬在先,那个男人不过是回以颜色,凭心而论,孔傅杰这完全是自作自受。

    “锦瑟,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没有一点补救余地了吗?”

    孔傅杰仍然不肯死心。

    曹锦瑟没去问孔傅杰为什么要去找那个男人的茬,恐怕整个京城的公子哥碰到传说中京都第一美人的初恋情人,恐怕都想掂量掂量对方到底有几斤几两吧。

    “傅杰哥,女人对这种事本就深恶痛绝,而且对方还是个警察,这事我真的是无能为力。”

    曹锦瑟摇头苦笑。

    要不是因为孔家和她家的关系,换个人问自己这么无耻的问题,她早就翻脸了。

    “唉……”

    孔傅杰唉声叹气,愁眉不展。

    看他这个样子,不像作伪,难不成是对那个女警察动真心了?

    曹锦瑟觉得不可思议,可转念一想,像孔傅杰这等非常人,他的感情本来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实在不行,我就直接霸王硬上弓,生米煮成熟饭。”

    孔傅杰突然开口,无计可施之下想到了这种极端方法。

    这种手段,是很多纨绔的拿手绝活,孔傅杰自然不是不会,只不过以前用不上而已,但是这次他似乎被逼到了绝路。

    曹锦瑟很清楚,像孔傅杰这样的人,不会开玩笑。他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打算这么去做的。

    虽然和那个女警素味平生,但同样作为一个女人,曹锦瑟自然不愿眼睁睁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她想了想,开口道:“傅杰哥,这件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

    孔傅杰眼神一亮:“你有办法了?”

    不管怎么说,靠强迫手段征服一个女人对男人而言无异于一种失败,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走那一条路。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是那个男人愿意出面帮你解释说他只是开玩笑的话,这事不就过去了?”

    曹锦瑟的办法貌似很不错,可孔傅杰考虑了片刻,眉头很快就皱了起来:“就是他出卖的我,又怎么可能会帮我?”

    曹锦瑟拿起筷子:“这我就不知道了,你们不是有很多‘化敌为友’的手段吗?像威逼啊,利诱啊,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孔傅杰愁眉舒展,轻笑了起来:“锦瑟,你说卯兔腹黑,我看你才是。”

    “傅杰哥,我帮你出主意,你还这么说人家……”

    “好好,是傅杰哥的不对,我以水代酒,向曹大小姐赔罪!”

    曹锦瑟灿烂一笑:“这还差不多。”

    ……

    吃完饭,孔傅杰便兴冲冲的走了。

    卯兔目送孔傅杰离开,随即转头看向曹锦瑟:“小姐,你是想让孔公子去当炮灰?”

    嗓音稚嫩,却一针见血,直指佛心。

    曹锦瑟一愣,随即笑了,也不意外被卯兔看穿,看着她笑道:“别说得那么难听,即使真要算,那也算试金石。”

    说出那条‘化敌为友’的建议之前,曹锦瑟就很清楚,以孔傅杰这样骨子里满是骄傲的大少,根本不可能去重新与那个男人虚与委蛇,他会选择的只有一种手段……用强硬方式逼迫那个男人就范。

    卯兔看了眼曹锦瑟,一脸天真无邪的问道:“小姐,你良心不会痛吗?”

    曹锦瑟捏了捏小兔子粉嫩的脸蛋:“耳听终究为虚,眼见方才为实,大哥好像很看重那个男人,我得为大哥把把关,看看那个男人究竟够不够这个分量,再者说,你以为大哥让我和孔傅杰一起来东海,真的只是让我们结伴来玩的?”

    “哇,小姐你们的世界好复杂,卯兔还小,卯兔不懂。”

    卯兔吐了吐舌头。

    “你就装吧!”

    曹锦瑟笑着摇摇头。

    她的用意,既然卯兔都瞧得出来,孔傅杰会看不到?

    只不过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