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索菲亚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沈嫚妮见过各式各样的男人,不管对方什么身份,起码在她面前,都会表现出一副绅士的模样,可唯独这个男人除外。

    这个家伙嬉笑怒骂皆随性,也不管人受得了受不了,嘴巴里什么话似乎都能蹦出来。

    你带孩子先走?

    这种话要是被狗仔或者别有用心的人听到,恐怕转头就能编纂出一部可歌可泣的情感故事了。

    “你能不能不要胡说八道!”

    沈嫚妮愣神片刻,随即冷眉瞪目,脸颊却泛着不易察觉的羞红。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

    某人嘴角那抹不以为意的笑意让沈嫚妮不禁咬牙切齿。

    “开玩笑也是有限度的。你平时就是这么和人开玩笑的?要是被外人听到,恐怕真会以为我和你有什么!”

    两人似乎都没有发觉,自从沈嫚妮主动‘兑现承诺’后,他们彼此之间相处的氛围变得与以往大不相同。

    之前李浮图刚住进春秋华府沈嫚妮还没有离开东海的时候,那自然不用说,两人和仇人无异,坐在一起基本上没有交流,哪怕从南阳回来后,两人之间虽然和谐了许多,但仍然有种‘相敬如宾’的生分,可此时此刻,如果外人在场,看他们斗嘴的模样恐怕会误以为是对情侣。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这车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哪可能被人听到。你反应这么激烈……”

    李浮图顿了顿,一脸意味深长的神情看着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难不成被我说中了心思,你真想和我……”

    沈嫚妮目瞪口呆,继而羞怒不已,“你怎么不去死?!”

    如果拿块镜子来照照的话,她就会发现自己的脸现在就像打了腮红一般,娇艳欲滴。

    很显然,这位高不可攀的国民女神正在被某牲口一步步拉下神坛,逐渐有了七情六欲。

    “恼羞成怒,绝对的恼羞成怒,你是明星,是女神,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这可有损你的形象。”

    李浮图眼中暗藏笑意,他现在才发现,将这娘们外表的那层冰打破之后,其内地里还是很可爱的。

    沈嫚妮自然不善于口舌之争,李浮图的嘴上功夫第一次见面她就领教过,她不再说话,眼神不自禁朝李浮图身上瞟去。

    李浮图眼皮一跳。上次被苏媛那丫头咬出血的事情他可记忆犹新,这娘们不会和她妹一样属狗的吧?

    “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李浮图下意识朝车门处挪了挪,尽量离这娘们远点。

    沈嫚妮确实有心狠狠给这家伙来上一口,但毕竟她不是苏媛,做不出这么惊世骇俗的事情,理智克制了冲动后,她深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这样的人,如果哪一天横尸街头我只会拍手称快。”

    李浮图哑然失笑,随即摇了摇头轻叹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啊。”

    “不过你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人,肯定不会短命,所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对于这种没脸没皮完全没有一点羞耻之心的人,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无赖!无耻!”

    李浮图回以微笑:“谢谢夸奖。”

    随即他看了眼时间,轻叹道:“虽然我知道你想和我能单独多待一会,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再不开车,我们恐怕得迟到了。”

    想和你、单独多待?

    沈嫚妮被气笑了,她很想问问这混蛋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她知道如果斗嘴自己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索性不再多说,冷着脸开车,似乎又恢复了以往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模样。

    未免这家伙嘴里再蹦出什么话来刺激自己,沈嫚妮把车里的音乐打开,顿时一道沧桑的歌声流溢了出来。

    “为什么月亮没有光芒,还是我已盲,你又带我到什么地方,为什么心也没有声响,还是我耳慌,火柴刹那擦亮,看见你背对我在逃亡……”

    不是当下年轻人钟爱的流行歌曲,这是一首老歌,名为《索菲亚》。

    “瞬间有万只帆船在摇晃,脚下的土地都变成波浪,我跌进一阵恐慌伸出手掌,要你平安,却被你背叛,灭顶前一刻剩余的目光,你面无表情靠在他身旁,你若要灭我绝我,只消无情,不用布置这么大战场……”

    听着歌声,李浮图轻佻的神情缓缓收敛,嘴角浮现一抹轻微的弧度,“这种歌太沉重绝望了,不适合你。”

    “听歌而已,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喜欢它的旋律。”

    沈嫚妮淡淡道。

    是啊,有些人听歌听的只是旋律,而有些人听得却是歌声中自己曾经历过的故事。

    李浮图沉默下来,没再说话。

    玛莎拉蒂里一时间只有歌声在回响。

    虽然觉得这家伙嘴巴很讨厌,但是他突然沉默下来,沈嫚妮又觉得有些不习惯,她微微蹙眉,不禁扭头看了一眼,可李浮图望着窗外,看不清表情。

    一路无话。

    因为考虑到沈嫚妮也要过来,而且这次与会的某种特殊性,所以燕东来没把地点定在自己的会所,而是选在了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一家茶楼。

    这家茶楼坐落于松江旁,有个很有意境的名字,听涛阁。

    他把地点选在这里,无疑是在暗中说明自己没有恶意。

    当李浮图和沈嫚妮走进三楼包厢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沈嫚妮之前所担心的那种无数猛男严阵以待的场景,此刻包厢内除了侍茶女之外,只坐着两个人。

    其一自然是站在东海之巅半生跌宕传奇的东海王燕东来,另外一名是一个年轻男子,相貌堂堂,而且给人一种儒雅的感觉。

    看到沈嫚妮和李浮图出现在门口,燕东来和那名年轻男子毫不托大,立即站起了身。

    “燕老哥,久等了。”

    李浮图笑着走近,和燕东来打了声招呼,随即把目光放在陌生的年轻男子脸上。

    年轻男子主动伸出手,没半点上门寻仇的架势,微微一笑:“李少,幸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